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父神到父亲——一位姊妹的见证

从父神到父亲

我曾经被魔鬼压制相信他的谎言好久,以至于有忧郁症,甚至有自言自语自杀倾向。

那段时间我感受不到神的爱。觉得我信的神是个无能的神,我不知道他是谁,他的祝福在哪里,难道基督徒就应该这样受苦。 旧约里面不是有约伯新约不是说也要背十字架吗。。。。。

我总是觉得自己悔改的不够。拼命的悔改认罪。 看自己的罪是神。。。。

我感到只有我完全悔改或者有圣洁的行为后神才爱我。神才喜悦,

他是一个按我的行为赏罚的神,是个高高在上的警察,法官。是个冰冷和威严的没有一点温暖气息的神。我和他的关系里面充满交换和利用 。

我对神说主呀我信你就信成这样吗。。。。。

人有时候只知道得罪了神却不知道耶稣。

我在理性上知道那个道成肉身的耶稣赎了我的罪。但我没有平安和喜乐。也没有释放。

我感受不到一点父神的爱和接纳。难道教堂那些姊妹的喜乐和如云的见证只是心理作用和谎言吗。。。。 是真的吗,还是洗脑了。。还是无知。。还是装。。

魔鬼每天控告我。当我祷告时候,他说-你这么污秽神不会听。你还有好多隐藏的罪。你配得到救恩吗。你没得救。。。。。。。 我自己都不信神会听我的祷告。。。。

我开始自言自语并开始有秽语症。魔鬼经常对我说-你还不如死了算了。。。。。。。。

我试着宣告赶鬼没有一点效果。在我里面明显的是两个位格,其中一个他就是不想让我好。。。

一天当我读到——爱在我们里面得以完全,我们就可以在审判的日子坦然无惧。因为他如何,我们在这世上也如何。

3:18 耶和华如此说:你们不要记念从前的事,也不要思想古时的事

当我知道神借着魔鬼让我抓住神的应许和恩典以后。耶稣说的那种像江河一样的圣灵浇灌倾倒下来。我被神抓住了。那爱包裹着我。我知道我属于他。那恶者就是想让我去远离这种爱和无条件的接纳和宽恕。那不是来自这个世界的爱和包容。是一种完全的没有惧怕的爱意和赐予。

是一种化解一切的暖意。

原来父的心意就是给我们预备的耶稣。就是他怀里的爱子。

那个模糊的父神,那个冰冷的父神终于在我心里变成一个温暖和蔼的父亲。他不是高高在上的俯视我而是就在我身边。我可以和他面对面的说话,倾诉,甚至淘气撒娇。。。

当我们不知道十字架给我们带来的救恩。我们就感受不到神的爱。就信拆毁的魔鬼的欺骗。我们不和神和好自己就不会和自己和好。 我们憎恨的对象常常是我们自己。这是没有伊甸园的庇护后人类基本的心理。所以父撕心裂肺的呼唤我们–你在哪里。。。在哪里。。。。

这个世界都是谎言,我们也习惯自我欺骗,定自己的罪,实际上我们想取代神,一个基督徒也会骄傲到如神那样定神都不纪念的罪。
神不喜悦我们像他一样知道善恶。只喜欢我们顺服在他的爱里面。所以神为什么说你要—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耶稣为我们成就的恩典我们只要信并支取就够了。

一股暖流和一种巨大的包容感接纳了我。那时一种属天的化解。

。魔鬼想让我们远离十字架的恩典,不让我们得到自由。和释放,求主带领我们回到十字架下的释放,得到真理和恩典让我得到自由。耶稣说能流到永生的江河最后倾倒下来。我们只要相信主的恩典够我们用的。

我们已经和主得胜了。我们不再伏在恶者下面,而是在主的宝血和爱里面。

当我知道神借着魔鬼让我抓住神的应许和恩典以后。我被神抓住了。那爱包裹着我。我知道我属于他。那恶者就是想让我去远离这种爱和无条件的接纳和宽恕。这种我们理性里面不存在的接纳和爱。

感受到那份爱以后,我只想大声的赞美神,就是那首赞美诗–我灵歌唱赞美救主我神,你真伟大,何等伟大。。。。在我心里不住的赞美。。。。以至于不能停止。。。 泪水不住的流淌在我的脸上。。。。不住的不住的。。。。

阴间的权柄(权柄:原文作门),不能胜过他。

小子们哪,你们是属上帝的,并且胜了他们;因为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

主耶和华的灵在我身上;因为耶和华用膏膏我,叫我传好信息给谦卑的人(或作: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医好伤心的人,报告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牢

主带我回到十字架下重温恩典,感受神为你我舍命的爱。

有时候我们感觉我那么污秽不可爱,神会爱我吗?、

我们自己都不接受自己的罪和控告。其实神不只是让我们接受,还要我们坦然无惧的接受,这是多么大的爱呀。

就好像一个乞丐被人施舍,那个施舍的人不但给他丰富还要他坦然的不是猥琐的奴才像那么接受。

所以神说–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

神已经完全的接纳我们都不接纳的我们,而我们还在纠结自己的罪。没有人靠自我得胜。是靠十字架上爱我们的神。我们不但要享受他,还要做儿女来承受产业。

真的一切在主里面都是恩典。都是爱。

我们不要再定义自己取代神的爱。活在自恋和自怜里面。
爱在我们里面得以完全,我们就可以在审判的日子坦然无惧。因为他如何,我们在这世上也如何。

请你相信我们在恩典里。17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关键我们要知道我们属于谁,7 我们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活,也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死。

我们把我们的生命放在神的手里,在他里面毫无黑暗。-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

基督徒的一生不是要追求良善和圣洁,是要认识神,那些美善神都会给你。魔鬼夺走的神都还给我们。我们自然会健康和圣洁,不是我们刻苦己身,是我们披带耶稣。

喜乐和平安不是我们追求才会得到的,他是没有愤怒的父亲借着主耶稣赐给我们的常态和产业。

西2:9 因为上帝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里面,

你们既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了。

父啊我感谢你,你把自己赐给我们去享受那属天的宴席。我愿意做你的孩子并跟定你,因为你是爱和宽恕和一切美善的源头。我愿意借着你的祝福把魔鬼剥夺走的都在你的爱子里得回来

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

廣告

Seven Years in Tibet 读后感

在读此书之前,我从未对西藏有过任何较深入的了解。接触到这本书纯属偶然。在放假前夕,我在学校图书馆里的亚洲类目偶然翻到此书。它一次过满足了我三个喜好:探险、未知的领域、共产政权。

本书的文体虽然是回忆录和直叙记事,但读起来却觉得像在看有着很强电影情节的小说。这是忠于事实的西藏探险记录,有时记录得太真实,对我作为大陆读者来说又太陌生,以致我曾好几次翻看亨利自己写的前言,以及上维基百科查阅,以确认这不是他基于一些事实而创作的半纪实半小说。

我猜此书在大陆早已被禁。我读的版本是1957年的英文版。对内容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我的读书笔记:

Ch1-3: http://book.douban.com/annotation/15852747/

Ch3-4: http://book.douban.com/annotation/15853435/

Ch4-6: http://book.douban.com/annotation/15968263/

Ch6-7: http://book.douban.com/annotation/15968263/

Ch7-11: http://book.douban.com/annotation/15969950/

Ch12-17: http://book.douban.com/annotation/16101879/

1探险

书的前半部分记录了亨利从印度一步步走到拉萨的过程。本人在加国,又加上是在冬天圣诞节前后读这书,十分有感觉。嗯,我建议有兴趣的朋友在读徒步探险那部分时选择在寒冷的冬天里读。在炎夏读此书恐怕效果减半。

书中对寒冷、风雪、饥饿以及难以想象的艰辛行军的描述十分有力而真实,是真的经历过那种磨难才能写得出的文字,字字都透出西藏的那股缺氧的寒气。

进藏的路艰苦异常,他们一没有良好的行军装备,二没有合法旅游证件,所以他们花了好几年的时间从印度进入,西北-东南向地横跨整个西藏高原。我用google earth 来定位他们曾经走过的线路,亨利本人也说,他们走了大概600公里的路程(这是后半段的路程,若加上前半段,恐怕也有上千公里)。

而支撑他们排除万难,直奔拉萨的信念,就是那在脑海里的布达拉宫。这灵与肉的磨炼让亨利也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朝圣者。

2未知领域

书里向我展现了和官方描述的不一样的西藏——虽然落后,但并不阻碍人们快乐地生活着。西藏人迷信、医学不发达、生活设施简陋,但他们乐观、每天都有笑料可以笑餐饱、有坚定的信仰。

世界上有哪个地方能像西藏这样,生活和信仰是如此的密不可分?他们的信仰就是生活,他们的生活就是信仰。这里离天最近,这里的人也离幸福最近。

亨利也有过小小的思考:当他在拉萨打开收音机时,发现信号异常地清晰——原来,这里的空气没有污染,没有任何电磁干扰。类似地,西藏人的心灵和这无线信号又何尝不相似?因为海拔高,与世隔绝,这里便少了许多物质欲望,人们的心灵更趋于纯净。人真的需要那么多的物质吗?人最终幸福究竟在哪里?或许我们可以向西藏人学到些什么。

维系西藏社会的是藏式佛教。这在外人看来是好笑的世界观,西藏人却深信不疑。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是由前世的灵魂轮回而成,所以西藏人建房子挖土时,主要时间不是花在建房子上,而是花在把泥土里的虫子挑出来放生上。

既然每样活物的灵魂都会轮回,那佛的灵魂轮回,便是活佛了。活佛达赖喇嘛是西藏人的精神领袖,其地位有点像日本天皇。日本天皇被认为是神在世上的显现,而达赖喇嘛被认为是佛在世上的显现。

亨利和当时尚处年幼的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即现在流亡海外的达赖喇嘛)结下了真挚的友谊,成了他的西方文化的导师。他对西方文化的向往让人惊讶,如果没有中国的侵略,他将会是个了不起的改革家。只不过历史不允许如果。

3共产政权

我为西藏有如此恶邻而感到可悲。

也这才开始理解,为什么达赖喇嘛一直到处跑。为什么GCD不遗余力地妖魔化他,为什么这段黑暗的历史在中国只字不提。

小时候被灌输的“中国人民是热爱和平的人民”,其实好虚伪,好虚妄。中国人一定要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历史,诚实地思考,诚实地承认错误。这是三岁小孩都懂的道理。

那么最后,若有朋友想开始着手了解近半个世纪西藏在GCD的统治下名存实亡的历史,这本书值得一看。

———————————————————————-
关于着手开始了解西藏:

推倒柏林墙的一篇博文可以作为很好的起点: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tdtw/archives/388786.aspx

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
http://tibet.net/

Canada Tibet Committee:
http://www.tibet.ca/en/

14th Dalai Lama:
http://en.wikipedia.org/wiki/14th_Dalai_Lama

西藏(消歧义):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A5%BF%E8%97%8F_(%E6%B6%88%E6%AD%A7%E7%BE%A9)

亨利自传:
http://www.harrerportfolio.com/HarrerBio.html

小时候的洛克人白玩了——玩游戏原来可以玩到这个深度!

最近偶然在Youtube上发现的洛克人视频。作者把洛克人全系列的动画根据时间顺序剪辑,做成了个堪称洛克人史诗的视频集。

作为洛克人死忠fans,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看到作者对洛克人这个系列的游戏的深度解读,我承认这个从小玩到大的游戏,我白玩了。

在最后一代(X8)之前,洛克人系列一直宣扬的主题是“进化”。头号坏蛋西格玛一直认为,只要能让自己进化、变强,无论杀多少人都在所不惜。通过"Evolution"获得统治世界的力量一直是他的理念。

到了最后一代,标题马上就来了个“Paradise Lost”。(弥尔顿的著作,讲述撒旦如何背叛,并且引诱人类堕落。)

其时人类建造了雅各天梯 Jacob’s Ladder (参创世记28章),直通到月球。管理雅各天梯的Lumine,利用野心不死的西格玛,再次制造灾难。这一代的西格玛已经变成魔鬼般的模样(Belial)。

和前N代一样,坏蛋总是重复那一套说辞“旧时代已经过去,所有人已过时;只有我通过进化,获得最厉害的力量,配得上统治这个世界”。

撒旦对人类的诱惑,圣经这样记录:“因为  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  神能知道善恶。”(参创世记3章)

撒旦引诱人类认为,通过“进化”、“增长知识”,“便能如  神一样。” 人类一直在撒旦的诡计之下,只可惜人类一次又一次地中计。从来没想过一款动作game可以被如此解读!

嗯。。点解我就玩不出这个深度??!!!

 

Seven Years in Tibet 6

逐渐地,亨利在拉萨有了稳定的工作,并且升为第五级的官员。他骑的马用的绶带是黄色的,皇家颜色,可以随意进出罗布林卡宫。

有一日,年轻的达赖喇嘛传令,让亨利给他建一个私人电影院。亨利和Peter在当地已是家喻户晓的‘万事通’,而且这是达赖喇嘛的命令。于是乎亨利用铁皮搭起了电影院,播放机由吉普车的发动机提供动力。把车开进宫里了。

在这简陋的电影院里,亨利第一次和达赖喇嘛面对面地,以个人身份接触。

看完电影后,达赖喇嘛让所有旁人退下。他跟亨利说,他一直很想找机会和亨利接触,但除了这个办法之外,他想不出别的办法。这是唯一可以和亨利单独相处的机会。他马上接二连三地问了好多问题:谁是丘吉尔?谁是艾森豪威尔?莫洛托夫?

这位年轻的达赖喇嘛,表现出和他年龄和所处的地位不符的求知欲。他有令人惊讶的对科技产品的知识——电影院的播放机,在看不懂英文说明书的情形下,由他亲自组装;他懂得辨别飞机类型,知道各种汽车和坦克。和他的交流中,这位少年体现出非凡的智慧。他对外界的一切表现出浓厚的好奇心。他知道很多知识,但大都没有很好地连接起来。他要亨利从今以后教他英文,以及一切西方的文化。

少年无穷尽的求知欲,让亨利一次又一次地承认自己够不上。为了解释原子弹,就要先解释元素,但藏文里没有元素的概念,于是乎只好先解释各种金属的概念——这样一来少年又要问更多问题了。

达赖喇嘛坦诚地和亨利交心,他们成了好朋友,这份真挚的友谊持续了半个世纪。

——————————————————————————————-

然而好景不长,似乎最灿烂最耀眼的时光总是会稍纵即逝,取而代之的是阴云密布。国共内战,GCD越来越占上风。这份不安笼罩在每个西藏人头上。拉萨请来最厉害的先知,请其为西藏的未来和神通灵。“一个强大的敌人在我们国家的北部和东部,威胁着我们的宗教。”

而十三世达赖喇嘛在临死前留下了预言:“很快在这片土地上,诡计会从内和外出现。到那时,如果我们不敢保卫自己的土地,我们的信仰(包括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会被消灭殆尽,不留痕迹。我们领主和僧众的财产和权力会被毁灭。我们的政治制度会消失得一干二净。所有人无论贵贱,他们都会失去财产,成为奴隶。所有活物都要受无穷尽的折磨。这一天迟早会来。” 除此之外,十三世达赖喇嘛还预言,自己会早死,西藏会被侵略,而继位者会在西藏被侵略时担任起领袖角色。

1950年8月15日,拉萨发生了大地震,全城人民恐慌。这是毫无预兆的地震,西藏人认为是非常邪恶的征兆。

——————————————————————————————-

寻找第十四世活佛

亨利对年轻的达赖喇嘛怎样被认定为转世活佛十分感兴趣,但达赖说他没办法记得那么早的事。有一日,西藏军队总司令 Dzaza Kuensangtse,作为为数不多的活佛见证人之一,向亨利讲述了以下如同神话般的故事:

1933年,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涅槃?whatever),他死时,坐在布达拉宫的佛座上,头朝南;第二天发现他的头面向东边。他们立即请来先知进行通灵。先知抛下了一条哈达,其形状指向日出的方向。除了这些之外,两年之内都没有明确的启示。

之后摄政大臣去神湖 Choe Khor Gye寻找启示。传说人们可以在神湖里看到自己未来的一些碎片。摄政大臣进行了长篇祈祷之后,往湖里一看,看到有一个三层的佛寺,有个金顶,旁边有些中国农民的房子,墙上刻了些东西。

满怀欢喜地,摄政大臣马上回拉萨,组织人员,准备寻找活佛。1937年,他们根据启示,一路往东走。他们走到Amdo(今青海省),找到很多佛寺,传说藏式佛教的创始人宗喀巴在此出生。他们看了很多小孩,但都不符合。正在沮丧之际,他们来到了一个三层的佛寺,有个金顶,旁边还有些中国农民的房子,房子墙上还刻了些东西。

为了能有真正的接触,搜索团的喇嘛换装做仆人,而仆人换装做喇嘛。他们进了其中一个房子,有个两岁的小孩跑出来,扯着那穿着仆人衣服的喇嘛喊着:“Sera Lama, Sera Lama”。的确,这人是从Sera来的喇嘛。

小男孩拿走了他们一条念珠,挂在自己脖子上。搜索团想立即给这男孩下跪,但因为换装,于是改日再来。

第二日,搜索团来给小孩做抓周实验。他们给小孩四个念珠,其中一个是属于十三世达赖喇嘛的,小孩抓准了;还有木制拐杖。他们抱起小孩,大耳,身体上有两个痣,全都符合佛(Chenrezi)的特征。

当时回族军阀马步芳控制着青海一带,他趁此机会勒索西藏400,000圆,放小孩走。1940年,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登基,他的名号是:Jetsun Jamphel Ngawang Lobsang Yeshe Tenzin Gyatso,意即 Holy Lord, Gentle Glory, Compassionate, Defender of the Faith, Ocean of Wisdom。简称 Tenzin Gyatso,丹增嘉措。犀利。

——————————————————————————————-

亨利离开拉萨,前往印度。在离开的路上,他百感交集,难以忘记在拉萨度过的那段时光,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西藏人的热情好客,他们的单纯,这个国家的和平,与世无争。。。都让他难以割舍。他说:“我难以和我的朋友说再见。我就像一个看客一样,眼睁睁地看着西藏走向无可避免的结局。我为此感到悲伤。”

“我的心很沉重,但我无法继续久留。我担心那位少年的安全。布达拉宫即将被毛泽东的阴云覆盖。五色的幡旗将会被红旗取而代之,在这飘扬的红旗上,那镰刀和锤子宣告着对世界的征服。或许这位活佛能够在这无情的政权下活下来(原文为soulless regime)。我只能希望,这个与世无争的国度能少遭折磨,不会被改革折磨得一蹶不振。在去印度的路上,我一直低头在找玛尼堆和幡旗。原来我在拉萨已经呆了七年了。”

“一路上我又累又饿,等到达了那心目中的圣地,那快乐难以言喻。”

“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很多忧虑已经变成事实。”

“西藏出现了饥荒;在杂志上,我看到照片上面,大大的毛泽东头像挂在布达拉宫上;装甲车碾压着开进拉萨;达赖喇嘛的官员已被驱逐出境;中国扶植了班禅喇嘛;中国人大规模进驻拉萨,并且修了许多路,将这片遗世独立的土地和中国连接起来。”

“但我知道我无法再回去了。。我的生命已经和这个可爱的国家无法割舍。无论我身在何地,我都想念着西藏。我常常能听见,在某个清冷月夜里,那些鹅在拉萨城边叫边拍打着翅膀。。。”

END

欧几里德几何以及《几何原本》

Euclid(約 -330 ~ -260),希臘數學家,《原本》的編著者, 其公理化的呈現方式,深深影響了數學的發展。

亞歷山大大帝在西元前323年死於征途後,帝國分崩,埃及部分落入大將軍 Ptolemy I(天文學家 Ptolemy 與其同名,但無血緣關係)手中。Ptolemy 於西元前306年開始在尼羅河口建立亞歷山大城,設置圖書館及書院,從各方面招請學者,使亞歷山大代替了雅典,成為希臘文化中心。Euclid 就是由 Ptolemy 請到亞歷山大書院主持數學教程的。他為了書院有數學課本,於是把已知的初等數學編成十三卷的《原本》。

Euclid 在《原本》中,便用五種邏輯用法,從五個公理推演出465個定理, 內容含蓋我們熟知的平面幾何,此外還討論了幾何式代數、比例論、數論及立體幾何。後人呈現數學大多師法這種公理化的方法。

Euclid 的《原本》經由幾個後人的評註版本,衍生出許多歐文(及其他語文) 的譯本。由於讀書人大都研習幾何學,《原本》就成為歷來版本最多、行銷最廣、最具影響力的教科書。現在的幾何課本雖然採用這些譯本,但內容大致還是以《原本》的前六卷為規範的。利瑪竇與徐光啟就是把前六卷譯成中文的《幾何原本》

有人把 Euclid 與《原本》看成平面幾何的同意字,其實除了《原本》,Euclid 還寫過大約一打的書本,內容遍及光學、天文、音樂、錐線等領域。與其名氣正好相反,Euclid 的生平卻隱沒不詳,惟一可以確定的事,他在亞歷山大城著書立說,傳道授業,而以「亞歷山大的 Euclid」聞名。

五世紀的《原本》著名評者 Proclus 曾說,有一次 Ptolemy 向 Euclid 說: 「欲得幾何知識,是否有比研讀《原本》更便捷的途徑?」Euclid 答道:「學幾何無王者之路!」

(本文節錄自曹亮吉的《阿草的葫蘆》,遠哲基金會。)

Reference: http://episte.math.ntu.edu.tw/people/p_euclid/index.html

——————————————————————————————-

歐幾里得約於前300年寫成《几何原本》。

它翻譯成阿拉伯文,然後再二手翻譯成拉丁文。最先的印制本出現於1482年。希臘語版本仍然存在於各地,如梵蒂岡教廷圖書館牛津大學博德利圖書館。遺憾的是這些現存手抄本品質參差而不完整。有人認為,第13卷很有可能是後人加上去的。[來源請求]

中国最早的译本是1607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和中国学者徐光启根据德国神父克里斯托弗·克拉维乌斯校订增补的拉丁文本《欧几里得原本》(15卷)合译的,定名为《几何原本》,几何的中文名称就是由此而得来的。他们只翻译了前6卷,后9卷由英国伟烈亚力和中国科学家李善兰1857年译出。

Reference: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7%A0%E4%BD%95%E5%8E%9F%E6%9C%AC

——————————————————————————————-

徐光启在译此作时,对该书有极高的评价,他说,能精此书者,无一事不可精;好学此书者,无一事不可学。现代科学的奠基者爱因斯坦更是认为:如果欧几里得未能激发起你少年时代的科学热情,那你肯定不会是一个天才的科学家。由此可见,《几何原本》对人们理性推演能力的影响,即对人的科学思维的影响是何等巨大。

——————————————————————————————-

欧几里得几何指按照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构造的几何学

欧几里得几何有时就指平面上的几何,即平面几何。本文主要描述平面几何。 三维空间的欧几里得几何通常叫做立体几何。 高维的情形请参看欧几里得空间

数学上,欧几里得几何是平面和三维空间中常见的几何,基于点线面假设。数学家也用这一术语表示具有相似性质的高维几何。

其中公設五又稱之為平行公設(Parallel Axiom),敘述比較複雜,這個公設衍生出「三角形內角和等於一百八十度」的定理。在高斯(F. Gauss, 1777年1855年)的時代,公設五就備受質疑,俄羅斯數學家羅巴切夫斯基(Nikolay Ivanovitch Lobachevski)、匈牙利人波約(Bolyai)闡明第五公設只是公理系統的一種可能選擇,並非必然的幾何真理,也就是「三角形內角和不一定等於一百八十度」,從而發現非歐幾里得的幾何學,即「非歐幾何」(non-Euclidean geometry)。

——————————————————————————————-

欧几里得几何的传统描述是一个公理系统,通过有限的公理来证明所有的“真命题”。

欧几里得平面几何的五条公理(公设)是:

  1. 任意两个可以通过一条直线连接。
  2. 任意线段能无限延伸成一条直线。
  3. 给定任意线段,可以以其一个端点作为圆心,该线段作为半径作一个
  4. 所有直角全等
  5. 若两条直线都与第三条直线相交,并且在同一边的内角之和小于两个直角,则这两条直线在这一边必定相交。

第五条公理称为平行公理平行公设),可以导出下述命题:

通过一个不在直线上的点,有且仅有一条不与该直线相交的直线。

平行公理并不像其他公理那么显然。许多几何学家尝试用其他公理来证明这条公理,但都没有成功。19世纪,通过构造非欧几里得几何,说明平行公理是不能被证明的。(若从上述公理体系中去掉平行公理,则可以得到更一般的几何,即绝对几何。)

从另一方面讲,欧几里得几何的五条公理(公设)并不完备。例如,该几何中的所有定理:任意线段都是三角形的一部分。他用通常的方法进行构造:以线段为半径,分别以线段的两个端点为圆心作圆,将两个圆的交点作为三角形的第三个顶点。然而,他的公理并不保证这两个圆必定相交。 因此,许多公理系统的修订版本被提出,其中有希尔伯特公理系统

歐幾里得證明的要素,由於一個正三角形的存在必須包含每個線段,包含ΑΒΓ等邊三角形的構成,是由Α和Β兩點,畫出圓Δ與圓Ε,並且交叉於第三點Γ上。

欧几里得还提出了五个“一般概念”,也可以作为公理。当然,之后他还使用的其他性质。

  1. 与同一事物相等的事物相等。
  2. 相等的事物加上相等的事物仍然相等。
  3. 相等的事物减去相等的事物仍然相等。
  4. 一个事物与另一事物重合,则它们相等。
  5. 整体大于局部。

Reference: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C%A7%E5%87%A0%E9%87%8C%E5%BE%97%E5%87%A0%E4%BD%95

——————————————————————————————-

2012-1-1 粤语沦陷前夕

最近的‘推普废粤’令到广东人民很不安,包括我在内。其实这东西2010年就已经在闹了,当时很多大学生和撑粤语爱粤人士到处奔跑疾呼,声势之浩大,让当局不敢轻举妄动。而现在圣旨一出,就知道当时只不过是当局在试探民意,摸我们的底。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圣旨:2012年3月起,广东省内媒体一律使用普通话,如要使用方言,须经国务院批准方可。违令者,诛九族也。钦此。

一波又一波的攻势,这次,我们广东人将如何招架?

首先,我想到,广东搞到如今这种落魄地步,我们自己始终有很大责任。放眼望去,香港,澳门,海外移民地,无一不使用粤语,并且,一,将粤语标音标准化、罗马字化,二,光明正大地在日常生活中广泛使用粤语。由粤语衍生出来的招牌、广告语等比比皆是。在这背后可以看到的是以使用粤语为正常,为自信、自豪,的心理。

而反观大陆,以广州为首的广东省,一直以来都对中央各种磨灭粤语的政策唯唯诺诺,不敢吭声。又,长期以来默默接受官方对粤语持续不断的矮化心理灌输——“粤语只不过是一种方言,并且不能登大雅之堂;普通话才是中国的标准语言”。因此,久而久之,我们广东人在社会各领域中自动自觉撤走粤语,譬如教育、媒体传播、商业。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广东省发展了经济,但在自家文化上却没有丝毫进展,反而萎缩,更谈不上传扬。

这和大家的意识有关。我们的确感受到了某种威胁,某种会让自己以及自己子孙后代变得扁平而毫无特色的威胁,但又不清楚怎样面对这种威胁,以及在其中找到一条好出路。现在我想我们仍然处于这种状态之下。

其次,我又想到,我党不正一向以来都是这种货色么?最近看的“Seven Years in Tibet”,正是见证了那个遗世独立的西藏在共产党的铁蹄下怎样的不堪一击。领土被占领之后,紧接着的便是被强行要求接受汉化教育,学规范语言,写规范字,用规范用语。60年过去了,如今的西藏还是原来的西藏吗?连活佛都要申请国务院批准才可转世的西藏,是个怎样的西藏?

再看回来广东省,现在所面临的一切也不足为奇了。党的世界观是单一的,扁平的,也是十分野蛮的。在它的视野内,一切不和它同声同气的,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认清楚党是什么东西,有什么思考倾向,起码可以做到心中有数。

最后再扯远一点。其实有怎样的人民,就有怎样的党。党不是空无一物的大怪兽,它是由一个个人组成的大怪兽,他的每一颗细胞每一个组织都是一个个人。和平时宣传的不同,中国为什么有今日,我们这些饱受苦难的全体中国人恐怕要负全责。在我看来,不可能会无端端地冒出一个党出来,专门和人民作对。党也只不过是一大帮中国人构成的。

小到个人,中到家庭,大到党国,那个思维倾向不外如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必先除之而后快;成王败寇,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个人层面上,我看你不爽,比工作,地位,薪水,优越感等。个人层面的成王败寇。

家庭层面上,我家看你家不爽,我仔比你仔聪明,虚荣感等。群落层面的成王败寇。

党国层面上,我党看你广东佬不爽,我是中央你广东要听话。党国层面的成王败寇。

不外乎是成王败寇,不外乎是要么我骑你头上要么你骑我头上。

还是那句话,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党。不要怪党太残暴,凡事皆有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