廣州兩日遊感想

很可惜,最近GFW又“加大力度”,“狠抓”網絡安全建設,導致連Google所有服務都無法使用。Wordpress的相片上傳功能也遭擾亂。本來想上圖寫下最近去廣州玩的見聞,睇怕都只能純文字了。

這次趁著跳槽的時間空隙,去廣州拜訪了下省博物館、南越王博物館、和市博物館。兩天看下來,並且在空餘時間體驗下省城生活,還是有頗多收穫。

1. 百越

以前常以為,所謂的“百越”成份,對廣東人族群及文化形成,影響甚少。最近讀魏晉南北朝史,粵人是中原漢人和百越雜交的後代,其起始可追溯至南北朝。儘管血統上不一定個個都流有這兩重血液,但其語言粵語,卻保有相當多百越成份。百越和漢族塑造了粵語,粵語在各方面上塑造了現今的廣東人。

粵語既繼承了中原雅言的相當大的一部分,也受百越影響,融入了很多生活和動作用詞。粵語被遺忘的淵源這篇文章詳細地介紹了粵語和其他周邊語言如壯語泰語的關係。

同樣地,廣東人也繼承了中原文化風俗相當一大部分,但也受百越影響,融入了很多自家的風俗。。而這些語言文化風俗,能夠更為完整地在廣東保留下來,主要是因為“山高皇帝遠”──距離北方政治中心遙遠、較少戰亂破壞、中原人士不斷南下逃難、有天險南嶺的阻隔等等。相類似的現實例子,便是韓國、日本、台灣。

所以,不必介懷誰才是“中原正統”。早已沒有了。中國歷史,就是一部“物是人非,物非人是”的歷史。

2. 遠離政治中心=藏富於民?

由於山高皇帝遠,粵地文化及日常生活往往很少涉及政治,很少涉及皇室鬥爭。但我們平時常接觸的,和最容易得到的歷史資料,往往又是史官根據王朝更替而寫的歷史,其歷史觀是以“皇帝”、“王朝”為出發點。所以在通常的歷史書上,廣東在古代史裡是不值一提的,在地圖裡也往往是各南方王朝的附屬地。但其實,會不會是因為此地人民生活雖不算富裕,但也算安穩呢?

遠離政治中心,此地的人們有著於北方人不同的社會生態。在北方逐鹿中原酣戰淋漓的同時,南方一帶人們卻安守本分,從事生產,積聚財富。廣東文化,其很大一部分存在於坊間市井之中,既盞鬼又粗俗,難登“大雅之堂”。而且無人會為平民百姓著書立傳,史書往往為帝王將相而寫。窮得要死都好,人家好歹創立了一個王朝,有自己的國號。所以廣東“缺乏歷史”,是“文化沙漠”。點都好,這可能也算是一種“藏富於民”,而且對照今日的廣東,不也是如此嗎?

3. 簡繁之爭:漢字是作為“中國人”唯一的紐帶

簡繁之爭,一直都有在網絡論壇和報刊媒體處有討論,但基本都被打壓下去,而且還是自己打壓自己。簡體支持者和繁體支持者,各有其理由,而且由於現政府政策關係,簡體字是佔壓倒性優勢的,所以這樣的辯論亦越來越無意思。

所謂的中華民族,只不過是N個民族由於漢文化的優秀而逐漸同化、融合而形成。了解到這一事實之後,不禁會想:是什麼東西,如此強大而能夠在幾千年內一直維繫這分分合合的“中華民族”?

答案就是漢字,這是貫穿中國幾千年來變化很少的東西,也是中國人除了美食之外,唯一拿得出手以自誇的東西。

看看現在,作為所謂的“中國人”,還剩下什麼?中國人剝奪自己獨特美好的東西,剝奪得還不夠嗎?如果連這最後祖宗傳承下來的漢字也要大肆修改的話,哪中國人恐怕就真的只能剩下舌尖上的美味了。

在過去,漢字強大到讓日本韓國等周邊國家遣使來學習。這是好的東西!除了美食,漢字就是中國人剩下的唯一維繫彼此的紐帶了。我們還剩什麼?What else left for us? What else?

“Nintendo Power (sort of)" for Chinese kids back in 80s-90s

As Chinese kids, back in our childhood in 80s-90s, we didn’t have many luxuries like “Nintendo Power" or video game guide books as kids in North Americas do. If any kid got a Famicom, he would be considered of a higher class, and other kids just kind of ‘worshipped’ him and would be so happy if invited to that kid’s home and play some games. Even better, if that kid got some guide books or pirated ones from Hong Kong or even Japan, he would be treated like a ‘boss’ with many ‘faces’ (Chinese slang for being respected, or vanity) among the group…

I didn’t enjoy that much of material satisfaction since parents discouraged me from buying video games and all sorts of merchandise related. BUT, I did have a Famicom, or even several of them, coz my dad was in fond of all kinds of electronic things (radios, CD players, and Famicom of course), and I had chances to play video games and I enjoyed the happy hours spent together with my little friends. We exchanged catridges to play coz they were quite rare back then, even rarer for those with high quality, and even even rarer for those pirated from HK (no legit and authentic ones sold in China).

In this post, I’m gonna share some of my guide books I could afford to buy in 90s… I can still remember how often I opened these books seeking for guidance, cheats, or just for fun. To me, they are ‘Nintendo Power’.Image

Cheap price, with a lot to read

Image

This book is great for those who has some knowledge to Famicom, but wants to dig further in hardware system. It has detailed layout for the whole thing:

Image

with extra page for PCB layout:

Image

 

The major section of the book is for “cheats", up up down down left right left right B A Start, you know. The games included in the book are available in HK and Japan, most of them are Famicom version, or even Famicom exclusive.

IMG_20140407_170002

The book even got ‘maintenance and repair’ section, most of the entries deal with problems caused by different TV standards in China:

Image

 

Another book I bought in mid 90s:

IMG_20140407_165143

 

This book is even better. Besides cheats, you got something solid to read, like background stories, character and stage analysis, stuff like that. Would this be the earliest walk-through in Chinese gaming history :D?

 

IMG_20140407_170145

Some problems for these books are:

1. Can’t match the original title and the translated one. Kids like me were no good in English back then. We just played. We didn’t know what we were playing, coz we didn’t recognize one single word on the screen, so we called games in our own way. But there is one game for sure we can call it out right: Contra

2. Most of the cheats are workable, but somehow, some of them are fake, like the famous “water level in Contra". But, hey, what the heck, it adds fun to reading!

3. No picture. What you got is your imagination! Sometimes the reading feels so dry!

IMG_20140407_165158

 

A pocket size guide book for PC games in early 2000s:

IMG_20140407_170303IMG_20140407_170354 IMG_20140407_170316

 

Because of the use of CDROM, guide books become rarer and rarer. And now, Internet can do the trick. I think no one will spend a whole afternoon reading walk-through  or seeking cheat codes on Internet nowadays, but there were kids reading guide books day and night back in 80s-90s…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

從小小孩就被教育要待人以善,不去欺負別人,不要爭吵不要打架。但現實仍然是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這個世界的現實就是弱肉強食。為什麼父母仍然這樣教小孩和現實社會完全相反的一套?

有時自己就陷入一種錯覺,總以為自己太善良導致吃虧和被欺負。而且也懷疑自己父母教育有問題,過度善良過度克制。這個問題到現在,不能說有很清楚認識,但至少釐清了一些概念。

善良不是迂腐,善良就是善良。之所以吃虧被欺負,是因為迂腐,愚蠢,而不是因為自己善良。善良是一種心理狀態,由衷對人好,不記人過的心理,而自己很少有這種心理,反而是常想着如何作惡。但因自己無能力,無頭腦,無法作惡而已。這正是一種很可悲的心理:因為自己無能作惡,所以渴望作惡;因為自己迂腐,所以以為自己善良。。。

善良就是善良,是很難做到的。好多人說自己善良,也常說這世界還是好人居多,壞人只是少數。可能其實只是迂腐,或者可能只是從未思考過何謂善良這問題而已。真正善良的人是少數。社會中充斥着的往往是說自己是善良者,小善小惡的平庸者。。

回到開頭的問題,為何父母仍然教育小孩要待人以善?在明知道一出家門外便是另一個世界的前提下?甚至在父母自己也經歷過許多受欺或欺人的前提下?為什麼仍然期望小孩能夠成為善良的人?要知道所謂善良往往會淪為迂腐。。

可能這是沒有答案。人家兩千幾年前就有孔子提出仁義,但最終也是被人們演繹為迂腐;耶穌講了很多也做了很多,但最終還是被人演繹為虛偽。易經裡說的“積善之家必有餘慶”,可能就是與人為善最終還是對自己有好處吧。。

一切回到原點

最終我還是回到了深圳,這個浮躁又物慾橫流的城市,也是我的家。一切似乎都回到了原點,但我找回了久違的平靜。街上人流湧動,但我內心已不像以往那般浮躁。沒有什麼可怕,可怕的是掌握不了自己內心,可怕的是被慾望掌控了自己。

傻過,瘋狂過,天真過,終於學會不用羨慕別人生活,也明白了自己原來一直是失禮求之於野。

以前那個很認真很幼稚的傻仔,我很討厭,但也永遠留在記憶裡了。我只是希望,以前的那股衝勁,不要消失。

開始修行合氣道

合气道,有时又被称为“动中禅”,是源自日本的一门武术,建基于宇宙和谐的哲理。它的始创人为植芝盛平(1883-1969),亦被称为「开祖」或「大先生」。合气道可以被解译为「调和生命之气与天地之气的方法」。「合」即融合、「气」即东方概念之生命力,亦指人体内的气息、而「道」即途径。合气道是开祖,经过他多年来对多种武术的研究,尤其是不同流派的柔术,而在1920年代发展的。合气道的哲理亦很受开祖的精神修炼所影响,而开祖是以人类哲理去创立合气道。合气道不只是一门纯自卫式的武术,因为对开祖而言,真正的胜利不在于能否击败他人,而是能否化解自己内心中的各种冲突与矛盾。开祖深信「真正的武道是追求和谐之道及对人仁爱,是要与宇宙万物融为一体」。

合气道祛除了其他武道之中的暴戾之气,是一门非暴力及非竞争性的武术,从不主张力与力的抗衡。当受到攻击时,一个合气道家会保持其中心,避开对方的气势,并与其攻击力融合为一体,再以和谐流畅的圆弧形动作把对手控制或制服。合气道是一门既优美又极为有效的一门武术。它有效之处在于其招式的准确性、时间的掌握、及「心、体、神」合一的配合。因此,使用合气道能轻易以轻柔、和谐、及流畅的动作把力气及体型都比自己更强的对手制服。

合气道是一门锻炼身心的武术。它能令身体变得更加强而柔靱,令到四肢及所有关节都得以全面锻炼及应用,并不要求一些不自然的强化身体训练。合气道,作为一门武术而不是一项运动,秉持着许多传统、道德、及宗教的价值观。合气道练习能使一个人的性格成为内在的“强靱”,并变得更加自信、坚强、平和、耐心和宽容。它这有助于培养出一个敏锐、集中、谦虚、且善于协调的心。透过不断练习,会从中感受及欣赏到合气道教导的真实意义–不会受任何事物所影响,并能把持及不失个人的中心。其实,合气道可以被视为生活的一种方式,既可以在垫子上磨练,也可以应用在每日的生活里。现估计有超过150万人在85个国家练习合气道。

 

處境不同,造就了姿態不同

說教,像站在雲端俯視蒼生般高姿態說教,而且說的句句都很有道理,但總有涼薄的感覺。

因為處境不同,造就了姿態不同。鐵一般的現實。換句話說就是馬克思的 “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God damn true.

我一直就很討厭各種形式的說教。現在我可以理解這現象,可能人本性就是喜歡說教。

想點呢?有人窮到連飯都無得開,有班飲飽食醉的人卻同他說你要認罪悔改,不然你就餓死落地獄,想點?有人病到五顏六色,有班龍精虎猛的人卻同他說你要認罪悔改,不然你就病死落地獄,究竟想點。

不過不會說得這麼露骨了,通常是經過重度修飾的說話,加上精美包裝,慈眉善目,循循勸導。但剝開層層洋蔥皮其實就是那意思。。。

我從小就一直固執的認為,自己做不到的事就不要說。說得天外飛仙義正辭嚴那樣,但自己能做到的又有多少?一條毛都做不到吧。捧著本經書說著自己都不理解的話,究竟想點?北話:鬧哪樣。

但很多人就是喜歡說教。裝備上“愛”、“寬恕” 以及一些聖經金句,還有“神”在背後為你加持,還怕有敵手?再加上搬龍門等技術,金口一開,恩威並濟,鹹魚都翻生了。可能是因為這種無敵的配搭,有些人甚至說教上癮。

其實,我也很想聽一些說教。如果是個風餐露宿一無所有的流浪漢同我認真地講耶穌,我可能會信。但如果是這些飲飽食醉無憂無慮精神空虛的人,同我講同一番說話,我很難信。

諷刺的是,這樣的流浪漢,人世間可能只有耶穌他自己一個。

有錢佬暴發戶地主土豪信耶穌,同我話信耶穌好啊,要積聚財富在天上,不要在地上積聚財富。對不住,我信不來。

屌遍天下美女的淫棍有日良心發現信耶穌,同我話信耶穌好啊,婚前性行為是罪,屌女仔不好啊。對不住,我信不來。

我想,如果我也像這些人一樣,物質充裕,再加上少少宗教調料,我可能也會是這副模樣:高高在上,俯瞰蒼生。佔了便宜還賣乖,人性使然。

我不需要這些人‘憐憫’我會落地獄,更加不需要這些人幫我‘祈禱’。為你們自己‘祈禱’吧。

真正的信仰,恐怕不是安坐溫暖大宅中飲飽食醉開開口唱唱歌就得。

金曲重溫–許冠傑《世事如棋》

影片

 

世事如棋

作詞:許冠傑/黎彼得
作曲:許冠傑

倉卒歲月,世事如棋,每局都光怪陸離,
驟晴驟雨,人事天天變,有喜亦有悲。

恩怨愛恨,世事如棋,每局都充滿傳奇,
若顰若笑,難辨心中意,似比幕前做戲。

苦衷拋萬里,今天慶幸有知己。
捉番盤棋共行樂,衝破內心藩籬,
張眼遠望,世事如棋,每局應觀察入微,
但求共你棋藝相比較,瞭解做人道理。

何去何從

其實想回來,究竟來加拿大是為了什麼?而現在,我過的是怎樣的生活,留在國內的家人,又是怎樣的生活。一些事應該怎樣去衡量?

究竟是在加拿大捱生捱死好,抑或是在國內家中多陪陪父母其樂融融好?有什麼能敵得過時間?聽到他們那樣的百無聊賴無精打采,心裡真很不是滋味。我究竟出來為了什麼?Freedom? That’s just someone’s talking.

找到工又如何呢?移民了又如何呢?一家共聚在加拿大,對我來說實在太遙遠。。我只恨自己無能力。

來了加拿大兩年,對當初的許多天真想法,現在都要打個大問號。可能我真要承認,自己是太天真太幼稚。對於某些人是通途,但對於其他人可能是絕路。一直我都不相信,覺得路總是人行出來的。但慢慢。。開始覺得有些道理。有些事情,尤其是一些讓人很無力的事,我不懂如何用文字表達。

別人有別人的路,但別人的路總歸是別人的路。兩人在一起只不過是某段時間有過交集,但若不作出特別努力的話,相交線總會有分離。但無論我怎樣行,別人的路早已舖在那裡。

當初我可以為了在一起而什麼都不顧,拋棄一切一切,破釜沈舟,然後換來最壞的結果,打了一手爛牌,差點連家都回不去。

但我還有很值得惦掛的至親父母,至少家的大門永遠向我打開,至少他們還健在,至少我還惦記著他們,他們還惦記著我。血親的愛是無道理可講的吧。

 

 

撒种

那些在路旁的、就是人聽了道、隨後魔鬼來、從他們心裏.把道奪去、恐怕他們信了得救。
那些在磐石上的、就是人聽道、歡喜領受、但心中沒有根、不過暫時相信、及至遇見試煉就退後了。
那落在荊棘裏的、就是人聽了道、走開以後、被今生的思慮錢財宴樂擠住了、便結不出成熟的子粒來。
那落在好土裏的、就是人聽了道、持守在誠實善良的心裏、並且忍耐着結實。

荒漠甘泉/ 3月26日

「有一個古利奈人西門。」(聖經馬可福音十五章 21 節)

在天使、鬼魔和人的面前,創造天地的主為了人們的罪,親自背了十字架,向各各他而去。

祂在園中一夜未睡,額上掛著血滴、身上帶著鞭傷,那裡還有力量去背那沉重的木架呢?可是人們的心多硬,沒有一個體恤祂的, 讓祂獨自去掙扎。連祂的門徒和跟從祂的人也是如此。

只有一個西門,給人勉強了,被動地出來替祂背負一程。這個西門是誰呢?

是不是耶穌的同胞手足西門?不是,那時或許他還沒有信主。是不是請耶穌坐席的法利賽人西門?不是,他只能請人所歡迎的耶穌, 他不能同情人所厭棄的耶穌。是不是伯大尼那個長大痲瘋的西門?不是,他只能在家裡款待主。是不是十二個使徒中間的一個奮銳黨西門? 不是,此時他不知逃往何處去了。那麼,必定是甘心同主受死的西門彼得了。豈知也不是。他連在使女面前都不敢認主, 怎敢在眾目之下替主背十字架呢?

那麼,是那一個西門呢?啊,乃是與主一無戚誼、友誼、師徒之誼的古利奈人西門!

今天我們真像那些西門!我們只願受主的恩典、享主的愛情、聽主的訓言、得主的賞賜,而不背主要我們背的十字架!十字架一來, 我們不知躲到什麼地方去了。

西門起初還不願背,可是他一看見了主,就被主的愛所溶化了,就毅然背起主的十字架來。他所花的力氣,並非白花的。我們相信, 從那一天起,他也信了主。他今天已在榮耀裏。不只他一人得救,他的一家都得救了。他的兒子亞力山大和魯孚,並他的妻子都成了主忠心的門徒。 (參考馬可福音十五章 21 節、使徒行傳十九章 33 節、羅馬書十六章 13 節。

荒漠甘泉∕3 月 23 日

「他們將爭戰時所奪的財物分別為聖,以備修造耶和華的殿。」(聖經歷代志上二十六章 27 節)

物質的力量是含蓄在地裡煤中的,煤是古代的植物受壓、受燒而成的;照樣,屬靈的力量是含蓄在我們裡面靈中的, 靈越經過試煉和戰爭,越加增力量。但是這種試煉和戰爭的痛苦,是我們現在所不能明白的。

有一天我們要看見:我們在試煉和戰爭時所奪的財物,能叫我們幫助帶領別的信徒,鼓勵他們經過試煉和戰爭而進入天城。

可是,我們決不能忘記:幫助別人的條件,乃是自己先在苦難中得勝。在苦難中怨天尤人,決不能給別人甚麼益處。

保羅帶到各處的,並不是他的墳墓,乃是他得勝的讚美;他的試煉越難,他的信靠和歡呼也越多。他說: 「我若被澆奠在你們信心的祭物上,也是喜樂,並且與你們眾人一同喜樂。」(聖經腓立比書二章 17 節,英文聖經直譯)

主,求你幫助我們從一切臨到我們的事上得到力量!在試煉和戰爭中發出讚美來叫你得著快樂!叫同走天路者得著鼓勵! ── 譯自在地上的天上生活(Days of Heaven upon Earth)

二分法與三分法

二元論(Dichotomy)

「二元論」(Dichotomy),又稱「二重說」、「二分法」、或「二相論」。此說將人分為兩部份,一為可見物質的部份即身體;一為不可見非物質的部份即靈魂;這樣人是由身體與靈魂構成的。古時的正統派神學家亞他那修(Athanasius 297-373);著名大神學與哲學家奧古斯丁(Augustine , St. of Hippo 354-430);著名神學與哲學家阿奎那(Thmoas Aquinas1225-1274);改教以後的神學家,以及現代正統派的神學家多數相信此說。

聖經裏「靈」與「魂」兩字是互相通用的,是不可分開的單元,因是人位格所在。靈魂未必需要依靠身體而存在,它可單獨存在。

聖經多處提到「靈」與「魂」是互通的。如:

「誰知道人的靈是往上昇,獸的魂是下入地呢!」(傳3:21) 在此「靈」與「魂」希伯來文用同一個字「魯哈」(ruah),中文聖經將人的「ruah」譯為「靈」;將動物的「ruah」譯為魂;其中最大的區別是:人的ruah是照神的形像造的;獸的ruah沒有神的形像。其實ruah可指「生命之氣」。英文聖經有的將兩者都譯為「氣」(breath),也有譯為「靈」(Spirit)的。「Ruah」一詞等於新約希臘文的「靈」(pneuma)字;但創世記二章七節中「有靈的活人」,也稱為「有靈的活魂」。用「魂」指人,顯然「靈」與「魂」是可以替換的同義詞。新約希臘文聖經有以「靈」指「靈魂」的用法,也有以「魂」指「靈魂」的用法;或有以「靈」或「魂」當作「心」的用法;甚至有以「靈」或「魂」指死者,兩者皆可替換使用。

1、以「靈」指「靈魂」

「耶穌又大聲喊叫,氣就斷了。」(太27:50) 「氣就斷了」,希臘文是:「靈離開了」。

「要把這樣的人交給撒但,敗壞他的肉體,使他的靈魂在主耶穌的日子可以得救。」(林前5:5) 這裏「靈魂」即「靈」字。

2、以「魂」指「靈魂」

「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他。」(太10:28)

「然後要對我的靈魂說,靈魂哪!你有許多財物積存,可作多年的費用;只管安安逸逸的喫喝快樂罷!」(路12:19)

「保羅下去,伏在他身上,抱著他,說:『你們不要發慌,他的靈魂還在身上。』 」(徒20:10)

「你們從前好像迷路的羊,如今卻歸到你們靈魂的牧人監督了。」(彼前2:25)

以上各節的「靈魂」,原文是「魂」字。

3、以「靈」指「心」

「到了早晨,法老心(靈)裡不安……。」(創41:8)

「耶穌說了這話,心(靈)裡憂愁……。」(約13:21)

「你們願意怎麼樣呢?是願意我帶著刑杖到你們那裡去呢?還是要我存慈愛溫柔的心(靈)呢?」(林前4:21)

「只要以裡面存著長久溫柔安靜的心(靈)為妝飾,這在 神面前是極寶貴的。」(彼前3:4)

「虛心(靈)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5:3)

以上之經文以「靈」(pneuma)指「心」而言。

4、以「魂」指「心」

「我的心(魂)在我裏面憂悶。」(詩42:6)

「看哪!我的僕人,我所揀選,所親愛,心(魂)裡所喜悅的,我要將我的靈賜給他,他必將公理傳給外邦。」(太12:18)

「我的心(魂)在我裏面憂愁。」(約12:27)

「你們既因順從真理,潔淨了自己的心(魂),以致愛弟兄沒有虛假,就當從心裡彼此切實相愛。」(彼前1:22)

以上經文將「魂」( psyche)作「心」使用。

5、以「魂」指「被害死之人」

「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 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啟6:9)

「我又看見幾個寶座,也有坐在上面的,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他們。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見證,並為 神之道被斬者的靈魂,和那沒有拜過獸與獸像,也沒有在額上和手上受過他印記之人的靈魂,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啟20:4)

此兩處中文聖經譯為「靈魂」,英文聖經卻譯為「魂」。換句話說,聖經以「魂」稱人。

耶穌說:「神是靈;所以拜他的,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他。」(約4:24) 但聖經有時也以「魂」指耶和華神。例如:「看哪!我(耶和華)的僕人,我所扶持,所揀選,心(原文為魂soul)裡所喜悅的,我已將我的靈賜給他,他必將公理傳給外邦。」(賽42:1)

「耶和華說,我豈不因這些事討他們的罪呢?( My soul我魂)豈不報復這樣的國民呢?」(耶9:9)(英文有「我魂」二字)

「主耶和華萬軍之 神指著自己(他的魂)起誓說﹐我憎惡雅各的榮華,厭棄他的宮殿;因此,我必將城,和其中所有的,都交付敵人。」(摩6:8)

「只是義人必因信得生,(義人有古卷作我的義人)他若退後,我心(魂)裡就不喜歡他。」(來10:38)

如果「靈」與「魂」是兩個不同的實質,神豈不是屬「魂」嗎?這在聖經神學上是解釋不通的。可見「靈」與「魂」可替換使用。靈(希伯來文ruach;希臘文pneuma) 與魂(希伯來文nephesh;希臘文psuche) 並不是兩個不同的元素,乃是同一單元,同一位格。靈與魂是一體的兩面。

神學家史特朗(Augustus Hopkins Strong)說:「我們的結論是說,人非物質的那部份,從個人的和有意識生命的觀點看,若它是能夠佔據一個物質的有機體而使它有生氣的,便稱為魂;但作為有理性和德性者的觀點看,若它是有接受神之影響和入住之可能的,便稱為靈。可見,那仰望神的人性是靈,是能接受並表現神性的;那注視地的人性是魂,是與官感的世界相接觸的。人與屬靈真正發生關係的那較高部份是靈;人與身體發生關係的那較高部份是魂。所以整個人不是三義的,乃是二義的,而他那非物質的部份,雖有複式的功能,卻有統一的實質。」(史特朗著 系統神學 247頁)

 

 

「三元論」(Trichotomy)

「三元論」也稱「三重說」、「三分法」、或「三相論」。此說將人的構成分成靈、魂、體三個元素。此說頗受古希臘哲學思考的方式所影響。古教父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nder 150-211);他的學生俄利根(Origen 182-254);教皇大貴格利一世(Gregory the Great 540-604) 等都支持三元論。他們所謂的「靈」,與希臘哲學家所指的理性(Logos)相似。

「但亞坡里拿留(Apollinaris 310-390)用三重說的架構發展出來的基督論,受五八一年的第一次康士坦丁堡會議定罪之後,此說逐漸式微,被全部經院哲學家和改革家以及至今大多數主流的神學家束之高閣。但此說在十九世紀獲得普利毛斯弟兄會(Plymouth Brethen)的青睞,透過教會聚會所的推廣,在華人基督教界甚為普遍。」(沈介山 信徒神學 224頁)

三元論主張人是由「靈、魂、體」三個實質所構成,所以為靈與魂是分開的,是兩個獨立的元素。主要根據以下兩處聖經:

「願賜平安的 神,親自使你們全然成聖;又願你們的靈、與魂、與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主耶穌基督降臨的時候,完全無可指摘。」(帖前5:23)

「神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甚至魂與靈,骨節與骨髓,都能刺入剖開,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來4:12)

以上兩處經文,各有不同的見解,但華人神學家章力生博士提出以下四點作為研究的課題:

「a、照健全的解經法,如遇特別的經文,須照慣常與類似的說法來講解(Analogia Scriptura)。甚至有些三元論者也承認以上這些經文,不能證明他們的論點。

b、「靈」(spirit)與「魂」(soul)並稱,正如耶穌基督在馬太福音二十二章三十七節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上帝」一樣,並非指有三種分別的實質。

c、 帖撒羅尼迦前書五章二十三節,使徒保羅所說:『願你們的靈、與魂、與身子得蒙保守』,無非是在加強語氣,而不是指有三種各別的實質;況且他在上文先說:『願賜平安的上帝親自使你們全然成聖』,在修辭上,下文所提各點,乃為附加說明。而且在羅羅馬書八章十節; 哥林多前書五章五節,七章三十四節;哥林多後書七章一節;以弗所書二章三節;歌羅西書二章五節,都僅說兩種,例如:『肉體與心靈』;『身體與靈魂』;『肉體與心』 或『身子與心』等都未指有三種。

d、 基於以上所述,希伯來書四章十二節,就不能說上帝的道,刺入人的內心,會把人的「魂」與「靈」分成兩種不同的實質;而是指辨明心中的思想和主意而已。我們讀經,切忌『斷章取義』,也不可『以詞害義』。

總之,二元論較合乎聖經的真理。上帝用塵土造人的身體,又將他的生氣吹入,就成了有靈的活人(創2:7)。人類的本性,人性的要素,只有兩種實質:一為身體,一為靈魂。」(人類論 65、66頁)

耶穌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 神。」(可12:30) 難道我們可以根據此節經文就說人有「四分法」?或四重說?當然不可!

倪柝聲所著「屬靈人」,是一本專解釋「靈、魂、體」的書,此書對「魂」的來源與功用的解釋,若以聖經嚴格的審核,有些地方是值得商榷,並再三思考的。

1、魂的來源

「神在最初的時候,用塵土造成一個人的模型,然後就將生命的氣吹入他的鼻孔。這生命的氣,一與人的身體接觸,就生出魂來。……這意思就是神所吹生命的氣,入了人的身體,變成為靈;同時這靈與身體接觸,就生了魂。這就是我們裏面屬靈、屬魂兩個生命的來源。……靈和體聯合生出魂之後,靈和體就都合併歸入魂的這一部分。」(屬靈人 4-6頁)

「靈」與「體」結合生出「魂」的說法,似乎需要再三推敲。神創造人,是包括身體與靈魂的創造(創2:7),是一個完整的人。神用塵土造人,祂吹一口氣,使人有靈魂。約伯記說:「全能者的氣使我得生。」(伯33:4) 神學家戈特(Godet)說:「靈—乃是上帝的生氣,是可離身體而獨立的;魂—也是上帝的生氣,就人活著的時候說,乃是使身體有生命的。」(Godet Biblical Studies of O. T., p.32) 先知撒迦利亞說:「耶和華造人裏面的靈」(亞12:1),這「靈」應指整個靈魂說的。「魂」不是由「靈」與「體」聯合而生的,乃是神創造的。

如果「魂」是由「靈」與「體」生的,而且是獨立的實質,則「魂」是否永存?聖經說:「塵土歸於地,靈仍歸於賜靈的神。」(傳12:7) 人死後,魂是否與靈分開?若是分開,魂又歸到何處?根據聖經「靈」與「魂」是一體的,人將要死或死後,聖經有時用「靈」、或「魂」來代表「靈魂」的整體。中文聖經多數譯為「靈魂」,例如:

「他(拉結)將近於死,靈魂(soul)要走的時候,就給他兒子起名叫便俄尼,他父親卻給他起名叫便雅憫。」(創35:18)

「以利亞三次伏在孩子的身上,求告耶和華說:『耶和華我的 神阿!求你使這孩子的靈魂(soul),仍入他的身體。』」(王上17:21)

「我將我的靈魂(spirit)交在你手裡,耶和華誠實的 神阿!你救贖了我。」(詩31:5)

「耶穌大聲喊著說,父阿!我將我的靈魂(Spirit)交在你手裡。說了這話,氣就斷了。」(路23:46)

「有名錄在天上諸長子之會所共聚的總會,有審判眾人的 神,和被成全之義人的靈魂(spirit)。」(來12:23 )

「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 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soul)。」(啟6:9)

「我又看見幾個寶座,也有坐在上面的,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他們。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見證,並為 神之道被斬者的靈魂(souls),和那沒有拜過獸與獸像,也沒有在額上和手上受過他印記之人的靈魂,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啟20:4)

我們得救是包括身體與靈魂全人得救;我們靈魂得永生,身體將來要得贖。不只是說「靈」得永生,進天國。若根據以上聖經,拉結將死的時候,難道只有魂(soul)離開(創35:18),而她的靈不離開嗎?以利亞三次禱告,求神將孩子的魂仍入他的身體(王上17:21),難道只有魂,而不包括靈嗎?難道信徒只有「魂」與主同作王一千年,而「靈」卻不同在嗎?又難道被成全之義人的「靈」(來12:23)與神同在,而「魂」不同在嗎?若一定要把「靈」與「魂」照字面分開,就解釋不通了。若「魂」是由「靈」與「體」結合生的,一旦「靈」與「體」分開,「魂」可能就消逝。當人死後,靈魂是獨立存在的,照樣有思想、記憶、感情(路16:21-31)。這樣顯然靈與魂不是二分法,乃是一體的兩面。

神學家哥德溫(Goodwin)說:「魂與靈的分別,乃是官能的(functional),不是實質的(substantial)。」(Goodwin: Soc. Bib. Exegesis 1881:85) 另一位神學家莫兒(Maule)說:「魂和靈團結在一起,與身體聯合不可分離;靈是內在的本質,乃為上帝所賜的。魂乃視為人所有的內在本質;靈乃是從上帝而來的內在本質,但兩者並非分開的元素。」(Moule: Outline of Christian Doctrine, 161,162頁)

2、魂的功用

「總括而言,魂就是人格的出產地。人的意志、智力、情感,都在魂裏。……魂乃是我們人格的機關,包含有心思、意志、情感等。……心思、情感、和意志—這些都是屬魂的機關—是不能敬拜神的。」(屬靈人9,13,15頁)

如果將魂的功用規格化,就會僵化,同時會產生副作用,動輒變成「屬魂人」(這名詞是倪柝聲撰用的)。只要是出於意志、心思或感情的,是「屬魂人」的範圍。甚至用「屬魂人」定罪別人,或定罪自己,尤有甚者,若不小心甚至精神會出問題。

「屬靈人」一書將「靈」與「魂」二元化,說「靈有三種大功能,此三者就是人的良心、直覺、和交通。指與神的交通就是敬拜。」(屬靈人 15頁)

然而敬拜神就不需要意志、心思、感情嗎?當然需要!敬拜真神乃是全人的投入。我們要用「悟性禱告,……悟性歌唱」(林前14:15);甚至「晝夜思想」神的律法(詩1:2),豈不是用心思嗎?

再進一步思想神的位格與屬性,神是否有意志、思想、感情?

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的真神,是有意志、思想、和感情的。聖經提到神有:

意志:神刑罰罪人,需要意志的決定(創6:5-7; 出34:6-7; 詩5:4-6)。

思想:神知一切的事,祂的知識全備,智慧無法測度,祂深知人一切的行為;祂無所不知,神有最完全的思想(伯37:16; 詩147:5,139:2-3;約一5:20。)

感情:神有憐憫,有慈愛;祂愛世人,為罪人死,這是真情的流露(詩103:8,62:12 ;約3:16; 羅5:6-8。)

神既然有意志、思想、和感情,神是否屬「魂」?雖然聖經有時用「魂」來表示神自已的心意,但耶穌說:「神是靈」,不是「魂」。我們不能用意志、思想、感情來限制神,因為聖經用「靈」或「魂」的經文,二者常可以互相解釋的。

總之,解經不可隨己意解經,也不宜按自己的神學思想勉強聖經支持自己的觀點,更不必將三元論絕對化,求神給我們更清楚的亮光。

3、三位一體

有支持「三元論」者,套用神是「三位一體」—即聖父、聖子、聖靈。人既是照神的形像造的,所以人也是三位一體,由靈、魂、體,三個元素構成的。

但我們應當從本質論來看。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真神,乃是同質、同尊、同權、同在的;是一位神從三個位格彰顯出來,在本質上是一體。聖父、聖子、聖靈都是創造者(創1:1-2; 約1:1-3);都是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主宰;是自有永有的神;神屬性的本質是完全相同的。若根據「三元論」的論據,請問:「靈、魂、體的本質是否相同?來源是否相同?是否都是永存永在的?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既然如此,我們就不能將「三位一體」套用在人的身上。

 

摘自 哲學與人生的再思 神學篇

http://www.chineseministries.com/books/phi2d.htm

少年PI

這段時間心情躁動,難以平靜。

我相信上帝存在且愛我們,相信聖經是上帝啟示人類的話語,相信耶穌是來拯救我們靈魂的救主。。。但也相信魔鬼操控世界得心應手。我不能欺騙自己,天色不可能常藍,常存感動喜樂我不可能做到。

聖經讀完是很有感動,但一旦合上書本回到現實,仍然如此。世間萬物照樣運作,弱肉強食法則仍然不會變,人們依然是你我爭鬥不休,世上仍然充滿欺詐詭計。書和現實的對比讓人很沮喪。

這讓我想到一兩個月前看的電影《少年PI》。

不同人對這部電影有不同解讀。細路仔可以看奇幻特效,青年人可以看自強不息,成年人可以看人生意義,等等。。。

我覺得它在講一種很基本的原型,自有生命以來,一種貫穿整個歷史的生命的張力:弱肉強食物競天擇,但卻又不盡然是這樣。彷彿隱隱約約,總是有個什麼,在主宰著這一切。。。

我能想到的詞語便是張力這個詞了。現實往往是殘酷的,PI需要與大自然搏鬥,狂風暴雨,忍飢捱餓,同時更要時時提防身邊的猛虎。PI在回憶的旁白中說,他要感謝這隻老虎,正是它,時時刻刻讓他打醒十二分精神,時時刻刻提醒他隨時都可能沒命。正是它,不但沒有取去他性命,反而讓他保存了性命活了下來。這老虎便代表那張力,是一切生命本來就具有的想盡辦法生存下去的本能。它沒有懺悔、沒有憐憫、甚至沒有道德,它可以說等同於弱肉強食。

但PI不是動物,PI是人。儘管為了生存他可以退化到食生肉食苔蘚,為了生存他可以做許多以前做不出的事,但人是獨特的,有些東西是人獨有的。在狂風暴雨中,PI絕望地向上天吼叫,問上帝為何奪去我一切所有的,為何讓我遭受這一切。此時陰雲密佈的雲層稍為出現了幾縷金光,刺透雲端照落下來,而老虎則抱頭鼠竄想方設法鑽入帆布下。我覺得這段是很有意思的。

在動物、無情的大自然(生命的張力、本能。。。)和人兩者之間,誰在雲端冷眼旁觀著,誰在主宰著這一切,誰創造了這一切,誰是這一切背後的意義?

當人真誠尋求上帝,上帝就顯現 。“尋找的,就必尋見”。

但人又是和上帝對立的,罪就像黑暗一樣被光驅逐,就像那老虎,見不得光,痛苦不安,抱頭鼠竄想方設法鑽入帆布下。

電影留給我們許多思考的空間,它這個故事也沒有一個固定的結論。最後成年的PI問記者,他選擇相信哪個故事版本:有老虎的那個,抑或是人食人的那個。儘管從PI接近崩潰地講出人食人故事來看,這個版本可能是真的,但我仍然選擇相信有老虎的那個故事,不是因為老虎,是因為這個故事版本,有上帝隱隱約約的存在。PI對記者說,這也是為什麼你相信上帝。

相信就是要做出選擇,選擇去相信,儘管常常懷疑。萬物芻狗,天地不仁,不知道上帝在哪裡。但人除了生存的本能之外,他總會有話問蒼天,這一切的意義為何,誰在這一切的背後。

很多人會選擇相信人食人的版本。很多問題是不會有現成答案的,各人會找到不盡相同的答案。是,萬物芻狗,天地不仁,但我仍然會固執地相信,有上帝,且祂愛我們。不然我們不會問如此問題。

 

廣東,深圳,家鄉3——有國無家

上回批評老廣的劣根性,主要表現為自私自利不團結。那麼出路何在?

國家國家,既須有國,亦須有家。對於北方人來講,這是沒有疑問的:某種程度上,共產黨就代表了大部分北方人的利益,無論從話語、文化、思維等等來講,都是一脈相承,所以‘國家’二字,對他們來講,是真實的。但廣東人自共黨奪權執政之後就一直處於有國無家的狀態。

有國

須知‘中國人’此稱謂最初是由孫中山喊出來的,是為了團結中華各族推翻滿清建立民國。現在共黨為了籠絡人心,混淆視聽,更是將‘中國人’發揮得淋漓盡致。短短‘中國人’三個字導致了多少認知上的歪曲謬誤?什麼是‘中國人’呢?

基於生理上的特徵嗎?

基於文字語言的相似嗎?

基於文化的傳承嗎?

還是基於行政上的強制灌輸,以利於統治方便?

‘中國人’喊了將近一個世紀,很多問題,都被‘中國人’三個字掩蓋了。

無家

就像被殖民一樣,廣東人從來就沒有對自己土地的話事權。官員是朝廷委派;學校老師清一色北方人;不准講方言鳥語;肆意改造廣東城市,變成清一色的北方城市;外地人大量入侵,邊緣化本地人;一直致力於妖魔化廣東人:身材矮小皮膚黝黑,是劣等人種。連自己土地都做不了主,受的教育都是和自己根本沒有聯繫的另一套東西,又一直忍受著被歧視,這不是殖民是什麼?這片土地,都不是我們的家園了。

這樣看來,清朝或許還好些。

因為遊戲規則根本不是我們自己定的,所有一切制度一切程序,都和我們無關。我們對這一切根本沒有認可,這根本不是我們要的政府。這是代表北人的政府。這就是問題的關鍵。

出路

但把所有問題歸咎給政府就完了嗎?大部分人的思路到此為止,認為我們作為個人根本做不了什麼。

但我認為,有什麼樣的人,就有什麼樣的政府。有窮凶極惡的政府,必然說明就有如此窮凶極惡的人們。政府也只不過是人一手捧出來的怪物,終極原因是人自己,人人都應該承擔一定的責任。共黨政府,只不過是被北人捧出的怪物,所以不可以寄望於政府能還政於民。

雖然出路對於很多人來說就是背井離鄉,到國外開枝散葉(對於我也是),但畢竟根繫故土,絕無理由根腐朽而花照開。我能想到的出路,只有一條(或者類似):廣東獨立。

絕大部分人都覺得這不可能,我也覺得不大可能,因為各方面的條件都十分不成熟。廣東的希望很渺茫,被同化被滅絕是遲早的事。只是如果單純論出路究竟有無的話,仍然是有的。鑑於共黨及北人的窮凶極惡,絕無道理可講之現實,再借鑒民國歷史、越南等南洋小國建國經驗,廣東能自救的唯一出路就是獨立成國。而可行的契機就只能是天朝動亂之時,各地各省宣布獨立。而這最終有賴大家的認知,對家、國的認知改變。

 

粵獨資料:

http://namyuekok.freeforums.org/

http://www.thecim.org/

 

 

廣東,深圳,家鄉 2

上回講到,深圳逐步淪落成為和中國其它城市別無二致的‘標準化中國城市’。昔日由香港帶來的各種繁榮景象逐漸消失,廣東人聚居地逐漸被沖散。更有甚者,只能被逼到別處謀生,離鄉別井。

廣東人常常被人嘲笑為‘南蠻’,是五十步笑百步。歷史上有幾次主要的漢人南遷:秦漢時期、魏晉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國、宋。秦漢時期的中原華夏族人南遷到南方地區,同當地百越族人通婚混血,衍生出來的民族,稱為漢族。之後的幾次游牧民族入侵中原,導致一波又一波漢人繼續南遷。衍生出來的,有一部分就是廣東人。

五十步笑百步是因為,那些蔑稱別人南蠻的人,本身也是漢人和各種游牧民族雜種而成,羌、狄、戎、女真、契丹、滿族。。。成分更為複雜。若廣東人是南蠻講鳥語,那北方人就是胡人講鬼話。

我猜,自古以來這種被強悍勢力驅逐的恐懼感,以及謀求財富的慾望,深深地印在了廣東人的心裡,成為了一代又一代遺傳下去的東西。近、當代歷史都可以印證:晚清時期首先出走到國外謀生的就是廣東人;民國之後很多廣東人落南洋、闖番鬼佬地,建立了很多中國殖民地China Town;五六十年代,共產黨喜歡折騰人民,有很多人偷渡到香港,其中不乏廣東人;97大限將至,很多香港人移民到國外,逃避共產黨的魔爪;時至今日,仍然有不少廣東人謀求著自己的生路。。但抽象起來看,無一不是北方驅逐著南方。北方就像幽靈一樣,陰魂不散地盤旋在中國版圖上幾千年。

 

廣東佬三大致命缺點(或稱劣根性也可):

外出發達致富,也取得了很多成績。廣東人很勤勞,但淨系得個‘做’字。這是致命缺點之一。可能是教育程度使然,又可能是世代相傳教訓使然,廣東人太過務實太過低調,很少會將實幹上升為抽象理論。勤勞得像牛馬一樣,也很會見縫插針,但真正該有聰明才智的地方卻蠢得像豬一樣。有實踐冇理論,何來能力發展文化保育文化?此為其一。

淨系得個‘做’字之餘,還以家庭為單位彼此隔絕甚少往來。廣東人喜歡收收埋埋,有賺錢窿路有筍嘢甚少會和同鄉分享。自私自利,互不往來,這是致命缺點之二。有句廣東俗語:肥水不留外人田,回想一下確實如此。在深圳其實親戚不少,但除了過年,其餘時間絕無來往。有來往的就是父母輩的有直接親緣關係的兄弟姐妹之類。互不相通,直接結果就是信息閉塞,很多既能助人又能利己的機會損失了很多。

與此同時就是第三件致命缺點,不團結。在國內或國外,都能見到有‘四川同鄉會’、‘山東同鄉會’諸如此類等等。。唯獨不見的是‘廣東同鄉會’。很能說明問題。各家各戶自己發財,同鄉會何用之有?早期的唐人街還算是聚集地,而一旦各有揾錢窿路,還不四散而飛?誰還會有心接濟新到埗老鄉?

廣東人被人蔑視,廣東省被蔑稱為文化沙漠,不能怪別人這麼說。自家有那麼多好東西卻不懂得發揚光大,自己都不重視,只能是自己的錯。不團結的又一例子:去年廣州的撐粵行動,聲勢浩大雖不錯,但總叫我這非廣州人覺得不是滋味——打出來的標語是“撐廣州話”。。。你廣州人讓全廣東人怎樣來聲援你?

 

不團結、冇理論、得個‘做’。只識得埋頭苦幹,卻不曾舉頭望望個天已經變成怎樣。當廣東人發現自己家園已經危危可岌時,當發現自己的下一代不說廣東話說普通話時,想保護想呼喊,已經遲了。就是因為自己的不重視才會落得這種地步。

 

TBC

 

加拿大看病記

來加拿大一年有多,沒什麼病痛,學校包的醫療保險卡也派不上用場。唯一可以用用的就是做牙齒護理,但是我人很懶,懶得去做。

就這麼沒病沒痛的到了最近,冬天一來雪一下,我就覺得超級不舒服。懷疑是流感。想起最近學校裡一直都有免費的 flu shot,是自己懶又覺得不需要就沒去。現在攤子撤了,後悔都來不及。

於是自己吃點藥。過了兩天,居然長出很癢的紅豆子,而且非常困倦。到第三日,全身長滿了疹。於是乎趕緊去學校醫院。

醫院接待處只認你的 insurance ID,因為是學校的醫院,我們的Insurance plan 裡包含了很多醫療醫藥費。所以臨急臨忙又跑去打印這個ID出來。約莫等了十分鐘,就入去見護士了。我把情形告訴了護士聽,她覺得這應該是chicken pox 水痘。於是乎就帶我去另一個房見醫生。醫生進來,沒想到是個華裔誒。檢查了下確診是水痘。醫生就把水痘的基本知識給我普及了下,包括發病機制,傳染機制,發病階段,發病時期注意事項等等。。講完之後我也成了半個水痘專家了。最後開了藥,insurance 包了。沒想到第一次在加拿大看病,看的是水痘。。。

醫生說取藥要到Rexall藥房,或者Loblaws裡面的藥房也可以。我稍微想了下才反應過來。原來加拿大這邊是完全的醫、藥分開。醫生只負責看病,至於開不開藥,他不會多賺也不會少賺。藥房開藥,是藥劑師的事。藥房經營主要靠非處方藥和每個人的醫保。藥開出來了,拿小票一看,全部都是0。心裡想:交的那麼多的醫藥保險就是要這樣派上用場的。

雖然要冒著大雪走到附近的藥房,但是總的來講這邊看病的感覺還是要比國內好很多。總結為幾處:1. 服務和態度正常許多,沒有在國內的不耐煩,給人臉色看;2. 醫生給人安全感,說的話是可以信的。很耐心地和你講解是怎麼發病怎麼傳染的,現在是什麼階段。這些至少讓我對病情心裡有個底;3. 醫藥保險的作用。在中國我就從來沒接觸過醫藥保險,只是知道有這麼個東西而已。身為天朝子民,哪次生病,大病小病,不都是自己掏腰包的?反而作為加國異鄉客,沒有要交掛號費,沒有交藥費,只是交了每學期20左右的醫藥保險而已。

廣東,深圳,家鄉 1

最近這段時間,對“北方人”有很大意見,很想發牢騷,很不爽。

我想可能是由於長時間沒有回家,一直在加拿大,平時接觸到的同鄉也少。思鄉症狀吧。

廣東人平時講的“北方人”,就是外地人,是指除來自兩廣福建以外的所有省份的人。從細到大都是這麼講的。如有讀者對此感到不適,請就此打住,莫繼續讀下去。北方人也常叫廣東人做南蠻、講鳥語、化外之地。既然如此,我想廣東人稱呼這些人做“北方人”算是很給面子了。

不過,我對北方人反感是有充分原因的,並不是莫名其妙的自我優越感。故事有少少長,我想梳理下我的家鄉史。

 

我在深圳出世。當別人問起我是哪裡人時,我只能回答:深圳。但現實是,有很多人並不是在深圳出世、不是在深圳長大,只不過是來揾食,來上戶口的,也稱自己是深圳人。所以,回答我是深圳人時,就差不多等於說,自己是一個沒有根的人,沒有家鄉的人。基本上沒有人把深圳當作自己家鄉。

但沒辦法,我確實在深圳出世,在深圳長大。我的童年雖然有點窮酸,但很快樂。每天早上可以吃腸粉,只需出門走幾下就有好幾間腸粉鋪;奢侈點的話也可以去附近酒樓飲茶;家附近有菜市場,每日都可以吃到新鮮菜,而且有很多廣東風味的雜貨舖和副食鋪;可以毫無顧忌地開口用廣東話和朋友同學交流;回到家有TVB看,買港貨也十分方便,公仔麵、嘉頓餅、鷹嘜煉奶。。。這些都成為了我童年的回憶。在我的印象裡,深圳是一個廣東城市,同時也歡迎外地人,很包容的城市。

八九十年代的深圳,人比較少,城市規劃比較合理,建築風格都比較有廣東風味。當時深圳大概有600到800萬人口,香港也是。時常看TVB講香港地方細,人口多,好擁擠的樣子。於是乎也以為深圳也是這樣。當時居然還覺得人多。現在,深圳已經有2000多萬人口。。。

深圳在2000年後逐漸發生改變。人口莫名其妙地增多,比往年都更多的外地人瘋狂地湧入;環境和市容開始惡化;道路開始擠塞;昔日的小舖、商販慢慢地銷聲匿跡;茶樓、餐廳變少;越來越少聽到熟悉的鄉音,取而代之的是走到哪裡都要講普通話。

慢慢開始,這個我昔日的家鄉變得很陌生。逐漸地我變成了深圳的異鄉客,就和那些新來的外地人一樣,我覺得沒有區別了。昔日的好友,街坊,各散東西,基本失去聯絡;親戚朋友也是走的走,生疏的生疏。

深圳變成了屬於他們的城市,屬於從小到大印象裡的“北方人”的城市,充斥著外地人的城市,一個難以稱之為“家”的城市。

大部分的外地人,來深圳只是為了“揾食”。深圳有很多外地人聚居地,每逢過年,這些區域就變成死城——全都回各自家鄉過春節。街上垃圾隨風起舞,所有店鋪、住戶,關門的關門,空置的空置。這是深圳的過年。除了我們,沒有人把這裡當作是自己的家。來這裡賺到錢了,糟蹋完了,就走了。

及至到大學畢業,回到深圳工作時,居然被一個師姐嘲諷:“你不是深圳人嗎?幹嘛還來打工呢?家裡收租就可以了啊。”當時我蠢,不懂得如何應答。現在想回來,我想我應該知道講什麼說話來回應了。

試問有哪一個城市,本地人會反過來,受到外地人的歧視?有哪一個城市,本地人說本地話,外地人居然要求不要說鳥語?恐怕全世界都難找到吧。

不過據我所知,還是有的,而且集中在廣東省:深圳,廣州,現在輪到香港了。

TBC

加拿大稅制系統

這個學期不單修了課程內的稅務課,還額外加菜,修了個全國熱門的H&R Block個人報稅課程。第一次上課,翻開一尺見方的課本,有點被龐大複雜的稅制系統嚇到。而現在對這個國家的稅務制度逐漸有更深入的認識,越來越覺得這就像是一部日趨完善的既龐大又精密的機器,其覆蓋面的龐大,其精密程度之細,有點難以想像。

加拿大的稅收制度可以追溯至英國,基本架構也和其他英聯邦國家十分類似:國家徵收商品稅(省級+聯邦級),除特殊商品外一律顯示稅前價格;國家預扣個人所得稅(也是兩級),年底個人向稅務局報稅,多退少補(所以叫tax return)。而這其中的多退少補則是其複雜精密之處。加拿大政府對老、弱、病、殘、孕婦、抱嬰者等等有十分慷慨的免稅和福利政策——有孩子和沒孩子的家庭,其稅務負擔是天差地別。甚至乎初來乍到沒有任何收入的留學生也可以拿到兩百多塊的商品稅返利。

感慨的是我竟然對生於斯長於斯的中國的稅制系統一無所知,反而對只來了一年多點的異國他鄉卻了解得很多。就算不上稅務課,加拿大人個個都知道要做tax return,因為通常每年政府都會refund他們一筆可觀的錢。就算不懂裡面複雜的計算機制和法律規定,比如阿伯阿婆,也可以花點小錢讓專業人士幫報稅。人人有份參與到稅收系統中,成為裡面為政府創造收入的一部分,而這其中的過程、機制都有法律條文作支撐,都有計算方式:不僅是定性的,也是定量的。換言之就是,這一切的金錢流動,都是可追溯的。而那些支撐著稅務系統的法律條文,其成型是靠著議會推上討論日程,均衡各方利益之後才推出實行。這麼龐大精密的系統不是某個或某些天才的腦力成果,而是經年累月經過各方博弈才產生。

為什麼有這麼慷慨的返還,是因為有很慷慨的捐稅——年收入兩三萬的要打20%左右的稅,而達到10萬的個人要打大約一半的稅。我想所謂的均貧富就體現在這裡,而在實際生活中體現出來的也的確如此:既然大家的稅後收入都差不到哪裡去,那麼開的車住的樓吃的菜都沒太大區別。當然,也有平時接觸不到的上流社會。共產主義是不可能的,已經有很多國家做過實驗,得出屎一般的結果。但這並不妨礙人們通過政府完善自己的福利。

再回想起在中國,政府收的稅都到哪裡去了?為什麼‘納稅光榮’?我不覺得我納稅了很光榮,我覺得,提供這麼差勁的公共服務的政府,給它納稅是對我辛勤勞動的一種侮辱。畢竟稅收的本質是,人民向政府納稅,購買政府的公共服務。我甚至不知道繳的稅都流去哪裡,其具體計算機制是怎樣。舉個最常見的例子:買一支康師傅礦泉水,兩塊五,是含稅價格。那麼稅率是多少?稅前價格是多少?所以在很多中國人的印像中(包括我),稅這個字就意味著單向流動,是有去無回、潑出去的水,怎麼也想不到是個循環式流動。

又憂國憂民了。。吃地溝油的命,就不應該操中南海的心,嗯。

南極大陸

南極大陸,是地球上最後一片淨土,最少受人類污染的地方,同時也是最死寂的地方,可以說是世界的盡頭。

 

雖然未親身去過,但我看過很多關於南極的紀錄片。我也覺得奇怪,為什麼對這樣一個環境嚴酷寸草不生的地方感興趣。當逐漸深入了解南極時,我就驚嘆自然界的神奇,以及造物主的偉大。人不認識神很多時候是因為眼界過於淺窄,人始終無法估計神有多大的能力,能夠創造多麼不可思議的事物。我相信,如果把一個麻木的人放到南極去讓他看看冰山雪原的話,他或多或少會有變化,會開始思考一些事情——當他發現到自己在這無限的冰原裡時,自己是多麼的渺小和無意義。

 

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裡,能夠親自去一次南極,能夠親眼看一次那些巨大的冰山和無限的冰原,能夠親眼看到企鵝衝刺入冰海裡暢遊,抹香鯨反轉仰身戲水。進入南極的渠道十分有限,除了科學考察便只有生態旅遊一途。能夠到達世界的盡頭,也算是不枉此生吧!

2012-08 Arboretum, Fletcher Wildlife Garden(FWG), and elsewhere in Ottawa (2)

在8月底抓住夏天的最後尾巴,去Arboretum看看,順便試試新的相機。舊的那部T100陪伴了我6年,於8月中光榮退役!

穗花婆婆納 Veronica

嚴格遵守Fibonacci數列遞增規律生長的多肉植物

有帝皇風範的帝皇蝶 Monarch

幼齡蝗蟲,翼未生全

桔梗科的風鈴草 Harebell

疑似北蔥 Chives

有了這部Nikon D5100,相信能更深入細緻地拍攝動植物。手動控制仍在學習中。

神州怨

悠悠華夏,何遭此劫

無神唯物,唯我獨尊

欺世盜名,無法無天

治國無能,毀國有方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惟利是圖,惟名是瞻

人心惶惶,四處流亡

山雨欲來,風雲驟變

歷史車輪,永不止息

拯救、希望,皆在基督

切莫輪迴,重蹈覆轍!

2012-07 Arboretum, Fletcher Wildlife Garden(FWG), and elsewhere in Ottawa (1)

時光飛逝,轉眼間清涼的初夏早已消失,季節轉換到炎夏。相對於家鄉深圳的四季如春,這裡的四季分明還要加上個修飾詞:分秒必爭!

從3月初的初春開始,動植物們就已經回复緊湊的生命週期:攝食、生長、求偶、繁殖,大部分的事情都要在3-8月份完成,而秋季就要準備好過冬了。所以和深圳不同,如果想要好好地觀察動植物,就要抓緊這段時間。漫長的冬天很快會來臨。

穗花婆婆纳(Veronica spicata)@Arboretum。女孩名字什麼Veronqiue, Veronica之類的說的就是這種花。英文名除了來源於聖經之外,有很多是來源於花草名和鳥名。

Black-eyed Susan,黑心金光菊@FWG。不過Susan原指蓮花。

Ambush Bug 螳蝽,獵蝽科裡的一種@FWG。不仔細看很難發現。

Black Swallowtail 珀鳳蝶@FWG。花園管理員說這只雄蝶已經在這些菊花轉了好幾天了。

Pink Morning Glory 樹牽牛@Carleton University,運河旁永遠有神奇的植物,這些樹牽牛在夕陽下仍然開放。

這些也是在運河旁的植物。無法確定種屬,唯一確定的是從花形判斷,這是錦葵科植物。

這就是常說的Hazelnut 榛子@Arboretum

在一棵Sugar Maple糖楓樹下休息時,一條毛蟲爬上了我褲子。好彩穿著長褲,不然皮膚要起泡。經FB群組上高人鑑定,這是Gypsy Moth舞毒蛾的幼蟲。看其名字就知此蟲甚毒!

Gypsy Moth是北美常見的害蟲。所謂害蟲益蟲,在我看來都是上帝的傑作,不分好壞。給這傢伙一個大特寫。

99%肯定這是Gypsy Moth的蛹。我把它從樹椏上弄下來,它的肚子還會扭動哦。

Earwig 蠼叟@Arboretum。人生第一次見到這麼大長得這麼標準的蠼叟。尾部的鉗純粹用來靠嚇的,沒有實際功能。叫Earwig是因為鬼佬迷信這種蟲子會鑽入人耳。但其實是不會的。

Common Mallow蜀葵@Arboretum

Staghorn Sumac 鹿角漆樹(火炬樹)的果實@FWG。在渥太華很常見。

Creeping Bellflower 風鈴草@FWG

Tufted Vetch 阿爾泰野豌豆@FWG

Hosta 花葉玉簪@Arboretum

Queen Anne’s Lace 其實就是一種野蘿蔔,在渥太華是一種有害雜草。

蛇鞭菊 Blazing Star @FWG

TBC

談談那些人民教師,所謂的‘園丁’們

正在方才,時值六點幾,被一個夢直接氣醒。本是喜慶的加拿大國慶日,理應訓個懶覺舒舒服服下晝去BBQ才對。

夢見這種題材不是一二次,之不過唯獨這次的夢居然有所變化——我不再是挨罵挨打的一方。我夢見的是我初中的‘敬愛’的一位人民教師。

陳老師她是個數學老師,當時應該三十出頭,喜歡濃妝豔抹,厚鏡框厚嘴唇,是個很醜的女人。從一開學開始,我就不知怎樣地惹她討厭。按理說我數學成績就算不好,也不算差。我不知道為什麼她經常在課堂上直接罵我蠢笨,豬一樣,或者點我名上台讓我做題(而我又經常緊張,一緊張又不會做,她很清楚如何讓我出醜),又或者直接下來把我的課本撕了,還有把什麼《一課一練》撕了扔出窗外、砸我腦袋。

除了我抄抄作業,經常做錯題,我到現在都還是想不明白,為什麼這位陳老師對我如此深仇大恨,似乎她把將要來臨的更年期全都發洩在我身上。我更想不明的是,那時我正值青春期,理應反叛、骨子裡流有熱血、隨時掄起把椅子砸老師腦袋才對。可是沒有。我一直像懦夫一樣忍氣吞聲,甚至沒告訴家長,任由老師們恣意地向我發洩她們的更年期。後者這一點才是我到現在都想不明的:為什麼受到不公正待遇不及時反抗。

之所以說到老師們是因為不止數學一科老師看我不順眼。初二開學的第一日,那時我家已搬到深圳關外,來回上學除了6點起身還要擠巴士,所以第一日我遲到了。教英文的張老師是我們班主任(還是所謂的英文重點班,現在想想真是還好意思叫自己重點班,屎一樣),看我遲到就當著全班人的面好好地罵了我一頓。並且還專門告狀到我媽那裡。我那時只知道自己是犯錯了,該罵,一點都不知道為自己辯解下。太老實。

其實就是遲到而已,而且是第一次,根本用不著這樣大發雷霆。我還記得這位張老師還有很多些奇葩言論。這位矮胖的人民教師,濃密的鼻毛高聳著,說:“不到一米七的男人全是三級殘廢。”、“男人就應該有倒金字塔的身材,這才是好身材。”、“我老公很愛我的,你看他開車來接我了。”

當時什麼都不懂,現在想起來,哦。。。原來是個愛現的更年期醜女人。

怎能少了語文老師。語文老師也很憎我。她嫌我說話小聲,於是乎罰我到操場那裡練嗓音,還派了個無辜同學站到操場另一邊聽。她在班上直斥我長得很醜,膚色黑,身體又胖耳垂又大,很滑稽(當時我還未開始變瘦,還是保持小時候胖胖的樣子。)。
======================================================================
所以經常做夢被老師罵也不足為奇。之不過這次的夢不一樣。

夢裡我買了很多yoyo球和別的什麼玩意,連包裝殼都保留了。陳老師來沒收,開始打罵。雖然我不反抗,但我心裡平安。我知道什麼是對錯,什麼是是非。有同學看不下去了,就去阻攔老師,也有幾個過來問我你出句聲吧之類的。我還是擺擺手說算了吧。

陳老師更是一怒不可收拾,拿著那些破爛的yoyo球和包裝殼諷刺我;“你留著這些幹嗎喲?拿來吃嗎?”我直接轉身吼她

“草泥馬逼的人民教師!老師是這樣教學生的麼!我黃某究竟做了什麼事情的罪了你?還是因為你更年期要來了找我來發洩!這些yoyo球是買來孝敬你的!吃吃吃!”

於是我掰開她口把yoyo球塞進去,給了她一頓豪打。

很顯然,是成熟的我保護了那個被欺負的我。希望再也不要發這樣的噩夢。如果回深圳讓我碰見這三位可愛的園丁之中任何一位,我拳頭不會客氣。

怎麼度過不成功的一生?(轉來的)

我觉得,在中国社会最难的就是选择“失败”。
其实,在现代社会中,每个社会中选择失败都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因为世俗层面藐视和嘲笑失败者,能够经受这种心理压力的人大概不多。
于是人类社会建立了这么一种机制:大部分人都努力追求成功,或者至少让自己看起来在追求成功。为了美化这么一个过程,再加以情理甚至道德的拔高。不成功等同于Loser,loser就是连追求成功意愿都没有的人,社会的寄生虫和废材。
但是国外社会对于失败的界定还是比较狭义的,如果你有某方面的追求,比如诗歌、考古什么的,也许你不是商界大亨、政界要人,那你也算取得了成就了。怎样也和失败没有关系。

按照上述,追求(或者假装)追求成功是社会压力的产物。到了中国社会,自然带上了中国特色。因为这个成功,在中国其实“特色”成了唯一化的表述,并且是最世俗的表述:金钱。人们衡量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和成就,首先说的是这个人有多少钱,而不是他的职业成就、人格魅力、或者能力。我生于80年代初,在我的小学,还看到过很多人写诗歌,谈文学,谈国家的理想和抱负,那是一个国家青春活力的时期,也是理想毫不稀缺的年代。但是仅仅20多年后,我们面对的确实已经是最无想象力的异化“成功”。

但是最讽刺的是这个“成功”却没有失去其本质之一:只属于少数人。
得到了财富的人,不论其发家是否有见不得人的污秽、不论个人品行、不论到底是运气还是能力,都“成功”了。整个社会于是从富有阶级中,挑出一些能够包装的人作为榜样,开始鼓吹上流生活、高雅品位、尊贵品质。
真他妈的扯淡。
20年前都是泥腿种地的,只是有些人发家了,于是不仅包装了外在,甚至连精神和道德境界都可以提升档次了。

在成功笼罩一切的年代,每个人实在在劫难逃。
小时候,你会有望子成龙的父母,给你的每个晚上和周末排满了钢琴课、书法课、美术课、英语课……
等进了小学,你妈最担心的就是你同桌到底是不是个品行好的孩子,你的朋友圈子到底怎么样,会不会耽误你学习
等进了中学,你为了满足父母的预期,不得不拼命学习,为了本区最好的高中,于是开始各种补习班,每天到深夜的学习日程,听着父母告诉你不好好学习天理难容
等好不容易进了大学,你发现自己不知所措,被管束了太久,有这种感觉的还有你的舍友,于是开始各种逃课、打游戏、追女生
等到毕业,揣着重点大学的文凭,却发现这个社会最不缺的就是重点大学毕业生,却发现自己傻傻地真的不了解这个社会……

按着父母的路径,按着师长的期望,按着同龄大多数人的道路,一路走过来。在心里面远远还没有明白什么叫人生的时候,却不得不接受学习就是天经地义这个真理,学习好的孩子才有前途才受老师喜爱同学羡慕这么现实的内容。为了虚荣、在同龄人中的“成功”,在晚上十点一遍遍背着中国有哪几个产粮大省、氧化反应的方程式、林黛玉的葬花词、还有公元1881年到底发生了几件重要的历史事件。多少年后回忆起来,不知道会不会对那样的青春有任何实感,想来同样模糊的还有当初无数遍翻来覆去那唯一的、正确的但是就是和人生和理想没有半点毛关系的任何试题答案。
为了满足自我的虚荣和父母的预期,学习成了成长期唯一的主旋律,至于说选择其他路径,那真是耸人听闻的“逆行”。所有的一切都为了让自我成为一个社会标准意义的成功者,讽刺之处在于,自我、父母、学校、社会合力量产“成功者”的机制,最后最显著的结果也不过是让眼镜店、钢琴店、参考书出版商的生意兴隆。
这样的事情我们一遍遍重复,刚开始也许是出自家庭的压力,师长的说教,但是我们很快就把它们内化成我们自己内心的声音。我们懂得告诫自己:遵从社会的准则,才能成为让别人都羡慕和尊重的成功人士。

于是就成为了冲着社会的“普世价值”成功而产生的人,开始了追求“成功”的人生。这件事情的奇妙在于,因为在追求(或者假装追求)成功的路上,自然可以对自己说,我现在不成功,但是没关系,我总有成功的一天。人就像催眠一般,并不思考“成功”本身的意义,当然更不思考和成功有关的人生本源的目标,而天然接受了这个设定。最悲剧的是,多少人就怀着这样的理想一辈子都没有“成功”过。

最后在谢幕的时候,也许有个人在追悼会上会说:xx是个好同志,勤奋学习,考进了xx大学,进入了xx公司工作,一直敬业,和同事领导关系良好。然后这份悼词在把名字替换后可以用到下一次葬礼上。

这就是提线木偶式的人生。

宇宙の花/島みやえい子

詞:島みやえい子
曲:島みやえい子
編曲:京田誠 & JIA PENG FANG (賈鵬芳)
歌:島みやえい子

水は風を抱いた
風は空に戀した
愛しい空と同じはあった
風は雲を孕んで
雲は時を食んで
水が生まれ落ちる日まで

あたかい雨が空から落ちで
大地の褥に安らぎながら
花は何時さくの
雨 土 風 太陽
大地の褥のその中で

水は風を抱いた
風は空に戀した
愛しい空と同じはあった
風は雲を孕んで
雲は時を食んで
水が生まれ落ちる日まで

人全部そうなんた
この星のその先の
どんな場所にもさいている

水は風を抱いた
風は空に戀した
愛しい空と同じはあった
風は雲を孕んで
雲は時を食んで
水が生まれ落ちる日まで

大地の褥 押し上げたわけは
多分愛することが
知りたくて
あなたも 宇宙の花
水が風を抱くように
身も心 空に委ねて

水は風を抱いた
風は空に戀した
愛しい空と同じはあった
風は雲を孕んで
雲は時を食んで
水が生まれ落ちる日まで

咲いて 咲いて
咲き満たれて
命をはじ
巻いて巻いて 花びら雨
雨 土 風 太陽*

*repeat

2012-06-17 當我在博物館時我想到什麼

Puijila Darwini 達氏幼海獸,據說是現今海獅海豹等生物的始祖,過渡形態。(達爾文認為鳍脚類哺乳動物都是由陸生哺乳類演化而來,為了紀念達爾文,於是以他名字命名這新品種)

這是我第二次去加拿大自然博物館,對比於上一次走馬觀花般的獵奇心態,這次是抱著求證、求知的心去的。這才發現之前居然錯過了很多很珍貴的展品,當是骨頭一堆,看幾眼便走人。

Great auk 大海雀,在19世紀被人類濫殺殆盡。這具骨架是世上為數不多的完整的骨架。

我小時候對各種生物極為痴迷,那是小學兩三年級的時候,最想要的不是什麼變形金剛(當然,也很喜歡),而是有精美插圖的動植物百科,而最喜歡的莫過於古生物百科了。有段時間曾經痴迷到窩在少兒圖書館裡的科學書櫃裡拿起生物圖鑑畫在自己本子上,一整天都可以這樣。

當時捧在手裡反复讀的是什麼《大耳朵百科》,分鳥類、昆蟲、哺乳類和恐龍。現在想回來,其插圖和照片都很粗糙,而且有大量不認識的字(鳾,鶲,蠼叟,不一而足)。當時鳥類分類、昆蟲分類和恐龍分類是如數家珍,倒背如流,還因此用那部很老的文曲星學了不少英文單詞(很多都是又長又臭的拉丁文啊)。不管如何,那幾本有限的小百科陪我度過了一個和博物學有緣的童年。而且,小時候深圳自然環境還算不錯,經常都可以到公園去抓蟲子抓魚,拿回家做標本或者養起來。現在的深圳,連人都難以生存。

這些有趣的博物學興趣隨著長大一下子就丟掉了。我想我是一個沒定力的人,似乎是天生的。沒能堅持下來,也許和家長引導、整體教育環境和社會氛圍有關吧。很可惜,就這樣隨波逐流地長大,直到最近。

Daspletosaurus 懼龍,白堊紀美洲大陸的巨型獵手。望著這五六米高,十幾米長的巨型怪物,不禁在想:‘這真的是上帝創造的嗎?還是進化而來的?究竟這怪物是一種怎樣的存在?’

感謝上帝,他似乎把對自然界濃烈的興趣一早就灌進我的靈魂深處,並且在日後因此而尋找到了他,拜伏在他全能的權柄裡。感謝上帝,沒有讓我被各種學說各種理論擄走。

我羨慕亞當,不是因為他犯罪,而是因為天父如此地愛他的兒子,把亞當領到各種飛鳥走獸昆蟲前,讓他隨意地命名。“那人(亞當)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它的名字。”多麼殊優的特權,飽含着天父多麼濃烈的愛?上帝喜悅我們認識他的創造,欣賞他的創造,並因此讚美他,愛他。所以我更傾向於把生物學家、分類學家和博物學家看成做類似亞當的工作,當然,事實上很多時候兩者基於完全不同的基礎上。。。

恐龍分類圖譜,我更喜歡稱之為“龍王系譜”。裡面有熟悉的恐龍總目下的鳥臀目和蜥臀目,因為進化論的緣故,把鳥綱也列入其中。(黃昏鳥和始祖鳥在鳥綱下的旁支,而今鳥亞綱在最上方,也即如今的鳥類。)

不管在博物館,還是在學校還是在別的地方,總能聽到見到‘進化論’。我不是生物學家,我不想討論也沒有資格討論什麼進化什麼有沒有神的問題。‘進化論’背後是以理性、證據、推理、假設、求證等一系列步驟建立起來,但更多時候是代表著一種先進的思潮,一種人類理性有無窮探索力的代表。‘形式大於內容’。更多時候人們並不關心進化論講了些什麼,而是他如何有效地推翻以往的無知和宗教禁錮。

不管在哪裡,人們在課堂裡教育的都是進化論。於是一代又一代的孩子,是背負著這樣的思想長大的:我來自於虛無,來自於偶然,來自於幾十億年前的一個閃電,刺激了碳基高分子的形成,接著是氨基酸接著是蛋白質接著是DNA接著是單細胞生物。。。幾十億年的進化史,到今日才有了我。

我只覺得這個世界居然沒有神的位置,或者他的位置被擠到了最角落。好像在告訴我們這樣一個事情:世間萬物,不關他事。

Heperornis 黃昏鳥,在白堊紀和恐龍一起滅絕了的潛水鳥類。值得注意的是其高度後置的後肢、喙部小小的尖齒,和像萎縮了一樣的前肢。這都證明黃昏鳥是個游泳健將。

人連自己怎麼來的都未搞清楚,又怎樣能對別的生物來源下定論?而且因為無知、自私和殘忍,人類曾經對多少生物下過毒手,導致多少生物滅絕?人類雖然有智慧有理性,但根本配不上搓圓按扁地去分析、改造、折騰別的物種,當然也包括人類自己。我覺得博物之餘,人更難能可貴的是需要一顆肯低下頭,謙卑的心。

我不是生物學家,負不負責任都好,我都沒有義務搞清楚生物究竟是不是進化而來。但我是個基督徒,是個愛自然的基督徒。我有義務相信神,相信他有創造的大能,並且藉著認識他的創造,愛惜這些生命,讚美這位天父,愛這位天父。

2012-05-30 Britannia Mud Lake Conservation Area

這次我們去了渥太華河岸的一個叫Mud Lake的自然保護區。周圍是公交車頻繁往返的線路,還有許多高層住宅,是比較繁華的地帶。但一旦進入保護區裡,就如同入無人之境,瞬間與世隔絕。

保護區旁的Britannia Coast

European Cranberrybush歐洲莢蒾,忍冬科(或五福花科),莢蒾屬。又名歐洲瓊花。俄文叫Kalyna,是烏克蘭的國花。

保護區內的樹林撐起十幾米高的綠色天幕

發現一隻小瓢蟲,八星的~

這是什麼蟲?從軀幹看像蜻蛉。

經過一番查找,這是脈翅目的姬蛉科,姬蛉的一種 Hemerobiidae

夏天在湖邊的樹木陰涼面,可以找到很多蜻蜓蛻變後留下的殼。可以看到兩對翼的雛形,和日後變得纖細的肚子。

Damselfly豆娘,blue-ringed dancer

Chalk-fronted Corporal粉額蜻蜓, Skimmer,Libellulidae蜻蜓科

Black Darter,Libellulidae蜻蜓科

不忍吵醒他們休息,於是乎在一旁靜靜觀鳥。

Black-capped Chickadee黑頭山雀,可惜相機太爛。。

此鵝,好兇。。。頗具攻擊性

Painted Turtle錦龜,中部亞種,以蜻蜓幼蟲和小魚為食。在中國常養的‘巴西龜’和錦龜同屬澤龜科,但屬彩龜屬。學名叫密西西比紅耳龜,彩龜的一種。

路途漫漫,走累了,見到野味時,不妨捉一隻,燒燜燉烤任君選擇。

Dame’s Rocket or Dame’s Violet紫花南芥菜, Hesperis matronalis, 香花芥屬,Brassicaceae十字花科 (Mustard Family)。外來品種十分具入侵性

一隻懂得享受的鴨子

這片寧靜的湖水是眾多生物的棲息地,池中的植物是Yellow Pond-lily歐亞萍蓬草,睡蓮科萍蓬草屬。見到許多新品種,也學習到了不少,心滿意足地歸家~

卑鄙的孩子

需要不断地、不断地回到最简单的地方。回到父亲的胸怀。
好像在一座木屋,屋外是浓浓的迷雾,偶有闪过的影子,令人好奇,想去追逐。
然而每次都是捕风。踉踉跄跄前行,跌倒,被荆棘刺破了手掌。
于是在湿漉漉的地上爬起来,又看到熟悉的家的灯光。
像浪子一样回家,一次次被原谅。仍旧是不安分的心,注视门外的眼眸。
安心于被纵容和原谅。

然而真的安心吗?

心中不切切地痛吗。
每一钉,又岂是只敲打在你干枯的手腕上呢。

总有一天,要知道我的光只在这里,别处无从寻找。
请驯服我。

《靈魂倖存者》之 托爾斯泰 by 楊腓力

在悠长的文学史当中,没有人比托尔斯泰更能描绘出生命丰富的内涵。正如伍尔芙(Virginia Woolf)所表达的:似乎没有什么逃得过他的眼睛,没有什么经过他的扫视而不被记录下来……每一根树梢,每一条羽毛都被他的磁石吸住。他注意到一个孩童的罩袍是蓝色或是红色,一匹马摇尾的形态,咳嗽的声音,一个男人企图将手插进被缝密了的口袋。而当他那一贯精确的眼睛汇报一声咳嗽或一个手部动作的时候,他那一贯精确的脑袋便反映出某些性格隐藏的特征,于是我们不但透过他们的喜好、政治观点和不朽的灵魂去认识他的人物,还能通过他们的喷嚏和打噎去认识他们。我们感觉到我们是被安置在一个山顶上,手里拿着望远镜。一切都是那么出奇地明确和绝对地清晰。

 

一位托尔斯泰的传记作家提到,当他放下《战争与和平》(War and Peace)而回到“真实的生活”,就感觉到他是回到一个比托尔斯泰的作品更逊色和不真实的世界。我有过完全相同的经验。我的世界因为这位跟我分隔半个地球和将近一个世纪的作家的小说而活起来。当托尔斯泰描写春天,小花朵怎样从那块回暖的冻土吐出芽来时,他也同样投入地描写宗教狂喜经验的丰富感和重要性。这样做的时候,他教会了我怎样去超越自己。

 

现在回望成长时那南方基要主义的隔绝心态,我怀疑自己那时或许有点自恋的问题。(或许所有的青少年都是那样?)我是通过教会和家庭的封闭窗户去看世界,无法超越自己去理解(举例来说)一个阿拉巴马农村的小佃农或布朗斯的波兰移民,更不要说一个19世纪俄罗斯贵族或农民的观点。托尔斯泰将窗帘打开,呼唤我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他特别召唤我里面对贫苦人的悲悯心。在他写作的时代,俄罗斯有五千万农奴;占总人口差不多一半的人根本就过着奴隶的生活,被他们的主人所拥有。托尔斯泰生活和写作的地方就是祖先的产业,他还承继了数以百计这样的农奴,其数目随着他在赌局的输赢而疯狂地上落。然而,跟其他的地主不同的是,他常跟他的农民来往并且认识他们。最后他觉悟到农民所过的生活比起他的贵族生活丰富和有趣得多:一个劳动者的生活,其劳动方式变化无穷,其危险性跟这工作在海上还是地底下进行相关;他的移徙,令他可以跟他的雇主、管工、伙伴以及不同宗教、不同国籍的人的交往;他跟大自然与野兽间的争斗,跟家畜的连系,在森林、草原、田野、园林、果园的工作……这一切对我们这些没有兴趣和没有宗教知觉的人来说似乎颇为单调——相对于那些细微的娱乐和我们生活中无关痛痒的琐事——那种既疏于劳动又不事生产,只管消费和破坏其他人替我们生产的生活。我们以为当时我们那个阶级的人所体验的感受是很重要且多变的;但事实上我们那个阶级的人差不多所有的感受都可以概括为三样非常微不足道和简单的感觉——骄傲的感觉、性欲的感觉和生活苦闷的感觉。这三种感觉及其附带的衍生,就差不多构成了富有阶级艺术的唯一主题。——《艺术是什么?》(What Is Art?)

 

农人的普通生活跟像他那样的有钱人的放纵生活之间的分别逐渐侵蚀着托尔斯泰,使他写作的能力近于瘫痪。他的农工似乎明白生活和工作的意义,知道怎样去忍受苦难,并且了解死亡的位置——这一切对于他都是不可理解的谜团。他研究佛陀、叔本华和耶稣的哲理,为这些谜团寻找自己的答案,却找不到解脱。最后,他发现最主要的问题并不是他想得不正确,而是他生活得太糟糕。他只是依附在他的工人后面的寄生虫,根本谈不上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我内心抑压着一种痛苦的感受,我只能描绘为对上帝的寻索,”他写道,“那是一种恐惧的感觉,孤苦无依,独自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并盼望从什么人得到帮助。”

 

事实上,那寻索强烈到一个地步,以致托尔斯泰转离他的艺术使命,差不多专心致志地去解决有关意义的重要问题。让文学评论者和渴望读到更多伟大小说的读者感到沮丧的是,他将自己生命最巅峰的几年投身于宗教思想。作为一个作家也作为一个人生旅客,他在现实世界和理想世界之间挣扎。他数以百页的笔记本里填满了他的属灵日记,建立了一套高度道德化的审美观(艺术是什么?),并著书阐述他的宗教信念。

 

托尔斯泰拥有独特的能力去描绘这个世界,他仿佛是第一个真正看见犁锄翻起坚硬的土块或听见冰块在冻结的河流裂开的人,他也仿佛是第一个真正认真地对待福音的人。他如实地理解耶稣直接的命令并尝试实践出来。“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耶稣告诉那有钱的少年官。读过之后,托尔斯泰释放了他的农奴、放弃了他的版权,并开始处理他那庞大的不动产。为了认同普通人,他穿起农民的衣服,制自己的鞋履,并开始在田里工作。跟他的小说不同,托尔斯泰的属灵著作挑起了各方面的争论。例如圣雄甘地就深受感动,并称托尔斯泰的《上帝的国在你们里面》(The Kingdom of God Is Within You)为他非暴力、简朴和甘愿贫穷等指导性原则的灵感泉源。在托尔斯泰的年代,那些理想主义者、革命分子、苦行者与无政府主义者鱼贯地走到他的屋子,要听他就公义和人性尊严所作的有力讲论。然而,一个甘地可能被托尔斯泰的崇高理想所感染,另一个读者却因着托尔斯泰痛苦地无法实践那些理想而产生抗拒。托尔斯泰在福音书里所读到的,像火焰般吸引着他;他的无法实践却至终毁灭了他。

 

托尔斯泰像所有基督徒一样,在某个程度上都感受到这种压力的折磨,那也是我在青少年阶段感到的苦恼。他写到他的宗教信念,并尝试活出那信念,然而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对立就像阴魂般驱之不散。小说家厄普代克(John Updike)评论托尔斯泰的十三册日记时说道:“托尔斯泰的艺术阳光甚少透进他持续不断的道德主义和自我轻蔑的修士牢房。”托尔斯泰关于诚实与改革的尝试导致了自己家庭无尽的问题。作为一个年轻的军官,他有过不少的情妇,曾是妓院的常客,荒宴醉酒,有几次还染上性病。他忠实地将这一切的荒诞行径收录在日记中,在结婚前四天还坚持让他的未婚妻,一个十八岁的端庄女孩,阅读这些可怕的记录。她自此没有释怀。“当他吻我的时候我常常这样想,‘我并不是他爱的第一个女人’。”桑妮亚•托尔斯泰在她的日记中这样写。她可以饶恕他在军中的韵事,但他跟阿欣雅的恋情却不能,那个农家女仍然在托尔斯泰的物业中工作。每次她看见阿欣雅的儿子,都看见自己丈夫的特征。当他宣布要放弃自己的书籍版权时,她悲叹他将财富分给无关痛痒的人,而“自己的孩子和孙儿则吃黑面包就够了”。他对产业的漠不开心拖垮了家庭的收入;他对版权的放弃则剥夺了他子孙的权益。托尔斯泰认为是迈向圣洁的步骤,桑妮亚却视为愚妄和对家庭的侮辱。

 

当我读托尔斯泰的日记时,我看见自己偶尔跃向完美主义的过往片段。那些日记记录了很多托尔斯泰跟家庭之间的冲突,但更多是托尔斯泰的自我冲突。他希望达到完美的意愿使他设计出层出不穷的规则。他放弃了打猎、香烟、酒精和肉食。他决定要变卖或丢弃所有多余的东西——钢琴、家具、马车——并对所有人一视同仁,从地方长官到乞丐都是一样。他草拟了建立情感意志的规则,也草拟了发展高尚情操和去除卑劣情绪的规则,并令意志降服于爱。 只是他始终无法达到遵守规则所必要的自律。他最后留下了钢琴和家具。他将物业转到妻子的名下,仍继续住在那里,而他的素餐则由戴白手套的仆人侍候。不止一次地,托尔斯泰公开地发誓节欲(耶稣不是曾经嘉许过吗?)并要求分房而睡。那个许诺他亦守不了多久,桑妮亚曾十六次怀孕的消息被公诸于世,更是叫他感到惭愧。他在日记里写到妻子坚持一种“正常”的生活,阻挠了他的属灵实践。屈服于自己的性需求后,他通常会加上一句“就像犯了罪那么讨厌”之类的评语。桑妮亚在他有生之年都在继续读他的日记,并常常地感到痛苦。

 

有时托尔斯泰也进行大规模的善举。饥荒侵袭他那地区的时候,他花了两年的时间组织救援工作,设立临时医院,照顾穷乏有需要的人。跟文学疏远了一段长时间后,他在七十一岁写了最后一部小说《复活)(Resurrection),以支持杜科波尔教派(Dukhobors)——一个为数一万二千人而被沙皇逼害的重洗派组织——捐出所有收入资助他们移民加拿大。托尔斯泰直接从登山宝训所引申的非暴力哲学,影响力远远超过他的在生之年,承继这理想的包括甘地和马丁•路德•金。然而从任何角度来看,托尔斯泰对圣洁的追求始终是差强人意。简单来说,他无法实践他所宣讲的。他的妻子说得好(虽然明显带有偏见):他没有太多真诚的温情;他的恩慈并不是发自他的内心,而只不过出于他的原则。他的传记说到他如何帮助佣工提水,但从来没有人知道他从来没有让妻子休息,也从来没有——在这整整三十二年来——给他的孩子一杯水喝或在他的床边花五分钟,让我有机会从我那堆工作中稍事休息。——摘自桑妮亚的日记

 

“他的爱在哪里?”她在一次激烈的吵架后质问。“他的不反抗?他的基督教信仰?”他从来没有向那些她付出大部分时间的孩子表达过爱意。这位曾宣称热爱人类的,却不知道如何去爱任何个别的人,甚至是他自己的家庭成员。 托尔斯泰向完美的热切迈步并没有导致任何和平或宁静的迹象。直到他离世的一刻,那些日记和书信仍然不断循环地回到失败的可悲主题,暴露了福音的理想与他生命的矛盾之间的鸿沟。他诚实得无法自欺,难以平复那控诉他的良心。有些人说他是个伪君子,但一个伪君子是假装成为某人,而托尔斯泰却比任何人更清楚自己的不足。

 

托尔斯泰是个非常不快乐的人。他因严词谴责当时的俄国东正教会而被逐出教会,在2001年,俄国东正教会否决托尔斯泰玄孙的要求,拒绝复审托尔斯泰的著作,并不重新考虑驱逐他出教会的决定。他自我改进的计划全都泡了汤。有好几次他要收起物业里的麻绳并拿走他的枪以抵抗自杀的诱惑。到最后,托尔斯泰离开了他的名誉、家庭、产业和身份,像个流浪汉般死在一个乡间的火车站,被好奇的乡民和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所包围。一幅桑妮亚焦急地从一个肮脏的窗子望进去搜寻她丈夫的照片被留存下来,他的门生担心她的出现会令他不悦而不让她进去。

 

从这些失败来看,我还能够从托尔斯泰的生平学到些什么?我读过很多他的宗教著作,每一次都深深感受到他对上帝绝对完全的敬畏。托尔斯泰提醒我们,与那些认为福音可以解决我们的问题的人说得相反,在很多方面——公平的问题、金钱的问题、种族的问题、骄傲与野心等个人的问题——福音简直就是在加重我们的负担。当今时代,我们很容易将福音跟满足、成功和无忧无虑的生活这些“美国梦”混淆。托尔斯泰看到,耶稣对我们的呼召远超于一个邻里和睦的美丽家园。他拥有过财富、才智、教育和国际声誉:“我可以对自己说:‘好得很,你比起果戈理或普希金或莎士比亚或莫里哀,或世界上所有的作家更著名——但那又怎样?’我完全找不到答案。”托尔斯泰绝对严肃地对待耶稣的问题:“人若赚得全世界,却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单纯为了遵行耶稣的命令而愿意释放自己的奴仆,并放弃自己的所有,这样的人不能轻易抹杀。其他的俄罗斯贵族就像买卖牲畜般进行奴隶交易,恶意地殴打那些不顺从的奴隶——这是在一个自认是基督纯净教会的家乡的国家里发生。托尔斯泰自愿地释放他的奴仆。倘若其他人在公平问题上以托尔斯泰为榜样,1917年的革命或许就不必发生。

 

要是托尔斯泰能够实践他所有的理想——要是我能够实践它们,那该有多好!虽然托尔斯泰为自己订立了很多规则,但他从来没有陷入肤浅的律法主义中。他的书名“上帝的国在你们里面”显示很清楚,他致力的是将理想的道德律吸纳到自己里面。

 

托尔斯泰说,宗教的系统倾向于促进外在的规条:犹太教是这样,佛教、印度教都是这样。但耶稣引入了一个不同的取向,拒绝去定义一套外在的规条,以免他的跟随者可以用一种自义的态度去遵循。在一个关键的段落中,托尔斯泰指出了基督的取向跟其他宗教的分别:遵循外在宗教教训的测试,乃在于我们的行为是否符合他们的颁令(守安息日、行割礼、十一奉献)。这样的符合确实是可能的。遵循基督教训的测试,却是在于我们意识到自己不可能达到理想的完美。我们无法看见自己靠近这完美的程度;我们能够看见的就只是自己偏离的程度。一个认同外在律法的人,就像一个站在灯柱光中的人一样。他的周围都是光,但他却不能再走远。一个认同基督教训的人,就像一个人用一根长棒(或不太长的棒)在自己前面提灯:光在他的前面,永远在照亮新的地方,永远鼓励他走远一点。

 

纵然在个别的段落偶有智慧之光,托尔斯泰的宗教著作总的来说似乎飘忽不定,除了“他偏差的幅度”之外可以说是乏善可陈。当他审视他自己的内在努力,他所看到的全都叫他感到厌恶:道德软弱、虚伪、缺乏信心。或许正因为这个缘故,今天很少人会读他的属灵默想。作为一位辅导者,他叫人感到沮丧多于看到希望。倘若托尔斯泰连自己也帮不上,我们又怎能期望他能够帮助其他人?

 

对于这样的批评,托尔斯泰的答复是不要以我的不能达到去评价上帝的神圣理想,不要以我们这些背负他名的不完美的人去评价基督。他作品中特别有一段,节录自一封个人信件,表明他在晚年如何回应这样的批评。这可以说是他属灵旅程的一个结论,是他对全心相信的真理的清晰肯定,也同时是他对从未完全兑现的恩典的强烈诉求:

 

“你又如何,尼古拉耶维奇,你讲得非常好,但你能实践你所讲的吗?”这是最自然不过,也是我时常被问及的问题;问的人通常都带着胜利的语气,仿佛那是堵住我的口的方法。 “你宣讲,但你的生活又如何?”而我回答我并没有宣讲,并且我也不会宣讲,虽然我极其希望这样做。我只能通过我的行动去宣讲,而我的行动是卑劣的……我又答道我是有罪的、是卑鄙的,而我的无能实践是值得被鄙视的。同时,不是为了自圆其说,而纯粹为了要解释我所缺乏的言行一致,我说:“看看我现在的生活,然后看看我以前的生活,你就会看见我尝试去实践。我的确没有达到千分之一,而我也以之为耻,但我没有达到不是因为我不愿意,而是因为我不能够。教我怎样逃脱那围绕着我的试探网罗,帮我以致我能够达到;即使是没有帮助,我仍愿意和希望达到。 “攻击我吧,我自己亦这样做,但要攻击我而不是我所追随的道路,就是我向任何提问的人所指出的那条路。倘若我知道回家的路而我跌跌撞撞地行走于其上,那条路是不是就因为我左摇右摆而变得没那么正确呢?倘若它不是正路,那么指示我另一条路;但倘若我犹豫而走失了路,你一定要帮助我,你一定要引导我返回正轨,正如我预备好支持你。不要误导我,不要因为我迷失而高兴,不要兴高采烈地大叫:‘看看他!他说他要回家,但正爬这一个泥淖!’不要,不要幸灾乐祸,而是给我你的援手和支持。”

 

我读到托尔斯泰的宗教著作,就感到悲伤。对人内心的透视能力不但使他成为伟大的小说家,也使他成为一个受尽折磨的基督徒。就像一条要产卵的三文鱼,它整生奋勇地逆流而上,最后因心力耗尽而崩溃下来。孩提时代,他曾经相信一支刻着字的魔法“绿杖”能够摧毁人心内的一切邪恶,并为他们带来美善。他没有找到那支绿杖,没有真正跟堕落的人性(包括他自己)达成协议。他以为自己的意志足以躯走恶魔,但它却叫他失望。在他那最后的小说《复活》中,他的一个角色觉悟到“很明显,那唯一确实将人类从他们沉溺的可怕错误中拯救出来的方法,就是每个人都在上帝面前承认自己是个罪人,因此不配去惩罚或改造别人”。

 

不过我亦为托尔斯泰感到庆欣,因为他对真实信仰锲而不舍的追寻给我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我最初接触到他的小说时,我正承受着“教会虐待”的后遗症。我所长大的那些教会有太多的欺诈,至少那是我年少气盛时的看法。每当我留意到福音的理想和跟从者的瑕疵之间的裂缝,我就痛苦地想放弃那些绝对不可达到的理想。然后我发现了托尔斯泰。对于我来说,他是第一个达成那最困难任务的作家:使美善看起来跟邪恶同样那么可信和具说服力。我在他的小说、寓言和短篇故事中找到道德力量的泉源。

 

很多现代小说除了堕落之外就很少再发掘别的题材。饮于堕落之泉的托尔斯泰却不断地向上攀爬,朝向一个我们能够并应该达至的远象,朝向一个他一直渴想而从未实现的爱的规律。他那没有结果的努力叫我相信,我虽不能完全实现真理,却并不能否定真理本身的价值,而是指出我需要不断将自己投放在上帝的恩典中。一个意念毋须为着宣认相信它的人负责。跟托尔斯泰一样,我知道向批评的人说,“……攻击我而不是我所追随的道路。”托尔斯泰感谢他放荡的过去,让他知道其他的道路更加远离真理。

 

“只要那人存在,我在世上便不是一个孤儿。”跟托尔斯泰同时代的那位最具才华的高尔基(Maxim Gorky)说。他提升了整个国家的视野,他的著作到今天仍然向世界传递着那个信息。几年前,我一位教授文学的朋友收到一个从前学生绝望的求助呼喊,她当时正在泰国一个破旧的难民营工作。她每天都访问从柬埔寨和越南逃出来的人,聆听那些人性残暴和邪恶的故事。她说她再也无法相信人性的美善,甚至无法相信上帝,并问他可不可以寄几本或许可以复苏她信仰的书给她?我的朋友选了五本,第一本就是托尔斯泰的《复活》。那最后的小说描写一个曾被虐待的前妓女那坚定、不能熄灭的爱,以及那曾虐待她的男人的罪疚感,或许这正好代表了托尔斯泰对恩典的最贴近理解。

 

托尔斯泰最出色的小说之一《安娜•卡列尼娜》(Anna Karenina),以两段记述主要角色列文的属灵醒觉作结。列文说:“理性所无法达至的知识,开放地及毫无疑问地向我个人、我的内心启示,而我顽固地尝试用文字和理性去表达那知识。”当我读列文的最后发言时,我不能不看见托尔斯泰在它们背后所作的投射,当中包括他的渴望和未曾实现的梦想: 这新的感受并没有如我所想象的改变我、叫我变得快乐和突然间开导我——就像我对儿子的感受一样。两者都没有惊奇。不过无论它是不是信仰——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但那感受已经透过痛苦不动声色地进入我的灵魂,并牢固地稳靠于其中。我仍然会向我的马车夫伊凡动气,仍然会争论并且不适当地表达我的想法;在我灵魂的至圣所,我与其他人,甚至是我的妻子之间仍然会有一道堵墙,我仍然会因着自己的恐惧怪罪她并为之而后悔;我仍然会无法以理性去理解为什么我会祷告,而我仍会继续祷告——但我的生命,我整个的生命,独立于任何可能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当中的每一刻,再不是毫无意义而是有无可比拟的美善意义,并且我是有能力去投资的。

 

那个信念,就是同时承认无可比拟的美善和顽固的不完美性,我是能够诚实接受的。

May-11-2012, Vincent Massey Park & Brewer Park

今日我們去了渥太華靠近麗都河的Vincent Massey Park 和Brewer Park。出門前一個晚上還是做了些準備的:畫了下路線圖;補習了下植物課和昆蟲課;把去年買的Ontario Nature Guide翻了出來。於下午3點終於出發!(渥太華由於緯度高,從三四月份開始日照時間就如同北回歸線以南地區夏天的日照長度)

望著寬廣的草地,還有點點黃花(大蒲公英,隨處可見!),心曠神怡。

遙望青山綠水美如畫~之不過三條電線殺了風景

Brewer Park裡有個人工池塘,周圍種了些喬木和灌木叢,成了許多鳥的棲息地。這是安省常見的美洲紅翼鶇(Red-winged Blackbird)。我們看著這位雄性帥氣地站在蒼耳叢上。另有只雄鳥追趕着雌鳥求偶。叫聲有很大差異,從tsk tsk的短促聲到whzzzi像電話鈴聲都有。似乎不同叫聲有不同功能。鶇類智商都比較高,比較善於適應被人類改造過的環境。同樣的有美洲旅鶇(American Robin),無論坐車抑或在你家後院,都可以看到這種紅肚子灰翅膀的鳥。海鷗和烏鴉就不在話下了。

在卡爾頓大學臨河一旁的小道,我們看到有一對綠頭鴨(Mallard)。另有一個鴨媽媽帶著四個BB在旁邊。公鴨拋開一旁的女朋友,發狂似的追有孩的媽。鴨BB好可憐。綠頭鴨和加拿大鵝一樣,是城市常見水鳥。他們不太怕人,只有你手裡有吃的,它們就歡迎。

在水邊可以常常看到赤蛺蝶(Red Admiral)的踪影,它們喜歡曬太陽。

在Vincent Massey Park的林蔭裡,我們發現了一大片鈴蘭。鈴蘭是鈴蘭屬裡唯一的種,通常五月份開始開花。花雖可愛,但整株有毒。查了查百科,關於鈴蘭的民間傳說還不少。原來鈴蘭在法國是擁有幸福的象徵,法國人有互贈鈴蘭祝福一年幸福的習俗。我猜想可能是有心之人在公園裡播下種子,來年好收成,拿回家裝飾或是送人。

主角登場了:花栗鼠(Chipmunk)!他們在城市公園裡生活久了,已經不怕人了。只要你肯蹲下來,嘴裡發出嘖嘖聲,最重要的是,要有足夠的麵包或者堅果,小傢伙就會跑過來從你手上拿過吃食。

河邊一林蔭處

蒼耳。鞋子上反复粘的‘帶子’就是根據這種種子的結構發明的。

凝望著Brewer Park旁邊的這片水,我們結束了今天短暫的野外行。希望能把這項活動堅持下去,認得更多的植物,鳥兒和昆蟲。

Ripoff Report- Canadian Property Stars (AKA: Spring Masters)

I have to write this ripoff report in order to let more people know about the infamous scam company named Canadian Property Stars (AKA: Spring Masters) and I hope people won’t fall into this stupid trap after reading this report. I am a new comer, so please forgive my poor English. I decide to write in English because doing so will reach more people who are or will be involved in this company. For safety purpose, I’m not going to disclose the specific locations and names of education institutions and people names. Also, this scam company cheat people nation wide, so it is meaningless to address specific locations. I am going to present this report to you  in the following three sections: Personal Experience, My Thinking and Reasoning, and Advice.

Personal Experience

Advertisement

I believe many people who live in Canada must know “Spring Masters” (SM for short thereafter), which does incredibly aggressive advertisement in the whole country. Actually, this company changed its name not long ago and it is called “Canadian Property Stars” now (CPS for short thereafter). I’m a new comer who have been here for almost one year. For my experience, I saw business cards in bus stop shelters, flyers with detachable slips on almost everywhere: lamp stands, information boards in campus, even large ads stuck inside the glass walls of bus shelter. Most importantly, on those flyers, words read quite promising: “$100-$500 cash daily!”. This is so tempting, people just can’t help to raise their hands to get one of the slips and call the company to see what’s going on. All in one word, this company puts huge amount of money to do advertisement during spring and summer season. Flyers are really everywhere, people just can’t avoid seeing them.

For me, I didn’t do the calling or web searching. Because of the aggressive advertisement approach, my personal feeling is that this kind of company cannot be trusted. However, one day, CPS went to University to hold an information session. All kinds of flyers, banners, staff with smile and enthusiasm, are so promising that I think this might really be a good chance to earn some cash. The info session said that if we want to have a try, we can go to their job fair on a later date.

“Job Fair”

I think I can give it a try to go to their job fair to know more about the job. So I went to a warehouse where the company was holding its “job fair”. The warehouse was dark and filthy, with a strong smell of lacquer and gasoline. The warehouse was very shabby, with about 60 to 70 aeration machines on one side and about 40 chairs on the other side. About 40 people came. Most of them looked like high school and college students. Almost all of them are visible minorities (no racism intended, just listing the fact). A man with abnormal enthusiasm was speaking on the platform, non-stop. He was doing presentation about the company and spent about almost one hour in talking how happy the workers are with their cash. In the Power Point slides, there were lots of “employees” testimonials about how they earn considerable amount of cash (the worst day is around $100) and how satisfied they were. The testimonials were so repetitive that they were actually brainwashing the audience.

Up to this point, I still had no idea what products or services exactly the company makes or provides, nor the exact jobs the company wants to hire. After more than one hour of boasting, two staff came and distribute some paper to us. The presenter said that these are the contracts, and if we don’t sign them right now, the training session cannot continue, because of the protection of company’s confidentiality blablablah….

I went through the whole contract carefully. We will not be the CPS’s employees. Instead, we are independent contractors of the company. No insurance, no benefits, no minimum wages, no nothing, all you will earn is commission. Not coming to work or not fulfilling the daily hours are regarded as contract violation and the company will fine you $100. Daily equipment rental fee is $10 payable to the company. However, the contract lasts only one day long. I guess that’s why many guys wrote their SIN# down and signed their name (including me) without hesitation. Moreover, I saw there was a father with his son and they both seemed to be quite convinced by the propaganda and signed the contract. Well then, I thought to myself: this is only one day, just give it a try. Even if the job sucks, I won’t lose much for just one day.

Without any interview, all guys were automatically hired. After collected contracts signed, the presenter continued bullshitting. Now that he talked about the work, the pay, the complicated calculation of commission and some jargon cannot be understood anyway. CPS wants us to do core aeration service for home owners. We are going to do door-to-door sales and do the aeration and charge home owners money and you earn 32% commission of the bill you charge. You are supposed to do everything while the company does nothing, except waiting for money to come in.

The “job fair” or “training session” or whatever, lasted more than 3 hours and ended at around 9:30 pm. Only after I signed the damned contract and listened to what the presenter said did I realize that I fell into a trap of scam. If I don’t make it, CPS will file a $100 fine to CRA. I don’t know if it is true, but I cannot run any risk to harm my personal file. This means I have to go on the specific date I agreed to work for CPS.

Work

On that date I agreed in the contract, CPS required me to arrive before 8:15 AM. If you are late, CPS will have a reason to fine you, $100 maybe. Anyway I arrived on time, and saw some towed vans came. We spent about 2 hours listening the same guy continued bullshitting. I saw many young white guys wearing CPS T-shirts. None of them were in that “job fair” I attended. They said they were returning workers and had some experience and were quite motivated to earn “crazy cash”. I doubt, and later in My Thinking and Reasoning section, I’m going to show you my conclusion about these young white guys. One of them were recognized as a famous hard worker who ranked top 1 or 5 whatever. He and some other guys showed us how to do the sales. Not even a minute was spared to train us how to operate the aeration machine. We were given some flags and flyers for distribution. Eight people went into a van, which was very broken. None of us buckle up seatbelts, which were impossible.

The route manager drove for about 40 minutes and dropped each of us off in different neighbourhood. When he dropped me off, he simply went over steps of operating the machine and expected me to learn everything in just one minute. After he setting up the machine for me and letting me run it, he drove away. That’s it, he “let me earn money as soon as possible”.

Now I was supposed to knock doors and sell the aeration service. I tried several along the street, every home owner said that they had already aerated their lawns. They pointed to the lawns, and true: dirts were spreading on grass. I inspected the lawns along the street and all were aerated. I tried my luck on another street. Some home owners said “not this time”, immediately after they saw my T-shirt and the aeration machine. I came across with an old man and he said CPS guys are so annoying that they just come again and again and they won’t leave the neighbourhood in peace.

How am I going to sell aeration service if all the lawns have already been aerated, plus CPS has a so bad reputation?? Since I’m an independent contractor, wouldn’t it be easier for me to carry my own aeration machine and wear my own T-shirt and sell my own aeration service door-to-door? Anyway, CPS does not provide any decent training, no minimum wages, charges machine rental fees and has stinky reputation.

The route manager gave me pre-booked orders so that I wouldn’t leave the day with $-10. I admit I’m just an ordinary guy, not doing gym regularly and I’m just not strong. After I finished aeration I was exhausted. The Ryan aeration machine weights 250 pounds.  That’s almost twice of my weight. Moreover, the aeration machine is totally a joke. It died from time to time as a result of lack of maintenance.

I was supposed to work from 11 AM to 8 PM. I kept pushing the damned machine along streets like an idiot and knocked doors. No place for food, no place for toilet. You are supposed to knock doors and beg home owners to allow you to use their bathrooms. Sometimes you even beg them for food and drink if you run out of them, since you can’t go very far to buy food with that damned heavy machine. I ate my sandwiches in a bus stop shelter like a beggar, and went into thickets to pee like a homeless man. The route manager was sitting in his van and drove around the neighbourhood to keep an eye on you.

After a whole day of walking and door knocking, the route manager drove us back. Other guys seemed so energetic and they asked each other how many lawns or “steps” you’ve done (that’s one of the jargon they use, simply for how many lawns). Some of them got 7, some of them got 2 or 1. They seemed to be so excited and committed to this job. After the commission calculation (32% before tax sales minus $10 machine rental fee), I got $10 for a whole damned long day. Yes, $10 for 12 hours. Some people seemed to be very happy with what they got, while others did not speak at all. But almost all of them renew their contract for another day. I feel sad for them.

My Thinking and Reasoning

Name Changed from Spring Masters to Canadian Property Stars

CPS certainly put huge effort in advertising and protecting reputation. If you search SM or CPS in Youtube, almost all results you get are their propaganda and endless testimonials. If you search in Google, you will find many complaints and negative reviews about this company, and I learn from the reviews that SM’s reputation had been so bad that they had to change their name to CPS in recent years. Since you can’t cheat the same person twice, you’d better change your name and all the brand images related, so that you can cheat people again.

Protecting Reputation

Many complaints are about workers being ripped off by CPS and CPS provide low quality property maintenance service. However, CPS has a group of people who are especially dealing with those on-line complaints by posting rebuttal replies or threads, as if they were happy workers who do more testimonials of how happy and how much they earn. My guess is all the positive CPS videos you can find on internet are done by CPS staff. Those rebuttals and support votes are done by CPS staff. You might see different names on them, but actually they are all done by CPS staff (the tone, format, style, length of paragraphs are very alike). They keep scanning everyday to find if there is any new complaints or negative reviews that might hurt the company’s reputation. If they find any, they start to do the whole testimonials again and again and again. This kind of propaganda is so pervasive that sometimes it can even fool some people to believe in them.

Disguised Shills, actually CPS Staff

Judging from the speakings and behaviour of those “successful” young white guys I met in the morning, I guess they are the shills recruited by CPS to fool others. Yes, they are part of the company’s propaganda strategy. Also, each team is assigned 1 to 3 of this kind of shills who are fake subcontractors while pretend to work very hard and say they earn a lot. In doing so, CPS create an illusion that some of the subcontractors can earn very much, and that the reason why you can’t earn so much is that you are not hard working enough. Then, there will always be poor souls who just believe in this big joke, being ripped off by CPS day after day. The whole thing is just a joke, like a huge bubble, which needs a lot more people and money to maintain so that the bubble won’t break. However, this is only my guess, but I think it makes sense for this kind of company.

Advice

To immigrants and all those who are desperate for money:

DO NOT fall into CPS’s trap, never ever. There are scams all over the world, and Canada is not an exception. DO NOT believe in the advertisements that make easy promise of  earnings. THERE IS NO EASY CASH IN THE WORLD AND YOU DESERVE A BETTER AND DECENT JOB.

To all Canadians:

SM and CPS existed in Canada for more than a decade. Personally I feel shamed for Canada for having such a big scam nation wide for such a long time and no one did anything about it. Please, eliminate this scam by telling more people about the truth; by not using their service; by not attending their info session and training session; by throwing the flyers into garbage bins immediately when you see them. No home owners want to be annoyed and their lawns to be ruined. No workers want to be ripped off for a whole day and get only ridiculously little money. No parents want their kids to be brainwashed and dragged the machine whole day long like idiots. No property maintenance companies want to compete with such an unethical business.

If you read this report, please don’t fall into this trap ever, and please forward it, or copy and paste it, or tell your friends to get them away from this scam. CPS is a shame for Canada.

24歲,很多事情還都不懂

有些時候我很想知道一些事情,以及背後的為什麼,可要么就是礙於面子沒問別人,要么就是答案無處可尋,比方說借貸、金融系統,為什麼會有這種東西,怎麼來的,幾時興起的。比方說公司,為什麼這世界到處都是公司,為什麼人要卑微到只能依靠一間間公司來賺那點雞碎來混口飯食。又比方說保險,汽車,買房租房。在慢慢知道裡面的一些常識或者行規之後,我又想問一句:為什麼人在這各行各業裡就好像老鼠一樣見縫插針。我們誰都不要笑誰,在某種意義上講,我們人人都活得很卑微。

我很納悶,為什麼書本課堂不教這些知識。是的,我知道這些知識在課本里學不到,我很小時就知道了。可是我連這是什麼樣的知識我都不知道怎麼形容描述。教育這麼重要,為什麼就偏偏不教這些知識?我記得小學時還有堂課叫社會,現在想回來簡直就是哄小孩:地球有七大洲五大洋,中國在亞洲,共產黨在中國,好了你了解社會了。

而且,那些在社會裡摸爬滾打了幾十年的老江湖,為什麼都像遵守什麼不成文的規定一樣,好像大家都知道一樣,心照不宣,唔同你講?比較心靈雞湯式的回答是:這些只有自己經歷過體驗過才會懂。我不知道。

社會根本不像書本里教的前提與邏輯必然推導出結論,又或者是鈉離子和氯離子一樣那麼單純。似乎沒有人能編出一部社會教科書,就算編出來也會被人笑幼稚。社會就好像一個巨大毛線球一樣,我想揭開來看個究竟,可是自己的手能摸到的只不過是外面的一根纖維。人類只不過是生物的一種,但為什麼所形成的社會會這麼複雜?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要那麼努力地去背元素週期表,那麼熟練地用物理公式?這世界不是有很多物理學家化學家的,市場上賣的不是勾股定理,不是牛頓三大定律。有時覺得自己挺沒用,和那些很會混情商很高的人比起來我就是個白痴。

還有很多想說的但是因為肚餓,下去整嘢食就中斷了。你看,現實就是現實,而且我的肚經常餓。

《耶穌真貌》

簡介

此書一改人們頭腦中對耶穌慣有的認知定式。人們頭腦中的耶穌,頭頂著光環、始終充滿微笑、有無限的耐心、永遠胸有成竹,而且最主要的,是一個成功者。由於兩千多年的歷史推演,社會變遷,耶穌的本來面目變得越來越模糊,並且也隨著人們價值觀轉變而產生微妙的變化。而楊腓力筆下的耶穌,既不同於傳說中那位穿著法蘭絨,面帶微笑的‘救世主’,也不同於被傳統文化擺在宗教神龕裡的耶穌。這位令人不安的耶穌,他要徹底地改變你的生活,並增強你的信心。

本書作者

楊腓力Philip Yancey,美國ECPA暢銷書排行榜作家。《今日基督教》雜誌特約編輯。目光深邃,語言熟練,洞察力敏銳,常常道出眾人心中不知、不能、不敢言的疑問,使許多讀過他作品的人,眼前一亮,心裡產生強烈共鳴。著有《有話問蒼天》、《無語向上帝》、《恩典多奇異》、《耶穌真貌》等。(照搬書封面介紹…)

本書編排

Part I 何許人物:耶穌是誰?

Part II 為何而來:耶穌的使命

Part III 餘波蕩漾:耶穌留下了什麼?

心得感想

這本書讓我欲罷不能地一口氣看完,並且還想再看多次。我承認還有許多好書,能豐富我們對基督的認知,但《耶穌真貌》比較合乎我個人口味。作者用十分中立的態度以及盡可能詳盡的手法,有點像三維成像或者考古手段,向觀眾呈現耶穌真正的容貌。而且作者也對好幾個一直困擾著人們的問題作了誠實的思考:“耶穌究竟是真是假?”;“登山寶訓,說得容易做得難”;“聖經八福,和實際生活相隔太遙遠了,這到底怎麼理解”;“為什麼公義的上帝不直接干預人類歷史?為什麼人類仍然多災多難?為什麼耶穌面對撒旦時不趁機收拾他?”

聖經八福

書中對八福的理解十分精彩。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必需要看清楚屬於人的價值觀,以及上帝的價值觀,並對比之。看看這今世國度版八福:

逼迫人的人有福了,因為在世上必能出頭;

剛硬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不會在生活中受傷;

抱怨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能如願以償;

逸樂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從不為罪擔心;

奴役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有收穫;

在今世有學問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懂得應對之道;

製造麻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能獲得人們的注意。

你可能覺得這很搞笑,但現實確實如此。從古至今,社會崇尚適者生存。天國八福其實和現世的價值取向完全相反。上帝是通過一副不同的鏡片在看這個世界,在八福裡我們可以窺見少許上帝的價值觀。上帝偏愛窮人,偏愛失敗者、受害者,偏愛弱勢群體。

強壯、美貌、善於競爭和搞人際關係,這些都是人們成功的因素,但也恰恰是阻攔人進入天國的障礙,無助、悲傷、悔改、渴望改變,這些卻是進入上帝國度的門。當然,貧窮的人不必然比富人有更多美德,但他們往往更富有同情心,更為真實。比起那些生活優渥什麼都不缺的人,所有這些不足,反而為弱勢人們增加了更多的優勢——因為他們在需要的時候,有機會轉向上帝尋求。人一般不肯承認自己無助,當承認的時候,天國就近了。

耶穌的一生便是貧窮、哀慟、謙卑、飢渴慕義、憐恤、清心、使人和睦並且受逼迫。耶穌自己便是這八福的寫照。耶穌有洞見,他深知道人類心理,在不達到某些條件下人類是怎麼都不會去尋求神的。人類是這樣一種無可救藥而又失敗的種族。耶穌若不這樣說,還能怎麼說呢?

登山寶訓

我不禁馬上要說:耶穌是神,當然可以這樣講也這樣做,我們凡人怎能做到。那麼再看看登山寶訓,或許耶穌的要求是否太高了?!

我告訴你們,要愛你的仇敵,為那些逼迫你們的人禱告。

我們的祖先不是說過要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嗎?愛你的親屬,恨你的仇敵,對嗎?

但是我說愛自己的兄弟是容易的,愛那些愛你的人也是容易的,就是稅吏貪官也是如此行的!你要我恭賀你會愛你的親屬?不!

要愛你的仇敵,愛那些踢你,在你臉上吐唾沫的人,愛那些會把刀插入你腹中的兵丁,愛那些搶你,折磨你的土匪!

聽我說啊!要愛你的仇敵!如果一個羅馬兵丁打你的左臉,把右臉也轉過去讓他打。

如果一個有權的人命令你走一里路,你就走兩里路。如果有人要你的外衣,把你的襯衫也給他。

聽啊!我告訴你們,要跟隨我不是簡單的事。我跟你們說的事,是創世以來沒人說過的!

其實,可以說幾乎每個人都讀不懂耶穌這段教訓。“這話甚難,誰能聽呢”。但這並不妨礙我們盡可能地接近這教訓。

作者舉了兩個偉大作家作為例子的兩面,他們都來自俄國。托爾斯泰和陀斯妥耶夫斯基。

托爾斯泰在福音書裡看到的道德理想,如火焰般吸引著他,而達不到這些理想的失敗感,最終吞噬了他。托爾斯泰竭力按照登山寶訓進行生活,追求完美,而這讓他的家人難以忍受。他放棄了打獵、吸煙、飲酒、吃肉,制定了一套‘高尚道德情操守則’,然而無法通過自律來遵守這些規則,他妻子索尼婭16次懷孕向世人宣告,他無力自拔。托爾斯泰在他的作品中展示了他那清晰的對世上苦難和人性醜惡的透視,而且他追求真正信仰的努力是真誠的,只是實際結果讓人難堪。托爾斯泰不明白,他的宗教是一種律法,而不是恩典;通過人類自己來改造自身,而非借助上帝的愛。托爾斯泰看透了人類自身的不足,但他沒有往前邁最重要的一步——相信上帝的恩典能勝過這些不足。

而另一位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和托爾斯泰不同。托爾斯泰過的是一種苦行僧般的自我修煉,而陀思妥耶夫斯基則把他的精力放在賭場和飲酒上。陀思妥耶夫斯基曾因為犯叛國罪被判槍斃,後因為沙皇開恩,放他一條生路,下放到監獄裡。在監獄,新約聖經是唯一一本允許讀的書。上帝藉此契機對他說話。監獄給陀思妥耶夫斯基另一個機會,得以和一些殺人犯、下流人住在小牢房裡。陀思妥耶夫斯基本來對人性善有開明看法,後來被這些獄友的邪惡擊打得粉碎。但是,他卻在最卑賤的囚犯身上找到一絲上帝的形象,他開始相信只有透過被愛,人才會去愛。我們愛,是因為上帝先愛我們。

同一位耶穌,他給人絕對的真理,也給人絕對的恩典。世上無論是誰,希特勒也好特蕾莎修女也好,都無法完全做到耶穌的要求。然而耶穌也赦免了犯姦淫罪的女人、十字架上的強盜,以及背叛他的門徒。耶穌說這些並不是要增加我們的壓力,而是要彰顯上帝的特質,告訴我們,上帝的理想是什麼。一方面,我們需要清楚的看到並且承認,自己離上帝的理想多麼的遙遠多麼的不足,另一方面我們更需要相信,上帝已經賜下了恩典,幫助我們勝過這些不足。耶穌應許過:“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

成功抑或失敗?

耶穌說他已勝過了世界,那他便是一位勝利者,成功者?然而耶穌面對控訴而不反駁,面對拘捕而不反抗,甚至被人羞辱被釘死在十字架上,這完全是一個失敗者的姿態。我們為什麼要信這樣一個失敗者?

或許可以從和耶穌同釘十字架的兩個強盜說的話看出一些線索來。有一位嘲笑耶穌無能,救世主居然不能救自己。另一位則看見了耶穌的權能:“求你在得國的時候紀念我。”我們看到的耶穌,究竟是表明上帝無能為力呢,抑或上帝本身就是愛?全能的耶和華又怎麼會是這種下場?

歷史發展給出了答案。門徒們漸漸醒悟到,上帝自己選擇了軟弱的方式,來感化人類。基督教由此興旺。十字架表明這位上帝,甘心為了愛而捨棄權力。權力固然效果好,但無論動機好壞,並不能徹底地征服人心。戰勝邪惡,只能通過愛,而非以暴易暴。愛就像海綿一樣,把邪惡吸收乾淨。只有這樣才能把邪惡徹底地剷除。

我懂得了這位天父的慈悲心腸,他如此愛我們,以致甘心受死,並且死後還不得人們理解。這樣,所謂的成功和失敗,重要么?

我只能說,天父用心良苦,只是我們這些兒女,太過頑梗。。。

不要不信,總要信

至此,我發現我們是一個特別自信特別自大的種族:為什麼我們總是把上帝想像成自己願意的那個樣子?為什麼我們總是把自己的價值取向強加給耶穌,使得他變得如此的不自然?是的,我們真的太過頑梗。我想,以前的我,就算耶穌就在我眼前給我行了個神蹟,恐怕我也會懷疑、不信。

“一個真正的現實主義者,他永遠都可以找到力量和能力否認神蹟。

如果擺在他面前的神蹟是一個不可辯駁的事實,他寧可否認他所看見的,也不願意相信神蹟的事實。

信心並不是由神蹟來的,但神蹟是由信心來的。”

——陀思妥耶夫斯基

這也是人類的思維慣性——人就是這樣,自大自信,目空一切。

陀思妥耶夫斯基這段話講得好,信心並不是由神蹟來的,但神蹟是由信心來的。我疑問過,為何耶穌不走遍全世界,行遍神蹟,又或者用某種超自然的能力改變人心,好使全球人民都信呢?的確很幼稚。人是不會因為看到神蹟就相信的,上帝也不希望通過這種軟件升級的方式來把我們召回。如果是那樣,那耶穌也不是愛人的主,而是魔術大師,高級程序員。

如果上帝不尊重人類的自由意志,那麼他也不必要在伊甸園擺一棵知識智慧樹,也不會讓蛇誘惑夏娃吃禁果。就是因為上帝如此的尊重我們的自由,他才給我們自由的選擇愛不愛他,給我們自由懷疑他,不信他,誹謗他辱罵他,吐唾沫在他身上,甚至親手殺死他。他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真真正正,心甘情願的回到他身邊。

上帝早已愛我們在先,他想我們也邁出我們應邁出的那一步——信。上帝通過耶穌,已經清楚地向人類表明他的態度:為了我們能回心轉意,他被羞辱,流血犧牲。若把和上帝的分割想像成一堵牆的話,人在一邊,上帝在另一邊,那麼這堵牆已經出現了一個缺口,我們可以從中窺見上帝的榮耀,上帝的聖潔和完美,最重要的是,上帝的愛。那麼,為了這堵牆能早日倒塌,作為人類,你我是否也應做些什麼?

人間正道是真情——《金山》

人間正道,既是滄桑,更是真情

歷史之洪流乃是無情,沖刷過後,遺留下來的只是一顆顆小金子,躺在歷史河岸上閃閃發光。

而真情,則是那顆閃耀著獨特光芒的金子。它為人類在歷史上頑強存活下來作了感人見證。

========================================
書前幾頁裡有方家的族譜,可以看到延續至今的後人只有一個,Amy Smith。方家的血脈衰敗著,可以望到它不遠的盡頭。

二十世紀初,其時加拿大一次再次地拔高華人人頭稅,以及到後來排華法案實施,禁止華人親人團聚,致使方得法開頭想把老婆關淑賢(六指)帶過來金山,夫妻共聚的金山夢一次又一次地落空。

這份金山夢,分隔地球兩邊的牽掛,成為了全書故事發展的主幹。

人頭稅節節上升,而方得法則幾乎把自己大好年華全都放在這上面,為的只是能有朝一日賺夠人頭稅,好接六指過來。這成為了他的精神支柱,生活動力,人生目標。

及至賺夠人頭稅之後,六指卻把這機會給了她二仔方錦河。阿發,兩個兒子,都去了金山。這似乎是注定了般,她無法和生命中重要的男人在一起。

時間就這樣無情地逝去。

後來加拿大實施排華法案,禁止華人親人團聚。就算阿發再能挨,面對這一紙文件也無可奈何。金山夢一下子破碎了,那支撐他人生的最重要的信念,一下子說沒就沒了。本書故事發展由此折入讓人絕望的低谷。

華人在世界各處,就像見不得光的老鼠一樣,永遠都低人一等,唯唯諾諾的不敢吱聲。

============================================
人事漸老。當年的熱血,拼搏,那份團聚心切,漸漸地沒了踪影。而沒有了人生方向的方家,從此走向衰敗。

老豆方得法由早年修鐵路倖存下來,試過露宿街頭,像溝渠老鼠一樣撿別人家吃剩的,拾荒為生。受白人欺凌,三度白手起家瓣洗衣鋪,三度家財散盡。後趁一戰期間辦農場賣農產品,又被白人合夥傾軋至破產。在溫哥華結識了同樣也半道淪落的粵劇名旦金山雲,兩人相知相惜,在金山度過餘生。

大仔方錦山於早年因為思想萌動,誤打誤撞行入興辦革命的中華會館,居然第一個剪掉了辮子。剪辮死罪,不能被老豆阿法發現,只能四處流浪。流浪到紅番部落處(印第安人)和一紅番女孩相愛並做大了人家的肚子。。。。之後拿著傳教士的相機在小鎮給紅番影相賺錢度日。後結識了唐人街一妓女(貓眼),因跌跛了腳,此後一直靠貓眼養家。

二仔方錦河,初來乍到金山,是什麼都不識的嬌生慣養二少爺。之後給阿發舊友亨德森先生一家當僕人,一做就是好多年,做到亨德森老婆都死了,女兒也死了。期間還和亨德森老婆有不倫之戀(原因竟然是亨德森是個gay,你老母世界充滿基情)。

三女方錦繡,在唐山讀書,在村里學堂教授小孩進步思想。後因為日寇侵華,被姦污,落得不能生育。

關淑賢,方得法老婆,一生從未踏上過金山土地,一直留守在自勉村,買田置地,打點家務。後來因為土改斗地主,全家上下自盡。

方錦山之獨女方延齡在加拿大出生,自細就接受西人教育。但這給她帶來的只有價值混亂和無助。無法忍受自己卑賤的中國人身世,對未來也毫無展望,方延齡曾離家出走,在外面懷了不知道是誰的西人種。這個半唐番,是方家唯一一個流傳下來的血脈,因為方延齡對中國人這個身份厭惡至極,於是給這個半唐番女仔命名為Amy Smith,並且希望她不知道方家的家族史,沒有過去,只有美好將來。

Amy Smith後來成為了一名社會學教授,陰差陽錯地回到了廣東開平,那個名為“得賢居”的碉樓,在那件因時間而失色的夾襖和掛了襠的玻璃絲襪,翻開了她的家族史。

====================================
方得法之所以曾經家財散盡,是因為他把洗衣鋪賣掉,所得錢款全部捐贈與為革命事業籌資的中華會館(儘管他捐錯了邊,捐給了保皇黨);
二仔方錦河在亨德森太太死了之後獲得一筆巨額遺產,但全數捐與中國,為當時抗日戰爭籌資買飛機;後來自己更是參軍,成為加拿大軍隊一員,到法國支援前線,為國捐軀;
Amy Smith在了解了自己家族史之後,決定要和男友在碉樓裡舉行婚禮,替關淑賢圓那份一個世紀前的金山夢。

是,方家人是沒有具體的人生方向,沒有具體的什麼自我實現之類的概念。

但是隱隱約約,有那麼個東西,像一條線一樣,把方家人的命運穿在一起。

我想那便是真情。

說不清道不明的對故鄉的感情,對血脈親人的感情,對自己所愛的人的感情。儘管這感情被許許多多外部的東西覆蓋了,因此變得說不清道不明。但這東西是能把各人牽連起來,把歷史如同串珠般穿在一起,讓後人在歷史河灘上拾起這金子,細細欣賞,並且銘記在心。

神州怨

作者

这本书讲的是一位加拿大华裔女子Jan Wong黄明珍(以下简称Jan)的彪悍人生。她是第三代华人移民,是最早期(晚清)广东到加拿大做铁路工人的后代。70年代初,正值青春的Jan对越战和资本主义十分反感,而对世界的另一边——中国充满了向往。她觉得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是真的在改变这个世界,是真正走向乌托邦的希望。于是满怀希望,她只身来到中国,去北京大学接收毛泽东思想的洗礼,成为当年仅有两个国际留学生中的一个。

关于Jan Wong: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Ij5wo2L0k8

本书编排

PART I Fool’s Paradise

PART II Trouble in Paradise

PART III Paradise Lost

PART IV Paradise Regained?

————————————————————

1.转捩点


书的前半部分都记载的Jan在北大的经历,还记录了她对父辈的追溯。如果没有这部分的铺垫和交代,我作为大陆读者是恐怕很难读下去:放弃在加拿大优渥自由的生活跑到来文革的中国,这在我是怎么都不能理解的。所以在看前半部分时,我一直被一种奇幻的感觉笼罩着,时常感叹真是一样米养百样人,真是什么人都有。同时也暗暗佩服,党国的宣传真是犀利,居然把几千公里远的加拿大小妹妹骗过来了。

Jan不懂中文,对中国几乎一无所知,她有的只是脑海里对中国的乌托邦式的幻想:没有贫穷没有斗争没有差距,社会主义好。在北大读书期间,她学会了中文,渐渐融入了中国文化——那段十分特殊的文化大革命文化。她还主动要求参加劳动,包括炼钢铁,钻矿,挑猪屎,种田。

这种以个人视角记录的历史是十分精彩的。它既不宏观也不微观,它就是人的视角,以历史洪流中真实存在的人的视角来观察历史。

四年北大经历,Jan记下了许多看起来理所当然但却值得把玩的小细节:她当时和一个瑞士(瑞典?忘了)的青年约会,而这青年有去过苏联大使馆的记录,于是校方强行拆散他们,并指责那青年是修正主义走狗云云。为此事,Jan几乎被迫中断学业并勒令遣返回加拿大。

当时有两位美女同学,一个叫珠一个叫中,会弹琴会跳舞。毛泽东曾经召见她们入宫,理由是心情烦闷,想她们为他舒缓心情。后来这两位同学一直都没有透露,她们究竟在毛的行宫里做了些什么,只是说为他弹琴云云。

班里有同学爱好集邮,他向Jan要些加拿大邮票。后来由于周恩来逝世,这位同学参加了哀悼会,被党支书批评并且翻出了他的集邮册,发现上面有加拿大邮票,便指责他是资本主义走狗。。。

毛泽东逝世竟然没有让Jan掉眼泪,那个像太阳像神一般的存在,那个曾经指引着他们青春热血挥洒的方向,如今说没就没了,她很奇怪,她心里没有感觉。Jan有时会问,究竟这一切都为了什么?当时因为毛泽东思想的光辉,她不远万里地从加拿大跑到中国来,放弃了学业深造放弃了工作前途,四年时间里开开心心地只是为了挑猪屎?那么努力地阅读毛泽东选集和改造自己的资本主义腐朽思想,为了什么?谁他妈的在乎?毛的逝世是她的一个转捩点,她意识到,中国是一个连谈起加拿大邮票都是犯罪的国家。其实,每个人都在等着毛快点死,只是Jan在他真的死了的那时才知道大家的想法。她太天真,天真的年代里被无知和热情蒙蔽双眼,直到那一刻,真相才逐渐浮现出来。Jan的这种感受来得十分深刻,在字里行间我能感受到。

毛泽东死了之后,大家都跳舞,放烟花庆祝。据说邓小平当时还在广东被流放,他老人家还喝了不少茅台酒庆祝。没有人相信革命,其实以前一直也没有。只是,中国人似乎是很有职业道德的演员般,尽管没有一个人心里相信的,但也没有人中途离场不演。哦不,当然也有离场的,都吊颈自杀了。

—————————————————————–

2.发掘真相

毛泽东死之后,四人帮被粉碎之后,好像一夜之间全都变了,好像每个人都自动地打上了意识形态的开关,换成另一种模式在运作一般。Jan虽然在中国已经呆了四年,而现在,她对中国的了解才刚刚开始。

Jan觉得自己被骗了,这个国家有如此多的谎言,她好像生活在一个一层又一层的泡沫一般,现在里面这层破了,但谁又能保证现在是不是又是另一层泡沫?到底什么才是真实的中国?到底中国有没有真相?

紧接着邓小平复出,一夜之间,官方宣布文化大革命是错误的,毛泽东虽然伟大,但也有犯错,而文化大革命是其中最大的错。这些都让Jan觉得精神分裂。中国人到底信什么?

1978年冬天,大批贫困人群涌入北京。他们是上访者,衣衫褴褛,每个人肚子里都装着一段苦大仇深的故事,被狗官强奸的,被谋杀的,被抢的。。来京就是为了青天大老爷能为他们晴冤雪耻。1979年1月,这些人开始聚集在北京西南部的贫民窟里。许多餐馆里都有上访者的小孩在食客桌子底下捡吃剩的。

这就是中国,那个曾经不可一世,自诩为东方巨龙的中国,那个曾经跃进共产主义之后饿死三千万人,又搞文化大革命的国家,在这里有数不清的冤魂,在地狱呻吟着。中国人到如今依然找不到出路,依然一代又一代地沉沦下去。这就是中国。

——————————————————————-

3. 通向民主的血腥之路

Jan于1980年离开中国,1988年,她作为加拿大邮报记者,重回中国。这次,她那曾经被蒙蔽过的双眼如今变成了冰一般的清澈,冷酷。她再也不轻易相信任何宣传和说教,中国的那一套把戏,她全都心中有数。

88年的北京,和她知道的北京已经不是一回事了。街上车水马龙,高架桥立交桥,高楼大厦林立。所有毛泽东头像都不见了,除了天安门上面那个还挂着。商店出现了各种洋货,街上女人都用假睫毛,穿超短裙。非常多的人吸烟。据统计,80年代末,中国是世界上最大香烟消费国,每人平均每年消费75包,相当于每年1.7兆支烟。没人在乎得不得肺癌。政府闷声发大财:由香烟产生的收入,占全国所有税收和利润的1/4。

论到天安门广场,Jan有一段精彩的描写:天安门广场是世界上最大的广场。莫斯科红场和天安门广场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天安门广场可以同时装下28队国家足球联队再加上另外192支球队,而且互相打比赛互不干扰;天安门广场可以举办整个夏季奥运会,所有赛事可以同时举行没有问题;如果可以搬一座山到广场上的话,那举行冬季奥运会也是没问题的。

天安门广场让人感到渺小,卑微,无力。这不是偶然的。自从1949年之后,天安门广场就成为了中国政治的微妙场所。天安门,意即上天及平安之门,是世界上最无平安的广场。没有凳子可供休息,没有地方买到饮料,没有地方可供乘凉。天安门广场也是世界上被监视得最厉害的广场。那些大灯柱都装备了大喇叭,是用来控制群众的。那些喊着给你拍照的人,往往就是便衣,他们让你留下地址姓名,好给你寄相片,但同时也掌握了你的信息。

1989年4月21号,数以千计学生聚集在天安门广场,准备悼念胡耀邦逝世。学生要求政府对话,妥协,要民主。但共产党仍然是那副德行,邓小平在后来泄露的录音里说,“我们不怕一点点的血腥镇压会影响到中国的国际形象。”

Jan亲眼目睹了64屠杀,并极其详细地记录了她所看到的一切。首先,64事件称其为屠杀绝对不过分。武装部队接到命令,对群众进行无区别射杀。学生及平民死亡估计至少三千人。他们全都手无寸铁,唯一的防御是巴士——那些巴士被他们放倒在地上,但几乎没用,因为坦克轻易地压过去。其次,为什么称其为屠杀还有一个原因,是武装部队用的机关枪是AK-47,子弹是穿甲弹——对付平民不用橡胶子弹,不用普通子弹,你妈的用穿甲弹!这是什么样的政府,能用穿甲弹射平民?屠杀并不是一次过杀害的,而是不屈的群众们一次又一次地返回,一次又一次地被射杀——如此反复上十次。除了最后,群众并不是因为被杀太多而散去,而是因为下雨,群众才放弃的。街上的血是如此的多,以至于雨下了很长时间才把血冲刷干净。

看到这里我觉得中国人并不是我所认为的懦弱无能,我看到了我不熟悉的中国人的另一面。他们有血气,顽强,那股硬颈仍然在中国人的骨髓内!

———————————————————————
4.中国的古拉格

古拉格一词,来自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一书。意即国家奴役人民进行强制劳动,和地狱无异。

64屠杀让Jan对中国的最后一丝希望都幻灭了。她常常告诉自己,原谅中国理解中国,中国只是个发展中国家,还需要很长时间解决很多问题,贫穷和人口过多等等都阻碍着中国进步。但是这次,再也没有借口,再也不需要借口欺骗自己。那些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都是活生生的人,流出来的都是仍然温热的鲜血。这次,什么借口在平民的尸体面前都是苍白。

Jan来到了安徽的员村(音译),村里的党支书沈是个恶霸,强奸,贩卖妇女,贪污,侵吞财产,欺压百姓,总之无恶不作。村里的农民连砖瓦房都住不起,住的都是泥巴房。沈党支书是村里贩卖妇女的一把手,专门从别村拐适婚妇女到自己村里然后高价卖出去,而且拐到手的女人都要被他破处,之后才卖出去。沈支书是中国农村里千千万万个小暴君的典型,他是村里的村长,警察长,执行官,法官,陪审,他什么都是。沈支书屯粮屯到腐烂都吃不完,把烂粮喂猪吃,而2/3的村民都被迫离家外出乞讨,还有许多村民被饿死。村民连狗都不如。

90年代中,北京公布数字,全国囚犯人口一百二十六万人,约每千人中有一人是囚犯。而根据大赦国际统计数字,全国囚犯人口有二千万人。如果此数字是真的,那么每千人中就有16到17个囚犯,居世界首位,此数字俄罗斯为每千人5-6人,美国每千人5人。中国超过了苏联老大哥。

就如因纽特人对雪有很多种说法,中国对监狱的词汇也是十分丰富。监狱,看守所,收容所,拘留,隔离审查,收容审查,逮捕,等等。警察可以在没有任何理由和控告的情形下,随意把人投进劳改所,一投就是三年。青海通常是对外国记者关闭的,青海首府西宁里有数不清的监狱工厂和劳改所,监狱数量是国家机密,在地图上也没有标明。这些监狱工厂生产的玩具出口外国,囚犯被强制劳动。监狱工厂是中国制造业中重要的一环,这些劳动力廉价得几乎可以不计成本,而且为中国创造出许多财富。西方国家的囚犯是由人民纳税养活,到了中国则反过来,囚犯不单自食其力,而且还为国家创收。

中国的死刑,确切地说应该是集体屠宰。90年代,拥有世界百分之22人口的中国,执行了世界上百分之63的死刑。每年处决约7000人,而清朝是每年几百人。共产党比清政府更嗜血。警察一般会问几个问题:姓名?工作单位?年龄?犯了什么罪?判决?如果死刑犯的器官状况良好,军医会给他注射抗凝血剂,为了稍后的器官摘取。之后死刑犯会被套上绳索,就像送往肉联厂的牲畜一样。与此同时,刑场周围实施宵禁,封锁道路,囚犯被吉普车押送到刑场。刑场上有许多V型钢板,囚犯就面对钢板跪着。没有套头的袋子,没有面具没有清洁设施,也没有西方那一套仪式(执行者会对被执行者说你不是被人杀的而是被国家处决云云。)没有考虑任何人的感受。囚犯身上挂着牌子,上面写明犯了强奸罪,或者贩毒罪,还写着名字,画一个大叉叉,表明此人将被枪决。通常士兵会miss掉没爆头,于是乎把枪抵着后脑勺来打。枪决后军医来检查是否需要补枪。为了阻止流血,士兵就铲一堆土盖在囚犯脑袋上。尸体被打包装起来送回吉普车。

通常死刑常常伴着“剥夺政治权利”这条,在人民的政治权利普遍被剥夺的中国,现在我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枪决后囚犯的器官可以被国家任意摘取。根据大赦国际统计,中国器官移植来源90%都是来自死刑犯。由于器官很容易变质,有时军医在刑场上当场采摘,甚至在囚犯被枪决之前就先摘除了器官。刑场会联系医院,说今天有人打靶,然后医生就给囚犯注射,摘除器官,缝针,然后拉去打靶。

中国使用枪决,绝不是因为这比毒气室或电椅来得更人道,而只是这便宜。枪决之后,死者的家人会收到一张收条,上面写着:子弹费,50分。

——————————————————————
5.建筑在地狱上的天堂

1992年,Jan与赵紫阳的女儿王吃午饭。37岁的王打扮得珠光宝气,她在广东外语学院学的英语,80年代在夏威夷学习酒店管理。现在王是长城希尔顿的总经理,由司机开着奔驰送去上班。她对收藏古式机器很有兴趣,喜欢收藏以前的手摇式电话,打字机,缝纫机等。

第一代太子党,控制了中国大部分的资源和信息,他们大都拥有大型企业,而且不需要向股东汇报信息。长款轿车,宴会,游轮,国外旅游,这些就是他们的生活。邓氏家族的五个子女,占据了中国这块蛋糕的最上最大的那层奶油。邓琳是中国最富的画家,一幅画随便都能卖几万美元;她老公,毕业于一个破烂矿工学校,是中国有色金属集团老总;邓朴方运营着中国残疾福利基金会;邓楠是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副部长,也是中国创业投资的合伙人,控制着至少四个香港大企业的资金;邓毛毛,是邓小平传记的作者,她老公是搞国际军火买卖的;邓质方,拥有在香港和上海的数千万美元的投资。

——————————————————————-
作为80后,我十分想知道在我出生以前,也即是我父辈他们,所经历的究竟是怎样一段历史。究竟是什么东西,塑造了他们如此这般的思维;究竟是什么东西,让他们有如此这般的价值取向;究竟是什么东西,构成了他们。

所以对于我来说,这是一本不可多得的珍贵的历史书,关于我父辈的历史书。这些不堪的往事,不应该被淡忘。

这就是我的父辈,这就是中国,这就是神州。

面对着这段历史,我唏嘘,无言。

从父神到父亲——一位姊妹的见证

从父神到父亲

我曾经被魔鬼压制相信他的谎言好久,以至于有忧郁症,甚至有自言自语自杀倾向。

那段时间我感受不到神的爱。觉得我信的神是个无能的神,我不知道他是谁,他的祝福在哪里,难道基督徒就应该这样受苦。 旧约里面不是有约伯新约不是说也要背十字架吗。。。。。

我总是觉得自己悔改的不够。拼命的悔改认罪。 看自己的罪是神。。。。

我感到只有我完全悔改或者有圣洁的行为后神才爱我。神才喜悦,

他是一个按我的行为赏罚的神,是个高高在上的警察,法官。是个冰冷和威严的没有一点温暖气息的神。我和他的关系里面充满交换和利用 。

我对神说主呀我信你就信成这样吗。。。。。

人有时候只知道得罪了神却不知道耶稣。

我在理性上知道那个道成肉身的耶稣赎了我的罪。但我没有平安和喜乐。也没有释放。

我感受不到一点父神的爱和接纳。难道教堂那些姊妹的喜乐和如云的见证只是心理作用和谎言吗。。。。 是真的吗,还是洗脑了。。还是无知。。还是装。。

魔鬼每天控告我。当我祷告时候,他说-你这么污秽神不会听。你还有好多隐藏的罪。你配得到救恩吗。你没得救。。。。。。。 我自己都不信神会听我的祷告。。。。

我开始自言自语并开始有秽语症。魔鬼经常对我说-你还不如死了算了。。。。。。。。

我试着宣告赶鬼没有一点效果。在我里面明显的是两个位格,其中一个他就是不想让我好。。。

一天当我读到——爱在我们里面得以完全,我们就可以在审判的日子坦然无惧。因为他如何,我们在这世上也如何。

3:18 耶和华如此说:你们不要记念从前的事,也不要思想古时的事

当我知道神借着魔鬼让我抓住神的应许和恩典以后。耶稣说的那种像江河一样的圣灵浇灌倾倒下来。我被神抓住了。那爱包裹着我。我知道我属于他。那恶者就是想让我去远离这种爱和无条件的接纳和宽恕。那不是来自这个世界的爱和包容。是一种完全的没有惧怕的爱意和赐予。

是一种化解一切的暖意。

原来父的心意就是给我们预备的耶稣。就是他怀里的爱子。

那个模糊的父神,那个冰冷的父神终于在我心里变成一个温暖和蔼的父亲。他不是高高在上的俯视我而是就在我身边。我可以和他面对面的说话,倾诉,甚至淘气撒娇。。。

当我们不知道十字架给我们带来的救恩。我们就感受不到神的爱。就信拆毁的魔鬼的欺骗。我们不和神和好自己就不会和自己和好。 我们憎恨的对象常常是我们自己。这是没有伊甸园的庇护后人类基本的心理。所以父撕心裂肺的呼唤我们–你在哪里。。。在哪里。。。。

这个世界都是谎言,我们也习惯自我欺骗,定自己的罪,实际上我们想取代神,一个基督徒也会骄傲到如神那样定神都不纪念的罪。
神不喜悦我们像他一样知道善恶。只喜欢我们顺服在他的爱里面。所以神为什么说你要—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耶稣为我们成就的恩典我们只要信并支取就够了。

一股暖流和一种巨大的包容感接纳了我。那时一种属天的化解。

。魔鬼想让我们远离十字架的恩典,不让我们得到自由。和释放,求主带领我们回到十字架下的释放,得到真理和恩典让我得到自由。耶稣说能流到永生的江河最后倾倒下来。我们只要相信主的恩典够我们用的。

我们已经和主得胜了。我们不再伏在恶者下面,而是在主的宝血和爱里面。

当我知道神借着魔鬼让我抓住神的应许和恩典以后。我被神抓住了。那爱包裹着我。我知道我属于他。那恶者就是想让我去远离这种爱和无条件的接纳和宽恕。这种我们理性里面不存在的接纳和爱。

感受到那份爱以后,我只想大声的赞美神,就是那首赞美诗–我灵歌唱赞美救主我神,你真伟大,何等伟大。。。。在我心里不住的赞美。。。。以至于不能停止。。。 泪水不住的流淌在我的脸上。。。。不住的不住的。。。。

阴间的权柄(权柄:原文作门),不能胜过他。

小子们哪,你们是属上帝的,并且胜了他们;因为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

主耶和华的灵在我身上;因为耶和华用膏膏我,叫我传好信息给谦卑的人(或作: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医好伤心的人,报告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牢

主带我回到十字架下重温恩典,感受神为你我舍命的爱。

有时候我们感觉我那么污秽不可爱,神会爱我吗?、

我们自己都不接受自己的罪和控告。其实神不只是让我们接受,还要我们坦然无惧的接受,这是多么大的爱呀。

就好像一个乞丐被人施舍,那个施舍的人不但给他丰富还要他坦然的不是猥琐的奴才像那么接受。

所以神说–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

神已经完全的接纳我们都不接纳的我们,而我们还在纠结自己的罪。没有人靠自我得胜。是靠十字架上爱我们的神。我们不但要享受他,还要做儿女来承受产业。

真的一切在主里面都是恩典。都是爱。

我们不要再定义自己取代神的爱。活在自恋和自怜里面。
爱在我们里面得以完全,我们就可以在审判的日子坦然无惧。因为他如何,我们在这世上也如何。

请你相信我们在恩典里。17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关键我们要知道我们属于谁,7 我们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活,也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死。

我们把我们的生命放在神的手里,在他里面毫无黑暗。-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

基督徒的一生不是要追求良善和圣洁,是要认识神,那些美善神都会给你。魔鬼夺走的神都还给我们。我们自然会健康和圣洁,不是我们刻苦己身,是我们披带耶稣。

喜乐和平安不是我们追求才会得到的,他是没有愤怒的父亲借着主耶稣赐给我们的常态和产业。

西2:9 因为上帝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里面,

你们既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了。

父啊我感谢你,你把自己赐给我们去享受那属天的宴席。我愿意做你的孩子并跟定你,因为你是爱和宽恕和一切美善的源头。我愿意借着你的祝福把魔鬼剥夺走的都在你的爱子里得回来

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

Seven Years in Tibet 读后感

在读此书之前,我从未对西藏有过任何较深入的了解。接触到这本书纯属偶然。在放假前夕,我在学校图书馆里的亚洲类目偶然翻到此书。它一次过满足了我三个喜好:探险、未知的领域、共产政权。

本书的文体虽然是回忆录和直叙记事,但读起来却觉得像在看有着很强电影情节的小说。这是忠于事实的西藏探险记录,有时记录得太真实,对我作为大陆读者来说又太陌生,以致我曾好几次翻看亨利自己写的前言,以及上维基百科查阅,以确认这不是他基于一些事实而创作的半纪实半小说。

我猜此书在大陆早已被禁。我读的版本是1957年的英文版。对内容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我的读书笔记:

Ch1-3: http://book.douban.com/annotation/15852747/

Ch3-4: http://book.douban.com/annotation/15853435/

Ch4-6: http://book.douban.com/annotation/15968263/

Ch6-7: http://book.douban.com/annotation/15968263/

Ch7-11: http://book.douban.com/annotation/15969950/

Ch12-17: http://book.douban.com/annotation/16101879/

1探险

书的前半部分记录了亨利从印度一步步走到拉萨的过程。本人在加国,又加上是在冬天圣诞节前后读这书,十分有感觉。嗯,我建议有兴趣的朋友在读徒步探险那部分时选择在寒冷的冬天里读。在炎夏读此书恐怕效果减半。

书中对寒冷、风雪、饥饿以及难以想象的艰辛行军的描述十分有力而真实,是真的经历过那种磨难才能写得出的文字,字字都透出西藏的那股缺氧的寒气。

进藏的路艰苦异常,他们一没有良好的行军装备,二没有合法旅游证件,所以他们花了好几年的时间从印度进入,西北-东南向地横跨整个西藏高原。我用google earth 来定位他们曾经走过的线路,亨利本人也说,他们走了大概600公里的路程(这是后半段的路程,若加上前半段,恐怕也有上千公里)。

而支撑他们排除万难,直奔拉萨的信念,就是那在脑海里的布达拉宫。这灵与肉的磨炼让亨利也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朝圣者。

2未知领域

书里向我展现了和官方描述的不一样的西藏——虽然落后,但并不阻碍人们快乐地生活着。西藏人迷信、医学不发达、生活设施简陋,但他们乐观、每天都有笑料可以笑餐饱、有坚定的信仰。

世界上有哪个地方能像西藏这样,生活和信仰是如此的密不可分?他们的信仰就是生活,他们的生活就是信仰。这里离天最近,这里的人也离幸福最近。

亨利也有过小小的思考:当他在拉萨打开收音机时,发现信号异常地清晰——原来,这里的空气没有污染,没有任何电磁干扰。类似地,西藏人的心灵和这无线信号又何尝不相似?因为海拔高,与世隔绝,这里便少了许多物质欲望,人们的心灵更趋于纯净。人真的需要那么多的物质吗?人最终幸福究竟在哪里?或许我们可以向西藏人学到些什么。

维系西藏社会的是藏式佛教。这在外人看来是好笑的世界观,西藏人却深信不疑。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是由前世的灵魂轮回而成,所以西藏人建房子挖土时,主要时间不是花在建房子上,而是花在把泥土里的虫子挑出来放生上。

既然每样活物的灵魂都会轮回,那佛的灵魂轮回,便是活佛了。活佛达赖喇嘛是西藏人的精神领袖,其地位有点像日本天皇。日本天皇被认为是神在世上的显现,而达赖喇嘛被认为是佛在世上的显现。

亨利和当时尚处年幼的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即现在流亡海外的达赖喇嘛)结下了真挚的友谊,成了他的西方文化的导师。他对西方文化的向往让人惊讶,如果没有中国的侵略,他将会是个了不起的改革家。只不过历史不允许如果。

3共产政权

我为西藏有如此恶邻而感到可悲。

也这才开始理解,为什么达赖喇嘛一直到处跑。为什么GCD不遗余力地妖魔化他,为什么这段黑暗的历史在中国只字不提。

小时候被灌输的“中国人民是热爱和平的人民”,其实好虚伪,好虚妄。中国人一定要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历史,诚实地思考,诚实地承认错误。这是三岁小孩都懂的道理。

那么最后,若有朋友想开始着手了解近半个世纪西藏在GCD的统治下名存实亡的历史,这本书值得一看。

———————————————————————-
关于着手开始了解西藏:

推倒柏林墙的一篇博文可以作为很好的起点: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tdtw/archives/388786.aspx

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
http://tibet.net/

Canada Tibet Committee:
http://www.tibet.ca/en/

14th Dalai Lama:
http://en.wikipedia.org/wiki/14th_Dalai_Lama

西藏(消歧义):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A5%BF%E8%97%8F_(%E6%B6%88%E6%AD%A7%E7%BE%A9)

亨利自传:
http://www.harrerportfolio.com/HarrerBio.html

小时候的洛克人白玩了——玩游戏原来可以玩到这个深度!

最近偶然在Youtube上发现的洛克人视频。作者把洛克人全系列的动画根据时间顺序剪辑,做成了个堪称洛克人史诗的视频集。

作为洛克人死忠fans,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看到作者对洛克人这个系列的游戏的深度解读,我承认这个从小玩到大的游戏,我白玩了。

在最后一代(X8)之前,洛克人系列一直宣扬的主题是“进化”。头号坏蛋西格玛一直认为,只要能让自己进化、变强,无论杀多少人都在所不惜。通过"Evolution"获得统治世界的力量一直是他的理念。

到了最后一代,标题马上就来了个“Paradise Lost”。(弥尔顿的著作,讲述撒旦如何背叛,并且引诱人类堕落。)

其时人类建造了雅各天梯 Jacob’s Ladder (参创世记28章),直通到月球。管理雅各天梯的Lumine,利用野心不死的西格玛,再次制造灾难。这一代的西格玛已经变成魔鬼般的模样(Belial)。

和前N代一样,坏蛋总是重复那一套说辞“旧时代已经过去,所有人已过时;只有我通过进化,获得最厉害的力量,配得上统治这个世界”。

撒旦对人类的诱惑,圣经这样记录:“因为  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  神能知道善恶。”(参创世记3章)

撒旦引诱人类认为,通过“进化”、“增长知识”,“便能如  神一样。” 人类一直在撒旦的诡计之下,只可惜人类一次又一次地中计。从来没想过一款动作game可以被如此解读!

嗯。。点解我就玩不出这个深度??!!!

 

Seven Years in Tibet 6

逐渐地,亨利在拉萨有了稳定的工作,并且升为第五级的官员。他骑的马用的绶带是黄色的,皇家颜色,可以随意进出罗布林卡宫。

有一日,年轻的达赖喇嘛传令,让亨利给他建一个私人电影院。亨利和Peter在当地已是家喻户晓的‘万事通’,而且这是达赖喇嘛的命令。于是乎亨利用铁皮搭起了电影院,播放机由吉普车的发动机提供动力。把车开进宫里了。

在这简陋的电影院里,亨利第一次和达赖喇嘛面对面地,以个人身份接触。

看完电影后,达赖喇嘛让所有旁人退下。他跟亨利说,他一直很想找机会和亨利接触,但除了这个办法之外,他想不出别的办法。这是唯一可以和亨利单独相处的机会。他马上接二连三地问了好多问题:谁是丘吉尔?谁是艾森豪威尔?莫洛托夫?

这位年轻的达赖喇嘛,表现出和他年龄和所处的地位不符的求知欲。他有令人惊讶的对科技产品的知识——电影院的播放机,在看不懂英文说明书的情形下,由他亲自组装;他懂得辨别飞机类型,知道各种汽车和坦克。和他的交流中,这位少年体现出非凡的智慧。他对外界的一切表现出浓厚的好奇心。他知道很多知识,但大都没有很好地连接起来。他要亨利从今以后教他英文,以及一切西方的文化。

少年无穷尽的求知欲,让亨利一次又一次地承认自己够不上。为了解释原子弹,就要先解释元素,但藏文里没有元素的概念,于是乎只好先解释各种金属的概念——这样一来少年又要问更多问题了。

达赖喇嘛坦诚地和亨利交心,他们成了好朋友,这份真挚的友谊持续了半个世纪。

——————————————————————————————-

然而好景不长,似乎最灿烂最耀眼的时光总是会稍纵即逝,取而代之的是阴云密布。国共内战,GCD越来越占上风。这份不安笼罩在每个西藏人头上。拉萨请来最厉害的先知,请其为西藏的未来和神通灵。“一个强大的敌人在我们国家的北部和东部,威胁着我们的宗教。”

而十三世达赖喇嘛在临死前留下了预言:“很快在这片土地上,诡计会从内和外出现。到那时,如果我们不敢保卫自己的土地,我们的信仰(包括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会被消灭殆尽,不留痕迹。我们领主和僧众的财产和权力会被毁灭。我们的政治制度会消失得一干二净。所有人无论贵贱,他们都会失去财产,成为奴隶。所有活物都要受无穷尽的折磨。这一天迟早会来。” 除此之外,十三世达赖喇嘛还预言,自己会早死,西藏会被侵略,而继位者会在西藏被侵略时担任起领袖角色。

1950年8月15日,拉萨发生了大地震,全城人民恐慌。这是毫无预兆的地震,西藏人认为是非常邪恶的征兆。

——————————————————————————————-

寻找第十四世活佛

亨利对年轻的达赖喇嘛怎样被认定为转世活佛十分感兴趣,但达赖说他没办法记得那么早的事。有一日,西藏军队总司令 Dzaza Kuensangtse,作为为数不多的活佛见证人之一,向亨利讲述了以下如同神话般的故事:

1933年,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涅槃?whatever),他死时,坐在布达拉宫的佛座上,头朝南;第二天发现他的头面向东边。他们立即请来先知进行通灵。先知抛下了一条哈达,其形状指向日出的方向。除了这些之外,两年之内都没有明确的启示。

之后摄政大臣去神湖 Choe Khor Gye寻找启示。传说人们可以在神湖里看到自己未来的一些碎片。摄政大臣进行了长篇祈祷之后,往湖里一看,看到有一个三层的佛寺,有个金顶,旁边有些中国农民的房子,墙上刻了些东西。

满怀欢喜地,摄政大臣马上回拉萨,组织人员,准备寻找活佛。1937年,他们根据启示,一路往东走。他们走到Amdo(今青海省),找到很多佛寺,传说藏式佛教的创始人宗喀巴在此出生。他们看了很多小孩,但都不符合。正在沮丧之际,他们来到了一个三层的佛寺,有个金顶,旁边还有些中国农民的房子,房子墙上还刻了些东西。

为了能有真正的接触,搜索团的喇嘛换装做仆人,而仆人换装做喇嘛。他们进了其中一个房子,有个两岁的小孩跑出来,扯着那穿着仆人衣服的喇嘛喊着:“Sera Lama, Sera Lama”。的确,这人是从Sera来的喇嘛。

小男孩拿走了他们一条念珠,挂在自己脖子上。搜索团想立即给这男孩下跪,但因为换装,于是改日再来。

第二日,搜索团来给小孩做抓周实验。他们给小孩四个念珠,其中一个是属于十三世达赖喇嘛的,小孩抓准了;还有木制拐杖。他们抱起小孩,大耳,身体上有两个痣,全都符合佛(Chenrezi)的特征。

当时回族军阀马步芳控制着青海一带,他趁此机会勒索西藏400,000圆,放小孩走。1940年,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登基,他的名号是:Jetsun Jamphel Ngawang Lobsang Yeshe Tenzin Gyatso,意即 Holy Lord, Gentle Glory, Compassionate, Defender of the Faith, Ocean of Wisdom。简称 Tenzin Gyatso,丹增嘉措。犀利。

——————————————————————————————-

亨利离开拉萨,前往印度。在离开的路上,他百感交集,难以忘记在拉萨度过的那段时光,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西藏人的热情好客,他们的单纯,这个国家的和平,与世无争。。。都让他难以割舍。他说:“我难以和我的朋友说再见。我就像一个看客一样,眼睁睁地看着西藏走向无可避免的结局。我为此感到悲伤。”

“我的心很沉重,但我无法继续久留。我担心那位少年的安全。布达拉宫即将被毛泽东的阴云覆盖。五色的幡旗将会被红旗取而代之,在这飘扬的红旗上,那镰刀和锤子宣告着对世界的征服。或许这位活佛能够在这无情的政权下活下来(原文为soulless regime)。我只能希望,这个与世无争的国度能少遭折磨,不会被改革折磨得一蹶不振。在去印度的路上,我一直低头在找玛尼堆和幡旗。原来我在拉萨已经呆了七年了。”

“一路上我又累又饿,等到达了那心目中的圣地,那快乐难以言喻。”

“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很多忧虑已经变成事实。”

“西藏出现了饥荒;在杂志上,我看到照片上面,大大的毛泽东头像挂在布达拉宫上;装甲车碾压着开进拉萨;达赖喇嘛的官员已被驱逐出境;中国扶植了班禅喇嘛;中国人大规模进驻拉萨,并且修了许多路,将这片遗世独立的土地和中国连接起来。”

“但我知道我无法再回去了。。我的生命已经和这个可爱的国家无法割舍。无论我身在何地,我都想念着西藏。我常常能听见,在某个清冷月夜里,那些鹅在拉萨城边叫边拍打着翅膀。。。”

END

欧几里德几何以及《几何原本》

Euclid(約 -330 ~ -260),希臘數學家,《原本》的編著者, 其公理化的呈現方式,深深影響了數學的發展。

亞歷山大大帝在西元前323年死於征途後,帝國分崩,埃及部分落入大將軍 Ptolemy I(天文學家 Ptolemy 與其同名,但無血緣關係)手中。Ptolemy 於西元前306年開始在尼羅河口建立亞歷山大城,設置圖書館及書院,從各方面招請學者,使亞歷山大代替了雅典,成為希臘文化中心。Euclid 就是由 Ptolemy 請到亞歷山大書院主持數學教程的。他為了書院有數學課本,於是把已知的初等數學編成十三卷的《原本》。

Euclid 在《原本》中,便用五種邏輯用法,從五個公理推演出465個定理, 內容含蓋我們熟知的平面幾何,此外還討論了幾何式代數、比例論、數論及立體幾何。後人呈現數學大多師法這種公理化的方法。

Euclid 的《原本》經由幾個後人的評註版本,衍生出許多歐文(及其他語文) 的譯本。由於讀書人大都研習幾何學,《原本》就成為歷來版本最多、行銷最廣、最具影響力的教科書。現在的幾何課本雖然採用這些譯本,但內容大致還是以《原本》的前六卷為規範的。利瑪竇與徐光啟就是把前六卷譯成中文的《幾何原本》

有人把 Euclid 與《原本》看成平面幾何的同意字,其實除了《原本》,Euclid 還寫過大約一打的書本,內容遍及光學、天文、音樂、錐線等領域。與其名氣正好相反,Euclid 的生平卻隱沒不詳,惟一可以確定的事,他在亞歷山大城著書立說,傳道授業,而以「亞歷山大的 Euclid」聞名。

五世紀的《原本》著名評者 Proclus 曾說,有一次 Ptolemy 向 Euclid 說: 「欲得幾何知識,是否有比研讀《原本》更便捷的途徑?」Euclid 答道:「學幾何無王者之路!」

(本文節錄自曹亮吉的《阿草的葫蘆》,遠哲基金會。)

Reference: http://episte.math.ntu.edu.tw/people/p_euclid/index.html

——————————————————————————————-

歐幾里得約於前300年寫成《几何原本》。

它翻譯成阿拉伯文,然後再二手翻譯成拉丁文。最先的印制本出現於1482年。希臘語版本仍然存在於各地,如梵蒂岡教廷圖書館牛津大學博德利圖書館。遺憾的是這些現存手抄本品質參差而不完整。有人認為,第13卷很有可能是後人加上去的。[來源請求]

中国最早的译本是1607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和中国学者徐光启根据德国神父克里斯托弗·克拉维乌斯校订增补的拉丁文本《欧几里得原本》(15卷)合译的,定名为《几何原本》,几何的中文名称就是由此而得来的。他们只翻译了前6卷,后9卷由英国伟烈亚力和中国科学家李善兰1857年译出。

Reference: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7%A0%E4%BD%95%E5%8E%9F%E6%9C%AC

——————————————————————————————-

徐光启在译此作时,对该书有极高的评价,他说,能精此书者,无一事不可精;好学此书者,无一事不可学。现代科学的奠基者爱因斯坦更是认为:如果欧几里得未能激发起你少年时代的科学热情,那你肯定不会是一个天才的科学家。由此可见,《几何原本》对人们理性推演能力的影响,即对人的科学思维的影响是何等巨大。

——————————————————————————————-

欧几里得几何指按照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构造的几何学

欧几里得几何有时就指平面上的几何,即平面几何。本文主要描述平面几何。 三维空间的欧几里得几何通常叫做立体几何。 高维的情形请参看欧几里得空间

数学上,欧几里得几何是平面和三维空间中常见的几何,基于点线面假设。数学家也用这一术语表示具有相似性质的高维几何。

其中公設五又稱之為平行公設(Parallel Axiom),敘述比較複雜,這個公設衍生出「三角形內角和等於一百八十度」的定理。在高斯(F. Gauss, 1777年1855年)的時代,公設五就備受質疑,俄羅斯數學家羅巴切夫斯基(Nikolay Ivanovitch Lobachevski)、匈牙利人波約(Bolyai)闡明第五公設只是公理系統的一種可能選擇,並非必然的幾何真理,也就是「三角形內角和不一定等於一百八十度」,從而發現非歐幾里得的幾何學,即「非歐幾何」(non-Euclidean geometry)。

——————————————————————————————-

欧几里得几何的传统描述是一个公理系统,通过有限的公理来证明所有的“真命题”。

欧几里得平面几何的五条公理(公设)是:

  1. 任意两个可以通过一条直线连接。
  2. 任意线段能无限延伸成一条直线。
  3. 给定任意线段,可以以其一个端点作为圆心,该线段作为半径作一个
  4. 所有直角全等
  5. 若两条直线都与第三条直线相交,并且在同一边的内角之和小于两个直角,则这两条直线在这一边必定相交。

第五条公理称为平行公理平行公设),可以导出下述命题:

通过一个不在直线上的点,有且仅有一条不与该直线相交的直线。

平行公理并不像其他公理那么显然。许多几何学家尝试用其他公理来证明这条公理,但都没有成功。19世纪,通过构造非欧几里得几何,说明平行公理是不能被证明的。(若从上述公理体系中去掉平行公理,则可以得到更一般的几何,即绝对几何。)

从另一方面讲,欧几里得几何的五条公理(公设)并不完备。例如,该几何中的所有定理:任意线段都是三角形的一部分。他用通常的方法进行构造:以线段为半径,分别以线段的两个端点为圆心作圆,将两个圆的交点作为三角形的第三个顶点。然而,他的公理并不保证这两个圆必定相交。 因此,许多公理系统的修订版本被提出,其中有希尔伯特公理系统

歐幾里得證明的要素,由於一個正三角形的存在必須包含每個線段,包含ΑΒΓ等邊三角形的構成,是由Α和Β兩點,畫出圓Δ與圓Ε,並且交叉於第三點Γ上。

欧几里得还提出了五个“一般概念”,也可以作为公理。当然,之后他还使用的其他性质。

  1. 与同一事物相等的事物相等。
  2. 相等的事物加上相等的事物仍然相等。
  3. 相等的事物减去相等的事物仍然相等。
  4. 一个事物与另一事物重合,则它们相等。
  5. 整体大于局部。

Reference: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C%A7%E5%87%A0%E9%87%8C%E5%BE%97%E5%87%A0%E4%BD%95

——————————————————————————————-

2012-1-1 粤语沦陷前夕

最近的‘推普废粤’令到广东人民很不安,包括我在内。其实这东西2010年就已经在闹了,当时很多大学生和撑粤语爱粤人士到处奔跑疾呼,声势之浩大,让当局不敢轻举妄动。而现在圣旨一出,就知道当时只不过是当局在试探民意,摸我们的底。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圣旨:2012年3月起,广东省内媒体一律使用普通话,如要使用方言,须经国务院批准方可。违令者,诛九族也。钦此。

一波又一波的攻势,这次,我们广东人将如何招架?

首先,我想到,广东搞到如今这种落魄地步,我们自己始终有很大责任。放眼望去,香港,澳门,海外移民地,无一不使用粤语,并且,一,将粤语标音标准化、罗马字化,二,光明正大地在日常生活中广泛使用粤语。由粤语衍生出来的招牌、广告语等比比皆是。在这背后可以看到的是以使用粤语为正常,为自信、自豪,的心理。

而反观大陆,以广州为首的广东省,一直以来都对中央各种磨灭粤语的政策唯唯诺诺,不敢吭声。又,长期以来默默接受官方对粤语持续不断的矮化心理灌输——“粤语只不过是一种方言,并且不能登大雅之堂;普通话才是中国的标准语言”。因此,久而久之,我们广东人在社会各领域中自动自觉撤走粤语,譬如教育、媒体传播、商业。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广东省发展了经济,但在自家文化上却没有丝毫进展,反而萎缩,更谈不上传扬。

这和大家的意识有关。我们的确感受到了某种威胁,某种会让自己以及自己子孙后代变得扁平而毫无特色的威胁,但又不清楚怎样面对这种威胁,以及在其中找到一条好出路。现在我想我们仍然处于这种状态之下。

其次,我又想到,我党不正一向以来都是这种货色么?最近看的“Seven Years in Tibet”,正是见证了那个遗世独立的西藏在共产党的铁蹄下怎样的不堪一击。领土被占领之后,紧接着的便是被强行要求接受汉化教育,学规范语言,写规范字,用规范用语。60年过去了,如今的西藏还是原来的西藏吗?连活佛都要申请国务院批准才可转世的西藏,是个怎样的西藏?

再看回来广东省,现在所面临的一切也不足为奇了。党的世界观是单一的,扁平的,也是十分野蛮的。在它的视野内,一切不和它同声同气的,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认清楚党是什么东西,有什么思考倾向,起码可以做到心中有数。

最后再扯远一点。其实有怎样的人民,就有怎样的党。党不是空无一物的大怪兽,它是由一个个人组成的大怪兽,他的每一颗细胞每一个组织都是一个个人。和平时宣传的不同,中国为什么有今日,我们这些饱受苦难的全体中国人恐怕要负全责。在我看来,不可能会无端端地冒出一个党出来,专门和人民作对。党也只不过是一大帮中国人构成的。

小到个人,中到家庭,大到党国,那个思维倾向不外如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必先除之而后快;成王败寇,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个人层面上,我看你不爽,比工作,地位,薪水,优越感等。个人层面的成王败寇。

家庭层面上,我家看你家不爽,我仔比你仔聪明,虚荣感等。群落层面的成王败寇。

党国层面上,我党看你广东佬不爽,我是中央你广东要听话。党国层面的成王败寇。

不外乎是成王败寇,不外乎是要么我骑你头上要么你骑我头上。

还是那句话,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党。不要怪党太残暴,凡事皆有因。

最后一堂粤语课(悲情版)

嗰日朝早返學,我去得好遲,心裡面好驚陳Sir鬧我,況且佢話過要考我地廣州話歇後語,但係我就一個都唔識。

我急急腳跑住去學校。經過銀記腸粉店,見到好多人企咗喺腸粉店旁邊面布告牌前邊——最近伊兩年來,關于我地廣州嘅一切壞消息冚吧啷都係首先從嗰度傳出來的:乜嘢單雙號限行啊,亞運之前人行道啲地磚要換晒做花崗岩啊,恩寧路要被人拆咗重建啊之類嘅。
我放慢咗腳步,心裡面諗:今次又搞邊科啊?淨係聽到有人話:
「頂,一日都係當初我地『被普通話』嗰陣冇出聲,依家佢地果然要食晒我地車馬炮士象卒⋯⋯」
「係呀。我仲聽人講呢,話廣州電視台嗰檔《新聞日日睇》因為個欄目個名稱含有廣州話,要改名為《新聞每天看》添啊。」
我雖然好想聽落去,但係我返學就來遲到了,於是衹好繼續跑去學校。
跑到去課室門口嗰陣時,我驚死陳Sir會批評我。但係陳Sir見到我,祇係好溫和地說:「快尐坐好啦,夢多。我們就來上堂,唔等你㗎啦。」
我返到座位坐低,心裡面仲係十五十六。陳Sir已經坐咗上張凳,好似剛才啱先對我講話咁樣,又柔和又嚴肅咁同我們講:「各位同學,我曾經講過,要將每個星期嘅廣州方言文化課當作最後一課來講。諗唔到,我地都真係有今日——上頭已經落咗通知,以後課堂上面唔可以再教伊類地方意識太強嘅課程啦。教授其他課程嘅新老師下個星期會到。今日是你地最後一堂廣州方言文化課,我希望你們多多用心聽講。」
我咗了伊幾句話,心裡面罯住罯住。嗰班死人碎粵神偷,佢地貼上布告牌嘅,原來就係咁樣一回事!
我嘅最後一堂廣州話課!
我仲喺度走緊神嘅時候,忽然聽到陳Sir叫我個名,要考我嘅廣州話歇後語。佢問:
「第一題:廣州政協『把廣州電視台改為以普通話為基本播音用語的頻道』嘅提案,係『掟石落屎坑』,伊句廣州話歇後語係何解?」(註:「激起公憤 (糞)」)
「第二題:當得知以後都冇得再上廣州方言文化課嗰陣時,老師個心真係『鹹蛋滾湯』啊,伊句又係何解?」 (註:「心都實曬」)
「第三題:唉,廣州話真係『韭菜命』,何解?」(註:「一長就割」)
我一個都唔識,衹好一碌木咁企喺嗰度,個心好罯,頭也抬唔起身。我聽到陳Sir對我講:
「我都唔怪你嘅,夢多。你自己一定夠難受嘅啦。大家日日都咁諗:托咩?橫掂考試又不使考廣州話,學唔學有咩所謂嗟?現在看看我們搞成點?唉,依家版碎粵神偷就有理由話我地啦:「怎幺?你們還自己說是廣州人呢!你們連自己的方言都不會聽,都不會說!」我知,依家好多細路甚至連黃俊英、盧海潮嘅粵語相聲都唔識聽啦!……不過,啊夢多仔,伊個都唔係你一個人嘅過錯,我地大家都有許多應該反省自己嘅地方。」
「你的老豆老母對你地學習廣州方言文化嘅意義認識不夠,簡單咁以為『廣州方言文化課』就齋係等于學講廣州話——阿廣州話喺屋企講咪得囉,使乜專門學嗟?有時間不如用喺普通話考級上面啦!佢地更加冇意識到廣州話係一門好生活化嘅語言,姖要煥發活力,同埋傳承,在於日常講而不在於喺課堂上面學!我仲聽講,你地有啲老師,連聽到學生在校園裡面講廣州話都會貓刮咁嘈嘅!
「希特勒講過:『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要瓦解佢嘅文化;要瓦解佢嘅文化,首先要消滅承載佢嘅語言;要消滅伊種語言,首先要從佢地嘅學校裡面落手。』 我並唔抗拒普通話,相反我十分樂意用普通話同外省朋友交流,伊個都係時代嘅要求,但係我們一定要警惕一元化嘅极權思維,以及借推廣普通話之機而搞搞震嘅『去廣州化』!
「嗰版碎粵神偷依家見到自己非洲和尚咁乞人憎,就雞咁腳出來『辟謠』,話從來冇有話過要『推普廢粵』,但係路人皆知司馬昭之心:佢地此前嘅行徑係喺度試探緊民意嘅底綫!如果唔係幾千人去到江南西『保衛廣州話』,如果不是千千萬萬嘅網友喺網上為廣州話奮起疾呼,政協嘅提案就肯定會百分之百通過。如果我地連聽母語同講母語嘅權利都放棄埋,遲早,佢地連我地幾代廣州人用來氹蘇哈仔覺覺豬嘅兒歌《月光光照地堂》都要改埋做普通話版先至安樂㗎啦!各位同學,愛自己嘅母語係唔需要任何理由嘅,就好似愛我地自己嘅阿媽 一樣,你冇理由話人地個媽媽幾好幾好,就要埋我地叫人地個阿媽做『阿媽』至得㗎。」
「就喺前冇耐,我聽講連明朝名將袁崇煥用來激勵士氣嘅熱血名句『屌那媽,頂硬上!』都被人喺尊雕像下面鏟走咗。不過咁一尐都不出奇,事關佢地因為歷史不符合統治者的意志就篡改、歪曲歷史,已經唔係第一次啦。其實成件事擺住喺度大家有眼睇:歷史就是歷史,英雄就是英雄,梗嘅。冇理由話,他講過『屌那媽』就唔係英雄;或者因為佢係英雄,就否認佢講過『屌那媽』。

「其實我好清楚,佢地擔心嘅,唔係伊句話『教壞細路』,而係『屌那媽,頂硬上!』所體現出來嘅血性同埋硬頸,會嚇到佢地鼻哥窿都冇肉。
「講開又講,廣州話到咗今時今日需要『保護』嘅境地,唔通廣州人自己就不需要反省下咩?本地媒體常常打正招牌話廣州是一個開放包容嘅城市,但事實係唔係真係咁先?我們身邊有幾多人,將外省同胞稱為『撈頭』、『北佬』?有多少人鬼殺咁嘈,大嗌『煲冬瓜收皮!』?伊啲行為畀我睇到嘅不是開放同埋包容,反而係封閉同埋無知嘅自大!唔同係要排斥同敵視其他語言,先至表達到我地對廣州話嘅愛咩? 」
就咁樣,陳Sir從一件事傾到另一件事,但都係圍繞著廣州話同我地嘅聯繫。佢話:世界上每一種語言都有姖自己嘅美,每一種語言都係平等嘅;唔能夠因為一種語言多人使用,或者使用伊種語言嘅人處于統治地位,就唔允許其他相對弱勢嘅語言存在。
「衹有當我地靜到個心落來,聆聽同欣賞其他語言嘅美,同時亦能夠將我們廣州話嘅美展現得好好嘅時候,咁先係真正嘅自信;衹有當我地喺講廣州話嘅場合,發覺有外省朋友 (哪怕衹係少數)喺度,就自覺咁轉用普通話,咁先係真正嘅同理心。
「各位同學,我地嘅廣州話,其實係藴含著好多溫馨美好嘅回憶嘅。譬如廣州人稱呼隔離鄰舍做『街坊』——喺老廣州人舊陣時嘅記憶裡面,街坊關係是一道最體驗到溫馨人情嘅風景綫:邊個屋企煲咗靚湯、煮咗靚餸,一定會分啲畀左鄰右裏試下,是謂『同煲同撈』、『分甘同味』。各位同學,守護廣州話,就係守護住伊份人情味;就算有一日⋯⋯廣州話真係淪陷咗,伊份『同煲同撈』、『分甘衕味』嘅人情都不可以冇咗。」
講到伊度,陳Sir就翻開備課簿講廣州話口頭禪嘅典故同埋背後嘅文化韻味。話時又話,今天嘅課,我竟然全部都聽懂晒。他似乎講得又容易,又有滋有味。我覺得我從來未試過咁認真聽講,他都從來未試過咁耐心講解。可憐嘅陳sir,好似慌死唔能夠喺自己離開之前將自己知道嘅嘢教晒畀我們,冚吧啷塞晒入我們個腦。

跟著,陳Sir用錄音機播已故講古大師張悅楷先生嘅廣州話評書,同埋粵劇名伶任劍輝同白雪仙嘅名作《帝女花》畀我地聽,我們聽都如痴如醉——原來廣州話唔係 「冇文化」嘅象徵,原來廣州話可以被人演繹到咁優雅同有韻味。
課室屋頂上面,幾隻鴿喺度細細聲咁嘰嘰咕咕。我就諗:「班碎粵神偷冇理由迫這幾隻鴿子唱歌都要用普通話掛?」
突然間,落課鐘響。窗外面,碎粵神偷又試喺度大聲甲冇準——佢地已經煲完冬瓜,準備每個班派一件。陳Sir企起身,面無血色。我從來未見過佢咁高大。
「各位同學,」他說,「我⋯⋯我⋯⋯」
但是他把聲沙咗。佢講唔落去。
他擰轉身,面對黑板,執起一支粉筆,使出全身嘅力量,寫低六個大字:
「屌那媽!頂硬上!」
然後佢棟喺嗰度,個頭頂著埲墻,粒聲唔出,衹係向我地做咗一個手勢:
「放學——散b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