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座「蛟龍の巫女」

廣告

加拿大稅制系統

這個學期不單修了課程內的稅務課,還額外加菜,修了個全國熱門的H&R Block個人報稅課程。第一次上課,翻開一尺見方的課本,有點被龐大複雜的稅制系統嚇到。而現在對這個國家的稅務制度逐漸有更深入的認識,越來越覺得這就像是一部日趨完善的既龐大又精密的機器,其覆蓋面的龐大,其精密程度之細,有點難以想像。

加拿大的稅收制度可以追溯至英國,基本架構也和其他英聯邦國家十分類似:國家徵收商品稅(省級+聯邦級),除特殊商品外一律顯示稅前價格;國家預扣個人所得稅(也是兩級),年底個人向稅務局報稅,多退少補(所以叫tax return)。而這其中的多退少補則是其複雜精密之處。加拿大政府對老、弱、病、殘、孕婦、抱嬰者等等有十分慷慨的免稅和福利政策——有孩子和沒孩子的家庭,其稅務負擔是天差地別。甚至乎初來乍到沒有任何收入的留學生也可以拿到兩百多塊的商品稅返利。

感慨的是我竟然對生於斯長於斯的中國的稅制系統一無所知,反而對只來了一年多點的異國他鄉卻了解得很多。就算不上稅務課,加拿大人個個都知道要做tax return,因為通常每年政府都會refund他們一筆可觀的錢。就算不懂裡面複雜的計算機制和法律規定,比如阿伯阿婆,也可以花點小錢讓專業人士幫報稅。人人有份參與到稅收系統中,成為裡面為政府創造收入的一部分,而這其中的過程、機制都有法律條文作支撐,都有計算方式:不僅是定性的,也是定量的。換言之就是,這一切的金錢流動,都是可追溯的。而那些支撐著稅務系統的法律條文,其成型是靠著議會推上討論日程,均衡各方利益之後才推出實行。這麼龐大精密的系統不是某個或某些天才的腦力成果,而是經年累月經過各方博弈才產生。

為什麼有這麼慷慨的返還,是因為有很慷慨的捐稅——年收入兩三萬的要打20%左右的稅,而達到10萬的個人要打大約一半的稅。我想所謂的均貧富就體現在這裡,而在實際生活中體現出來的也的確如此:既然大家的稅後收入都差不到哪裡去,那麼開的車住的樓吃的菜都沒太大區別。當然,也有平時接觸不到的上流社會。共產主義是不可能的,已經有很多國家做過實驗,得出屎一般的結果。但這並不妨礙人們通過政府完善自己的福利。

再回想起在中國,政府收的稅都到哪裡去了?為什麼‘納稅光榮’?我不覺得我納稅了很光榮,我覺得,提供這麼差勁的公共服務的政府,給它納稅是對我辛勤勞動的一種侮辱。畢竟稅收的本質是,人民向政府納稅,購買政府的公共服務。我甚至不知道繳的稅都流去哪裡,其具體計算機制是怎樣。舉個最常見的例子:買一支康師傅礦泉水,兩塊五,是含稅價格。那麼稅率是多少?稅前價格是多少?所以在很多中國人的印像中(包括我),稅這個字就意味著單向流動,是有去無回、潑出去的水,怎麼也想不到是個循環式流動。

又憂國憂民了。。吃地溝油的命,就不應該操中南海的心,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