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兩日遊感想

很可惜,最近GFW又“加大力度”,“狠抓”網絡安全建設,導致連Google所有服務都無法使用。Wordpress的相片上傳功能也遭擾亂。本來想上圖寫下最近去廣州玩的見聞,睇怕都只能純文字了。

這次趁著跳槽的時間空隙,去廣州拜訪了下省博物館、南越王博物館、和市博物館。兩天看下來,並且在空餘時間體驗下省城生活,還是有頗多收穫。

1. 百越

以前常以為,所謂的“百越”成份,對廣東人族群及文化形成,影響甚少。最近讀魏晉南北朝史,粵人是中原漢人和百越雜交的後代,其起始可追溯至南北朝。儘管血統上不一定個個都流有這兩重血液,但其語言粵語,卻保有相當多百越成份。百越和漢族塑造了粵語,粵語在各方面上塑造了現今的廣東人。

粵語既繼承了中原雅言的相當大的一部分,也受百越影響,融入了很多生活和動作用詞。粵語被遺忘的淵源這篇文章詳細地介紹了粵語和其他周邊語言如壯語泰語的關係。

同樣地,廣東人也繼承了中原文化風俗相當一大部分,但也受百越影響,融入了很多自家的風俗。。而這些語言文化風俗,能夠更為完整地在廣東保留下來,主要是因為“山高皇帝遠”──距離北方政治中心遙遠、較少戰亂破壞、中原人士不斷南下逃難、有天險南嶺的阻隔等等。相類似的現實例子,便是韓國、日本、台灣。

所以,不必介懷誰才是“中原正統”。早已沒有了。中國歷史,就是一部“物是人非,物非人是”的歷史。

2. 遠離政治中心=藏富於民?

由於山高皇帝遠,粵地文化及日常生活往往很少涉及政治,很少涉及皇室鬥爭。但我們平時常接觸的,和最容易得到的歷史資料,往往又是史官根據王朝更替而寫的歷史,其歷史觀是以“皇帝”、“王朝”為出發點。所以在通常的歷史書上,廣東在古代史裡是不值一提的,在地圖裡也往往是各南方王朝的附屬地。但其實,會不會是因為此地人民生活雖不算富裕,但也算安穩呢?

遠離政治中心,此地的人們有著於北方人不同的社會生態。在北方逐鹿中原酣戰淋漓的同時,南方一帶人們卻安守本分,從事生產,積聚財富。廣東文化,其很大一部分存在於坊間市井之中,既盞鬼又粗俗,難登“大雅之堂”。而且無人會為平民百姓著書立傳,史書往往為帝王將相而寫。窮得要死都好,人家好歹創立了一個王朝,有自己的國號。所以廣東“缺乏歷史”,是“文化沙漠”。點都好,這可能也算是一種“藏富於民”,而且對照今日的廣東,不也是如此嗎?

3. 簡繁之爭:漢字是作為“中國人”唯一的紐帶

簡繁之爭,一直都有在網絡論壇和報刊媒體處有討論,但基本都被打壓下去,而且還是自己打壓自己。簡體支持者和繁體支持者,各有其理由,而且由於現政府政策關係,簡體字是佔壓倒性優勢的,所以這樣的辯論亦越來越無意思。

所謂的中華民族,只不過是N個民族由於漢文化的優秀而逐漸同化、融合而形成。了解到這一事實之後,不禁會想:是什麼東西,如此強大而能夠在幾千年內一直維繫這分分合合的“中華民族”?

答案就是漢字,這是貫穿中國幾千年來變化很少的東西,也是中國人除了美食之外,唯一拿得出手以自誇的東西。

看看現在,作為所謂的“中國人”,還剩下什麼?中國人剝奪自己獨特美好的東西,剝奪得還不夠嗎?如果連這最後祖宗傳承下來的漢字也要大肆修改的話,哪中國人恐怕就真的只能剩下舌尖上的美味了。

在過去,漢字強大到讓日本韓國等周邊國家遣使來學習。這是好的東西!除了美食,漢字就是中國人剩下的唯一維繫彼此的紐帶了。我們還剩什麼?What else left for us? What else?

“Nintendo Power (sort of)" for Chinese kids back in 80s-90s

As Chinese kids, back in our childhood in 80s-90s, we didn’t have many luxuries like “Nintendo Power" or video game guide books as kids in North Americas do. If any kid got a Famicom, he would be considered of a higher class, and other kids just kind of ‘worshipped’ him and would be so happy if invited to that kid’s home and play some games. Even better, if that kid got some guide books or pirated ones from Hong Kong or even Japan, he would be treated like a ‘boss’ with many ‘faces’ (Chinese slang for being respected, or vanity) among the group…

I didn’t enjoy that much of material satisfaction since parents discouraged me from buying video games and all sorts of merchandise related. BUT, I did have a Famicom, or even several of them, coz my dad was in fond of all kinds of electronic things (radios, CD players, and Famicom of course), and I had chances to play video games and I enjoyed the happy hours spent together with my little friends. We exchanged catridges to play coz they were quite rare back then, even rarer for those with high quality, and even even rarer for those pirated from HK (no legit and authentic ones sold in China).

In this post, I’m gonna share some of my guide books I could afford to buy in 90s… I can still remember how often I opened these books seeking for guidance, cheats, or just for fun. To me, they are ‘Nintendo Power’.Image

Cheap price, with a lot to read

Image

This book is great for those who has some knowledge to Famicom, but wants to dig further in hardware system. It has detailed layout for the whole thing:

Image

with extra page for PCB layout:

Image

 

The major section of the book is for “cheats", up up down down left right left right B A Start, you know. The games included in the book are available in HK and Japan, most of them are Famicom version, or even Famicom exclusive.

IMG_20140407_170002

The book even got ‘maintenance and repair’ section, most of the entries deal with problems caused by different TV standards in China:

Image

 

Another book I bought in mid 90s:

IMG_20140407_165143

 

This book is even better. Besides cheats, you got something solid to read, like background stories, character and stage analysis, stuff like that. Would this be the earliest walk-through in Chinese gaming history :D?

 

IMG_20140407_170145

Some problems for these books are:

1. Can’t match the original title and the translated one. Kids like me were no good in English back then. We just played. We didn’t know what we were playing, coz we didn’t recognize one single word on the screen, so we called games in our own way. But there is one game for sure we can call it out right: Contra

2. Most of the cheats are workable, but somehow, some of them are fake, like the famous “water level in Contra". But, hey, what the heck, it adds fun to reading!

3. No picture. What you got is your imagination! Sometimes the reading feels so dry!

IMG_20140407_165158

 

A pocket size guide book for PC games in early 2000s:

IMG_20140407_170303IMG_20140407_170354 IMG_20140407_170316

 

Because of the use of CDROM, guide books become rarer and rarer. And now, Internet can do the trick. I think no one will spend a whole afternoon reading walk-through  or seeking cheat codes on Internet nowadays, but there were kids reading guide books day and night back in 80s-90s…

廣東,深圳,家鄉3——有國無家

上回批評老廣的劣根性,主要表現為自私自利不團結。那麼出路何在?

國家國家,既須有國,亦須有家。對於北方人來講,這是沒有疑問的:某種程度上,共產黨就代表了大部分北方人的利益,無論從話語、文化、思維等等來講,都是一脈相承,所以‘國家’二字,對他們來講,是真實的。但廣東人自共黨奪權執政之後就一直處於有國無家的狀態。

有國

須知‘中國人’此稱謂最初是由孫中山喊出來的,是為了團結中華各族推翻滿清建立民國。現在共黨為了籠絡人心,混淆視聽,更是將‘中國人’發揮得淋漓盡致。短短‘中國人’三個字導致了多少認知上的歪曲謬誤?什麼是‘中國人’呢?

基於生理上的特徵嗎?

基於文字語言的相似嗎?

基於文化的傳承嗎?

還是基於行政上的強制灌輸,以利於統治方便?

‘中國人’喊了將近一個世紀,很多問題,都被‘中國人’三個字掩蓋了。

無家

就像被殖民一樣,廣東人從來就沒有對自己土地的話事權。官員是朝廷委派;學校老師清一色北方人;不准講方言鳥語;肆意改造廣東城市,變成清一色的北方城市;外地人大量入侵,邊緣化本地人;一直致力於妖魔化廣東人:身材矮小皮膚黝黑,是劣等人種。連自己土地都做不了主,受的教育都是和自己根本沒有聯繫的另一套東西,又一直忍受著被歧視,這不是殖民是什麼?這片土地,都不是我們的家園了。

這樣看來,清朝或許還好些。

因為遊戲規則根本不是我們自己定的,所有一切制度一切程序,都和我們無關。我們對這一切根本沒有認可,這根本不是我們要的政府。這是代表北人的政府。這就是問題的關鍵。

出路

但把所有問題歸咎給政府就完了嗎?大部分人的思路到此為止,認為我們作為個人根本做不了什麼。

但我認為,有什麼樣的人,就有什麼樣的政府。有窮凶極惡的政府,必然說明就有如此窮凶極惡的人們。政府也只不過是人一手捧出來的怪物,終極原因是人自己,人人都應該承擔一定的責任。共黨政府,只不過是被北人捧出的怪物,所以不可以寄望於政府能還政於民。

雖然出路對於很多人來說就是背井離鄉,到國外開枝散葉(對於我也是),但畢竟根繫故土,絕無理由根腐朽而花照開。我能想到的出路,只有一條(或者類似):廣東獨立。

絕大部分人都覺得這不可能,我也覺得不大可能,因為各方面的條件都十分不成熟。廣東的希望很渺茫,被同化被滅絕是遲早的事。只是如果單純論出路究竟有無的話,仍然是有的。鑑於共黨及北人的窮凶極惡,絕無道理可講之現實,再借鑒民國歷史、越南等南洋小國建國經驗,廣東能自救的唯一出路就是獨立成國。而可行的契機就只能是天朝動亂之時,各地各省宣布獨立。而這最終有賴大家的認知,對家、國的認知改變。

 

粵獨資料:

http://namyuekok.freeforums.org/

http://www.thecim.org/

 

 

廣東,深圳,家鄉 2

上回講到,深圳逐步淪落成為和中國其它城市別無二致的‘標準化中國城市’。昔日由香港帶來的各種繁榮景象逐漸消失,廣東人聚居地逐漸被沖散。更有甚者,只能被逼到別處謀生,離鄉別井。

廣東人常常被人嘲笑為‘南蠻’,是五十步笑百步。歷史上有幾次主要的漢人南遷:秦漢時期、魏晉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國、宋。秦漢時期的中原華夏族人南遷到南方地區,同當地百越族人通婚混血,衍生出來的民族,稱為漢族。之後的幾次游牧民族入侵中原,導致一波又一波漢人繼續南遷。衍生出來的,有一部分就是廣東人。

五十步笑百步是因為,那些蔑稱別人南蠻的人,本身也是漢人和各種游牧民族雜種而成,羌、狄、戎、女真、契丹、滿族。。。成分更為複雜。若廣東人是南蠻講鳥語,那北方人就是胡人講鬼話。

我猜,自古以來這種被強悍勢力驅逐的恐懼感,以及謀求財富的慾望,深深地印在了廣東人的心裡,成為了一代又一代遺傳下去的東西。近、當代歷史都可以印證:晚清時期首先出走到國外謀生的就是廣東人;民國之後很多廣東人落南洋、闖番鬼佬地,建立了很多中國殖民地China Town;五六十年代,共產黨喜歡折騰人民,有很多人偷渡到香港,其中不乏廣東人;97大限將至,很多香港人移民到國外,逃避共產黨的魔爪;時至今日,仍然有不少廣東人謀求著自己的生路。。但抽象起來看,無一不是北方驅逐著南方。北方就像幽靈一樣,陰魂不散地盤旋在中國版圖上幾千年。

 

廣東佬三大致命缺點(或稱劣根性也可):

外出發達致富,也取得了很多成績。廣東人很勤勞,但淨系得個‘做’字。這是致命缺點之一。可能是教育程度使然,又可能是世代相傳教訓使然,廣東人太過務實太過低調,很少會將實幹上升為抽象理論。勤勞得像牛馬一樣,也很會見縫插針,但真正該有聰明才智的地方卻蠢得像豬一樣。有實踐冇理論,何來能力發展文化保育文化?此為其一。

淨系得個‘做’字之餘,還以家庭為單位彼此隔絕甚少往來。廣東人喜歡收收埋埋,有賺錢窿路有筍嘢甚少會和同鄉分享。自私自利,互不往來,這是致命缺點之二。有句廣東俗語:肥水不留外人田,回想一下確實如此。在深圳其實親戚不少,但除了過年,其餘時間絕無來往。有來往的就是父母輩的有直接親緣關係的兄弟姐妹之類。互不相通,直接結果就是信息閉塞,很多既能助人又能利己的機會損失了很多。

與此同時就是第三件致命缺點,不團結。在國內或國外,都能見到有‘四川同鄉會’、‘山東同鄉會’諸如此類等等。。唯獨不見的是‘廣東同鄉會’。很能說明問題。各家各戶自己發財,同鄉會何用之有?早期的唐人街還算是聚集地,而一旦各有揾錢窿路,還不四散而飛?誰還會有心接濟新到埗老鄉?

廣東人被人蔑視,廣東省被蔑稱為文化沙漠,不能怪別人這麼說。自家有那麼多好東西卻不懂得發揚光大,自己都不重視,只能是自己的錯。不團結的又一例子:去年廣州的撐粵行動,聲勢浩大雖不錯,但總叫我這非廣州人覺得不是滋味——打出來的標語是“撐廣州話”。。。你廣州人讓全廣東人怎樣來聲援你?

 

不團結、冇理論、得個‘做’。只識得埋頭苦幹,卻不曾舉頭望望個天已經變成怎樣。當廣東人發現自己家園已經危危可岌時,當發現自己的下一代不說廣東話說普通話時,想保護想呼喊,已經遲了。就是因為自己的不重視才會落得這種地步。

 

TBC

 

廣東,深圳,家鄉 1

最近這段時間,對“北方人”有很大意見,很想發牢騷,很不爽。

我想可能是由於長時間沒有回家,一直在加拿大,平時接觸到的同鄉也少。思鄉症狀吧。

廣東人平時講的“北方人”,就是外地人,是指除來自兩廣福建以外的所有省份的人。從細到大都是這麼講的。如有讀者對此感到不適,請就此打住,莫繼續讀下去。北方人也常叫廣東人做南蠻、講鳥語、化外之地。既然如此,我想廣東人稱呼這些人做“北方人”算是很給面子了。

不過,我對北方人反感是有充分原因的,並不是莫名其妙的自我優越感。故事有少少長,我想梳理下我的家鄉史。

 

我在深圳出世。當別人問起我是哪裡人時,我只能回答:深圳。但現實是,有很多人並不是在深圳出世、不是在深圳長大,只不過是來揾食,來上戶口的,也稱自己是深圳人。所以,回答我是深圳人時,就差不多等於說,自己是一個沒有根的人,沒有家鄉的人。基本上沒有人把深圳當作自己家鄉。

但沒辦法,我確實在深圳出世,在深圳長大。我的童年雖然有點窮酸,但很快樂。每天早上可以吃腸粉,只需出門走幾下就有好幾間腸粉鋪;奢侈點的話也可以去附近酒樓飲茶;家附近有菜市場,每日都可以吃到新鮮菜,而且有很多廣東風味的雜貨舖和副食鋪;可以毫無顧忌地開口用廣東話和朋友同學交流;回到家有TVB看,買港貨也十分方便,公仔麵、嘉頓餅、鷹嘜煉奶。。。這些都成為了我童年的回憶。在我的印象裡,深圳是一個廣東城市,同時也歡迎外地人,很包容的城市。

八九十年代的深圳,人比較少,城市規劃比較合理,建築風格都比較有廣東風味。當時深圳大概有600到800萬人口,香港也是。時常看TVB講香港地方細,人口多,好擁擠的樣子。於是乎也以為深圳也是這樣。當時居然還覺得人多。現在,深圳已經有2000多萬人口。。。

深圳在2000年後逐漸發生改變。人口莫名其妙地增多,比往年都更多的外地人瘋狂地湧入;環境和市容開始惡化;道路開始擠塞;昔日的小舖、商販慢慢地銷聲匿跡;茶樓、餐廳變少;越來越少聽到熟悉的鄉音,取而代之的是走到哪裡都要講普通話。

慢慢開始,這個我昔日的家鄉變得很陌生。逐漸地我變成了深圳的異鄉客,就和那些新來的外地人一樣,我覺得沒有區別了。昔日的好友,街坊,各散東西,基本失去聯絡;親戚朋友也是走的走,生疏的生疏。

深圳變成了屬於他們的城市,屬於從小到大印象裡的“北方人”的城市,充斥著外地人的城市,一個難以稱之為“家”的城市。

大部分的外地人,來深圳只是為了“揾食”。深圳有很多外地人聚居地,每逢過年,這些區域就變成死城——全都回各自家鄉過春節。街上垃圾隨風起舞,所有店鋪、住戶,關門的關門,空置的空置。這是深圳的過年。除了我們,沒有人把這裡當作是自己的家。來這裡賺到錢了,糟蹋完了,就走了。

及至到大學畢業,回到深圳工作時,居然被一個師姐嘲諷:“你不是深圳人嗎?幹嘛還來打工呢?家裡收租就可以了啊。”當時我蠢,不懂得如何應答。現在想回來,我想我應該知道講什麼說話來回應了。

試問有哪一個城市,本地人會反過來,受到外地人的歧視?有哪一個城市,本地人說本地話,外地人居然要求不要說鳥語?恐怕全世界都難找到吧。

不過據我所知,還是有的,而且集中在廣東省:深圳,廣州,現在輪到香港了。

TBC

談談那些人民教師,所謂的‘園丁’們

正在方才,時值六點幾,被一個夢直接氣醒。本是喜慶的加拿大國慶日,理應訓個懶覺舒舒服服下晝去BBQ才對。

夢見這種題材不是一二次,之不過唯獨這次的夢居然有所變化——我不再是挨罵挨打的一方。我夢見的是我初中的‘敬愛’的一位人民教師。

陳老師她是個數學老師,當時應該三十出頭,喜歡濃妝豔抹,厚鏡框厚嘴唇,是個很醜的女人。從一開學開始,我就不知怎樣地惹她討厭。按理說我數學成績就算不好,也不算差。我不知道為什麼她經常在課堂上直接罵我蠢笨,豬一樣,或者點我名上台讓我做題(而我又經常緊張,一緊張又不會做,她很清楚如何讓我出醜),又或者直接下來把我的課本撕了,還有把什麼《一課一練》撕了扔出窗外、砸我腦袋。

除了我抄抄作業,經常做錯題,我到現在都還是想不明白,為什麼這位陳老師對我如此深仇大恨,似乎她把將要來臨的更年期全都發洩在我身上。我更想不明的是,那時我正值青春期,理應反叛、骨子裡流有熱血、隨時掄起把椅子砸老師腦袋才對。可是沒有。我一直像懦夫一樣忍氣吞聲,甚至沒告訴家長,任由老師們恣意地向我發洩她們的更年期。後者這一點才是我到現在都想不明的:為什麼受到不公正待遇不及時反抗。

之所以說到老師們是因為不止數學一科老師看我不順眼。初二開學的第一日,那時我家已搬到深圳關外,來回上學除了6點起身還要擠巴士,所以第一日我遲到了。教英文的張老師是我們班主任(還是所謂的英文重點班,現在想想真是還好意思叫自己重點班,屎一樣),看我遲到就當著全班人的面好好地罵了我一頓。並且還專門告狀到我媽那裡。我那時只知道自己是犯錯了,該罵,一點都不知道為自己辯解下。太老實。

其實就是遲到而已,而且是第一次,根本用不著這樣大發雷霆。我還記得這位張老師還有很多些奇葩言論。這位矮胖的人民教師,濃密的鼻毛高聳著,說:“不到一米七的男人全是三級殘廢。”、“男人就應該有倒金字塔的身材,這才是好身材。”、“我老公很愛我的,你看他開車來接我了。”

當時什麼都不懂,現在想起來,哦。。。原來是個愛現的更年期醜女人。

怎能少了語文老師。語文老師也很憎我。她嫌我說話小聲,於是乎罰我到操場那裡練嗓音,還派了個無辜同學站到操場另一邊聽。她在班上直斥我長得很醜,膚色黑,身體又胖耳垂又大,很滑稽(當時我還未開始變瘦,還是保持小時候胖胖的樣子。)。
======================================================================
所以經常做夢被老師罵也不足為奇。之不過這次的夢不一樣。

夢裡我買了很多yoyo球和別的什麼玩意,連包裝殼都保留了。陳老師來沒收,開始打罵。雖然我不反抗,但我心裡平安。我知道什麼是對錯,什麼是是非。有同學看不下去了,就去阻攔老師,也有幾個過來問我你出句聲吧之類的。我還是擺擺手說算了吧。

陳老師更是一怒不可收拾,拿著那些破爛的yoyo球和包裝殼諷刺我;“你留著這些幹嗎喲?拿來吃嗎?”我直接轉身吼她

“草泥馬逼的人民教師!老師是這樣教學生的麼!我黃某究竟做了什麼事情的罪了你?還是因為你更年期要來了找我來發洩!這些yoyo球是買來孝敬你的!吃吃吃!”

於是我掰開她口把yoyo球塞進去,給了她一頓豪打。

很顯然,是成熟的我保護了那個被欺負的我。希望再也不要發這樣的噩夢。如果回深圳讓我碰見這三位可愛的園丁之中任何一位,我拳頭不會客氣。

2010-11-09

我在这个小公司已有三四个月了。我很想好好地整理下这几个月来的生活。 刚来时是7月,在工厂度过的7月。

在2月份时我已和家人来这公司楼附近视察过了。灰头土脸的矮矮的工业式办公楼,电梯只有两个年久失修的货梯。好在现在都练就了爬楼梯的本领,美其名曰健康。办公室里不旧也不新,内置厕所,一人一个一平米多的格子。大家平时都是乌龟,伸个懒腰时就把黑色的*头(原谅我。。)伸出格子来。。。啊这就是我以后几个月的办公室生活,*头生活(再次原谅我。。。)

这样说着,话要回到7月。爸问我,他一直想不明白的事:你究竟后不后悔。好好的国家警察不做,来做个办公室小职员;去工厂惹得一身臭虫回来;档案接收手续要折腾好几个月。。。如果不是当时一时冲动,会有今日这么落魄?

我说我从来未后悔过。可能这里面有些不值得,但后悔,这两个字,我想都没有想过。怎么可能后悔呢。当初选择国家警察的话或许就会后悔一世——自由都交出来了,过得再好还有什么意义。

做这样的决定,在很多人眼中看来是不可思议的。这可是体制啊!多少人千军万马杀进重围都难得挤进去,如今你被选上,居然说不要就不要?用清远乡亲的话来说:炒涛哥鱿鱼?我无所谓各位怎么说怎么想。直到现在,我的信念仍然十分坚定,从未动摇过:自由啊,我要的是自由。剥夺我自由,纵有金银珠宝也枉然。众人笑我痴狂,我笑众人皆愚笨。

我目标是去加拿大读书,然后移民。如果不出国,那我为何不好好做这警察?两相权衡,选择最佳选项,然后就应及早果断抽身,免得留下祸根。什么没有深思熟虑,什么鲁莽。我看很多人都只是不懂得什么是果断罢了。

现在在深圳做个小职员只不过是暂时的make-shift。包括被臭虫咬、天天被辐射照射8小时+、在公司里受各种气等等。。我都未后悔过。为了那个目标,那个信念,这些都无所谓。我照拿每个月的工资,我可能不会干的很出色,平时也偷懒。公司,办公室,这几个月来的‘白领’生活,的确为我的人生增添不少可贵的经验。如果用体验生活的心态来对待的话,的确是很棒的。和新来的同事一同租住在臭名昭著的上沙农民房里(其实不是农民房,是带电梯的花园,哈哈),各种家具电器都靠我们的工资逐渐置办起来,还挺有成就感。每天早晨上班,走出门口加入那股轰轰烈烈的人流里,与浩浩荡荡的上班大军一同征战,我也是‘白领’阶层。在办公室里的小格子稳如泰山坐如钟,收发下邮件啊,去老板办公室看他生气的样子啊,上上厕所喝喝水啊,中午吃个饭啊,下午逛逛网页啊,拖拖客户啊,打发打发时间啊,晚上再在公司吃难啃的饭啊,一天所谓7.5小时就这样混过去了。下班之后的生活,才是生活!之前的7.5小时都是浮云。下班走出公司楼的瞬间,像浑身放松了一半,解脱的感觉。抬头望望天,是黑的。深呼吸一下,是新鲜的。每天被困所谓7.5小时后晚上获得解放,感觉就像憋了几小时的屎之后一泻千里的爽快(再次再次原谅我。。。。)

8月份干到今天,我别的没学会,学会了厚脸皮,学会了拖时间,学会了不要那么较真。可这些都是坏东西。在公司里我的上下端部门效率都很低——整个公司效率都很低。并不是因为个人能力问题,更多的是这个公司的流程很不规范,制度很缺失。并且反过来,公司各部门还用所谓的制度、规定来压制其他部门,拖延时间,互相推诿。简而言之,就是在没有一个好制度的同时,用现存的所谓“制度”来掣肘同事。搞得上上下下气氛都很不好。效率奇低。那么光我一个效率高又有什么用呢?

而且这个公司流动率极大。我刚进来的两三个月里已有十几个人离职了。与此同时又有源源不绝的人加入,填补空缺。这公司还挺神奇。其中有个职位,大概是安排出货、接订单的文员,已连续换了4次,在三个月里。这个职位还挺重要的,事关出货问题,事关给客户回复交期问题。试问这样的公司能做好吗,能做长久吗。 这不,今天中午正在吃饭时又被客户打电话来催,投诉,说这公司很混乱,他们都快气炸了,折腾了那么久还不能出货。come on…我说,我也深有同感,我也觉得这公司很屎(公司,原谅我。。。),可有什么办法呢,出不了就是出不了,不是我大吼一声就能解决的。老板不在啥事都办不成。这就是现状。

2010-07 工厂

经过了一番转折,我来到了工业园。在这里我亲身体验了所谓“产线工人”、“一线工人”的“血汗”生活。汽车将我载离市区,沿着高速公路往边陲地区不停前进,目际所及的风景慢慢地变化,房屋高度逐渐降低,野草树木逐渐增多。景色最终陌生的让我怀疑这里还是不是属于这个城市。

工业园就是很多个工厂聚集在一起形成的便于管理的有名的工业园。这里很荒凉,很单调,尽管有人,有树,有建筑。下车后我走进了我的宿舍,我将在这里度过二十几个晚上。宿舍楼是供工人住宿的,但仍要向他们收取一定的住宿费用。我的话算是特例,享受特殊待遇,免费入住。我的宿舍房间十分简陋,简陋对我来说无所谓。但简陋的同时是龌龊,一股龌龊的气味充斥着这个房间。床是上下铺,铁架木板,木板有多处穿洞,上面积满了虫子拉的点点滴滴的屎,当然还有一层厚尘。宿舍有独立卫生间,让人欣慰。卫生间的门破烂不堪,门底下长满了厕所特有的霉,关不上的;厕所灯开关也和床板一样穿洞破烂,没办法开灯,晚上洗澡只能摸黑,或者打开门让灯光月光射进来。就这样吧,我心想。把行李放下来后便抹床板,放置必需品。

听同寝室的说,这里晚上有臭虫,把他们咬得很凄惨。说着便把手袖拉起来向我展示手上长的包,确实壮观,像一个个火山长在皮肤上。他们给我打了剂预防针:我今晚就会面临和他们相同的遭遇。

宿舍天花板上有两个风扇,上面都沾满了灰,还吊着几条毛。晚上就靠这两个风扇了,不然这样的天气里绝对不可能睡着,除非变天。就算风扇把灰尘和毛吹给我我也不介意了,有风就行。

晚饭时候我带着饭盒去公司饭堂吃饭。饭堂饭菜不是免费为工人提供的,只为公司干部免费提供。饭堂像一个三角形,其中的一边的窗口里,可以看见厨师用泥水工人的大铲子往大锅里铲动,铲的是等下要吃的菜。我早已打好了饭,等了十分钟左右,厨师把菜抬出来了。各位干部们排成一列,手里拿着饭盒等着打菜。这光景如果看过战争片或者灾难片应该不难想象。不过没那么夸张。其实这个时候是大家吹牛皮,联络感情的时候。想和别人搭讪时,这打菜便是最佳时机。

饭菜的话,只要我不去回忆厨师是怎么处理这些菜的话,其实是挺好吃的。人饿了吃东西都很香的。还好,我吃饭时没想什么,只是想着自己的肚子真的很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