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善之家必有餘慶?

從小小孩就被教育要待人以善,不去欺負別人,不要爭吵不要打架。但現實仍然是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這個世界的現實就是弱肉強食。為什麼父母仍然這樣教小孩和現實社會完全相反的一套?

有時自己就陷入一種錯覺,總以為自己太善良導致吃虧和被欺負。而且也懷疑自己父母教育有問題,過度善良過度克制。這個問題到現在,不能說有很清楚認識,但至少釐清了一些概念。

善良不是迂腐,善良就是善良。之所以吃虧被欺負,是因為迂腐,愚蠢,而不是因為自己善良。善良是一種心理狀態,由衷對人好,不記人過的心理,而自己很少有這種心理,反而是常想着如何作惡。但因自己無能力,無頭腦,無法作惡而已。這正是一種很可悲的心理:因為自己無能作惡,所以渴望作惡;因為自己迂腐,所以以為自己善良。。。

善良就是善良,是很難做到的。好多人說自己善良,也常說這世界還是好人居多,壞人只是少數。可能其實只是迂腐,或者可能只是從未思考過何謂善良這問題而已。真正善良的人是少數。社會中充斥着的往往是說自己是善良者,小善小惡的平庸者。。

回到開頭的問題,為何父母仍然教育小孩要待人以善?在明知道一出家門外便是另一個世界的前提下?甚至在父母自己也經歷過許多受欺或欺人的前提下?為什麼仍然期望小孩能夠成為善良的人?要知道所謂善良往往會淪為迂腐。。

可能這是沒有答案。人家兩千幾年前就有孔子提出仁義,但最終也是被人們演繹為迂腐;耶穌講了很多也做了很多,但最終還是被人演繹為虛偽。易經裡說的“積善之家必有餘慶”,可能就是與人為善最終還是對自己有好處吧。。

一切回到原點

最終我還是回到了深圳,這個浮躁又物慾橫流的城市,也是我的家。一切似乎都回到了原點,但我找回了久違的平靜。街上人流湧動,但我內心已不像以往那般浮躁。沒有什麼可怕,可怕的是掌握不了自己內心,可怕的是被慾望掌控了自己。

傻過,瘋狂過,天真過,終於學會不用羨慕別人生活,也明白了自己原來一直是失禮求之於野。

以前那個很認真很幼稚的傻仔,我很討厭,但也永遠留在記憶裡了。我只是希望,以前的那股衝勁,不要消失。

神州怨

悠悠華夏,何遭此劫

無神唯物,唯我獨尊

欺世盜名,無法無天

治國無能,毀國有方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惟利是圖,惟名是瞻

人心惶惶,四處流亡

山雨欲來,風雲驟變

歷史車輪,永不止息

拯救、希望,皆在基督

切莫輪迴,重蹈覆轍!

怎麼度過不成功的一生?(轉來的)

我觉得,在中国社会最难的就是选择“失败”。
其实,在现代社会中,每个社会中选择失败都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因为世俗层面藐视和嘲笑失败者,能够经受这种心理压力的人大概不多。
于是人类社会建立了这么一种机制:大部分人都努力追求成功,或者至少让自己看起来在追求成功。为了美化这么一个过程,再加以情理甚至道德的拔高。不成功等同于Loser,loser就是连追求成功意愿都没有的人,社会的寄生虫和废材。
但是国外社会对于失败的界定还是比较狭义的,如果你有某方面的追求,比如诗歌、考古什么的,也许你不是商界大亨、政界要人,那你也算取得了成就了。怎样也和失败没有关系。

按照上述,追求(或者假装)追求成功是社会压力的产物。到了中国社会,自然带上了中国特色。因为这个成功,在中国其实“特色”成了唯一化的表述,并且是最世俗的表述:金钱。人们衡量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和成就,首先说的是这个人有多少钱,而不是他的职业成就、人格魅力、或者能力。我生于80年代初,在我的小学,还看到过很多人写诗歌,谈文学,谈国家的理想和抱负,那是一个国家青春活力的时期,也是理想毫不稀缺的年代。但是仅仅20多年后,我们面对的确实已经是最无想象力的异化“成功”。

但是最讽刺的是这个“成功”却没有失去其本质之一:只属于少数人。
得到了财富的人,不论其发家是否有见不得人的污秽、不论个人品行、不论到底是运气还是能力,都“成功”了。整个社会于是从富有阶级中,挑出一些能够包装的人作为榜样,开始鼓吹上流生活、高雅品位、尊贵品质。
真他妈的扯淡。
20年前都是泥腿种地的,只是有些人发家了,于是不仅包装了外在,甚至连精神和道德境界都可以提升档次了。

在成功笼罩一切的年代,每个人实在在劫难逃。
小时候,你会有望子成龙的父母,给你的每个晚上和周末排满了钢琴课、书法课、美术课、英语课……
等进了小学,你妈最担心的就是你同桌到底是不是个品行好的孩子,你的朋友圈子到底怎么样,会不会耽误你学习
等进了中学,你为了满足父母的预期,不得不拼命学习,为了本区最好的高中,于是开始各种补习班,每天到深夜的学习日程,听着父母告诉你不好好学习天理难容
等好不容易进了大学,你发现自己不知所措,被管束了太久,有这种感觉的还有你的舍友,于是开始各种逃课、打游戏、追女生
等到毕业,揣着重点大学的文凭,却发现这个社会最不缺的就是重点大学毕业生,却发现自己傻傻地真的不了解这个社会……

按着父母的路径,按着师长的期望,按着同龄大多数人的道路,一路走过来。在心里面远远还没有明白什么叫人生的时候,却不得不接受学习就是天经地义这个真理,学习好的孩子才有前途才受老师喜爱同学羡慕这么现实的内容。为了虚荣、在同龄人中的“成功”,在晚上十点一遍遍背着中国有哪几个产粮大省、氧化反应的方程式、林黛玉的葬花词、还有公元1881年到底发生了几件重要的历史事件。多少年后回忆起来,不知道会不会对那样的青春有任何实感,想来同样模糊的还有当初无数遍翻来覆去那唯一的、正确的但是就是和人生和理想没有半点毛关系的任何试题答案。
为了满足自我的虚荣和父母的预期,学习成了成长期唯一的主旋律,至于说选择其他路径,那真是耸人听闻的“逆行”。所有的一切都为了让自我成为一个社会标准意义的成功者,讽刺之处在于,自我、父母、学校、社会合力量产“成功者”的机制,最后最显著的结果也不过是让眼镜店、钢琴店、参考书出版商的生意兴隆。
这样的事情我们一遍遍重复,刚开始也许是出自家庭的压力,师长的说教,但是我们很快就把它们内化成我们自己内心的声音。我们懂得告诫自己:遵从社会的准则,才能成为让别人都羡慕和尊重的成功人士。

于是就成为了冲着社会的“普世价值”成功而产生的人,开始了追求“成功”的人生。这件事情的奇妙在于,因为在追求(或者假装追求)成功的路上,自然可以对自己说,我现在不成功,但是没关系,我总有成功的一天。人就像催眠一般,并不思考“成功”本身的意义,当然更不思考和成功有关的人生本源的目标,而天然接受了这个设定。最悲剧的是,多少人就怀着这样的理想一辈子都没有“成功”过。

最后在谢幕的时候,也许有个人在追悼会上会说:xx是个好同志,勤奋学习,考进了xx大学,进入了xx公司工作,一直敬业,和同事领导关系良好。然后这份悼词在把名字替换后可以用到下一次葬礼上。

这就是提线木偶式的人生。

24歲,很多事情還都不懂

有些時候我很想知道一些事情,以及背後的為什麼,可要么就是礙於面子沒問別人,要么就是答案無處可尋,比方說借貸、金融系統,為什麼會有這種東西,怎麼來的,幾時興起的。比方說公司,為什麼這世界到處都是公司,為什麼人要卑微到只能依靠一間間公司來賺那點雞碎來混口飯食。又比方說保險,汽車,買房租房。在慢慢知道裡面的一些常識或者行規之後,我又想問一句:為什麼人在這各行各業裡就好像老鼠一樣見縫插針。我們誰都不要笑誰,在某種意義上講,我們人人都活得很卑微。

我很納悶,為什麼書本課堂不教這些知識。是的,我知道這些知識在課本里學不到,我很小時就知道了。可是我連這是什麼樣的知識我都不知道怎麼形容描述。教育這麼重要,為什麼就偏偏不教這些知識?我記得小學時還有堂課叫社會,現在想回來簡直就是哄小孩:地球有七大洲五大洋,中國在亞洲,共產黨在中國,好了你了解社會了。

而且,那些在社會裡摸爬滾打了幾十年的老江湖,為什麼都像遵守什麼不成文的規定一樣,好像大家都知道一樣,心照不宣,唔同你講?比較心靈雞湯式的回答是:這些只有自己經歷過體驗過才會懂。我不知道。

社會根本不像書本里教的前提與邏輯必然推導出結論,又或者是鈉離子和氯離子一樣那麼單純。似乎沒有人能編出一部社會教科書,就算編出來也會被人笑幼稚。社會就好像一個巨大毛線球一樣,我想揭開來看個究竟,可是自己的手能摸到的只不過是外面的一根纖維。人類只不過是生物的一種,但為什麼所形成的社會會這麼複雜?既然如此,我們為什麼要那麼努力地去背元素週期表,那麼熟練地用物理公式?這世界不是有很多物理學家化學家的,市場上賣的不是勾股定理,不是牛頓三大定律。有時覺得自己挺沒用,和那些很會混情商很高的人比起來我就是個白痴。

還有很多想說的但是因為肚餓,下去整嘢食就中斷了。你看,現實就是現實,而且我的肚經常餓。

小时候的洛克人白玩了——玩游戏原来可以玩到这个深度!

最近偶然在Youtube上发现的洛克人视频。作者把洛克人全系列的动画根据时间顺序剪辑,做成了个堪称洛克人史诗的视频集。

作为洛克人死忠fans,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看到作者对洛克人这个系列的游戏的深度解读,我承认这个从小玩到大的游戏,我白玩了。

在最后一代(X8)之前,洛克人系列一直宣扬的主题是“进化”。头号坏蛋西格玛一直认为,只要能让自己进化、变强,无论杀多少人都在所不惜。通过"Evolution"获得统治世界的力量一直是他的理念。

到了最后一代,标题马上就来了个“Paradise Lost”。(弥尔顿的著作,讲述撒旦如何背叛,并且引诱人类堕落。)

其时人类建造了雅各天梯 Jacob’s Ladder (参创世记28章),直通到月球。管理雅各天梯的Lumine,利用野心不死的西格玛,再次制造灾难。这一代的西格玛已经变成魔鬼般的模样(Belial)。

和前N代一样,坏蛋总是重复那一套说辞“旧时代已经过去,所有人已过时;只有我通过进化,获得最厉害的力量,配得上统治这个世界”。

撒旦对人类的诱惑,圣经这样记录:“因为  神知道,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  神能知道善恶。”(参创世记3章)

撒旦引诱人类认为,通过“进化”、“增长知识”,“便能如  神一样。” 人类一直在撒旦的诡计之下,只可惜人类一次又一次地中计。从来没想过一款动作game可以被如此解读!

嗯。。点解我就玩不出这个深度??!!!

 

欧几里德几何以及《几何原本》

Euclid(約 -330 ~ -260),希臘數學家,《原本》的編著者, 其公理化的呈現方式,深深影響了數學的發展。

亞歷山大大帝在西元前323年死於征途後,帝國分崩,埃及部分落入大將軍 Ptolemy I(天文學家 Ptolemy 與其同名,但無血緣關係)手中。Ptolemy 於西元前306年開始在尼羅河口建立亞歷山大城,設置圖書館及書院,從各方面招請學者,使亞歷山大代替了雅典,成為希臘文化中心。Euclid 就是由 Ptolemy 請到亞歷山大書院主持數學教程的。他為了書院有數學課本,於是把已知的初等數學編成十三卷的《原本》。

Euclid 在《原本》中,便用五種邏輯用法,從五個公理推演出465個定理, 內容含蓋我們熟知的平面幾何,此外還討論了幾何式代數、比例論、數論及立體幾何。後人呈現數學大多師法這種公理化的方法。

Euclid 的《原本》經由幾個後人的評註版本,衍生出許多歐文(及其他語文) 的譯本。由於讀書人大都研習幾何學,《原本》就成為歷來版本最多、行銷最廣、最具影響力的教科書。現在的幾何課本雖然採用這些譯本,但內容大致還是以《原本》的前六卷為規範的。利瑪竇與徐光啟就是把前六卷譯成中文的《幾何原本》

有人把 Euclid 與《原本》看成平面幾何的同意字,其實除了《原本》,Euclid 還寫過大約一打的書本,內容遍及光學、天文、音樂、錐線等領域。與其名氣正好相反,Euclid 的生平卻隱沒不詳,惟一可以確定的事,他在亞歷山大城著書立說,傳道授業,而以「亞歷山大的 Euclid」聞名。

五世紀的《原本》著名評者 Proclus 曾說,有一次 Ptolemy 向 Euclid 說: 「欲得幾何知識,是否有比研讀《原本》更便捷的途徑?」Euclid 答道:「學幾何無王者之路!」

(本文節錄自曹亮吉的《阿草的葫蘆》,遠哲基金會。)

Reference: http://episte.math.ntu.edu.tw/people/p_euclid/index.html

——————————————————————————————-

歐幾里得約於前300年寫成《几何原本》。

它翻譯成阿拉伯文,然後再二手翻譯成拉丁文。最先的印制本出現於1482年。希臘語版本仍然存在於各地,如梵蒂岡教廷圖書館牛津大學博德利圖書館。遺憾的是這些現存手抄本品質參差而不完整。有人認為,第13卷很有可能是後人加上去的。[來源請求]

中国最早的译本是1607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和中国学者徐光启根据德国神父克里斯托弗·克拉维乌斯校订增补的拉丁文本《欧几里得原本》(15卷)合译的,定名为《几何原本》,几何的中文名称就是由此而得来的。他们只翻译了前6卷,后9卷由英国伟烈亚力和中国科学家李善兰1857年译出。

Reference: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7%A0%E4%BD%95%E5%8E%9F%E6%9C%AC

——————————————————————————————-

徐光启在译此作时,对该书有极高的评价,他说,能精此书者,无一事不可精;好学此书者,无一事不可学。现代科学的奠基者爱因斯坦更是认为:如果欧几里得未能激发起你少年时代的科学热情,那你肯定不会是一个天才的科学家。由此可见,《几何原本》对人们理性推演能力的影响,即对人的科学思维的影响是何等巨大。

——————————————————————————————-

欧几里得几何指按照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构造的几何学

欧几里得几何有时就指平面上的几何,即平面几何。本文主要描述平面几何。 三维空间的欧几里得几何通常叫做立体几何。 高维的情形请参看欧几里得空间

数学上,欧几里得几何是平面和三维空间中常见的几何,基于点线面假设。数学家也用这一术语表示具有相似性质的高维几何。

其中公設五又稱之為平行公設(Parallel Axiom),敘述比較複雜,這個公設衍生出「三角形內角和等於一百八十度」的定理。在高斯(F. Gauss, 1777年1855年)的時代,公設五就備受質疑,俄羅斯數學家羅巴切夫斯基(Nikolay Ivanovitch Lobachevski)、匈牙利人波約(Bolyai)闡明第五公設只是公理系統的一種可能選擇,並非必然的幾何真理,也就是「三角形內角和不一定等於一百八十度」,從而發現非歐幾里得的幾何學,即「非歐幾何」(non-Euclidean geometry)。

——————————————————————————————-

欧几里得几何的传统描述是一个公理系统,通过有限的公理来证明所有的“真命题”。

欧几里得平面几何的五条公理(公设)是:

  1. 任意两个可以通过一条直线连接。
  2. 任意线段能无限延伸成一条直线。
  3. 给定任意线段,可以以其一个端点作为圆心,该线段作为半径作一个
  4. 所有直角全等
  5. 若两条直线都与第三条直线相交,并且在同一边的内角之和小于两个直角,则这两条直线在这一边必定相交。

第五条公理称为平行公理平行公设),可以导出下述命题:

通过一个不在直线上的点,有且仅有一条不与该直线相交的直线。

平行公理并不像其他公理那么显然。许多几何学家尝试用其他公理来证明这条公理,但都没有成功。19世纪,通过构造非欧几里得几何,说明平行公理是不能被证明的。(若从上述公理体系中去掉平行公理,则可以得到更一般的几何,即绝对几何。)

从另一方面讲,欧几里得几何的五条公理(公设)并不完备。例如,该几何中的所有定理:任意线段都是三角形的一部分。他用通常的方法进行构造:以线段为半径,分别以线段的两个端点为圆心作圆,将两个圆的交点作为三角形的第三个顶点。然而,他的公理并不保证这两个圆必定相交。 因此,许多公理系统的修订版本被提出,其中有希尔伯特公理系统

歐幾里得證明的要素,由於一個正三角形的存在必須包含每個線段,包含ΑΒΓ等邊三角形的構成,是由Α和Β兩點,畫出圓Δ與圓Ε,並且交叉於第三點Γ上。

欧几里得还提出了五个“一般概念”,也可以作为公理。当然,之后他还使用的其他性质。

  1. 与同一事物相等的事物相等。
  2. 相等的事物加上相等的事物仍然相等。
  3. 相等的事物减去相等的事物仍然相等。
  4. 一个事物与另一事物重合,则它们相等。
  5. 整体大于局部。

Reference: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C%A7%E5%87%A0%E9%87%8C%E5%BE%97%E5%87%A0%E4%BD%95

——————————————————————————————-

2012-1-1 粤语沦陷前夕

最近的‘推普废粤’令到广东人民很不安,包括我在内。其实这东西2010年就已经在闹了,当时很多大学生和撑粤语爱粤人士到处奔跑疾呼,声势之浩大,让当局不敢轻举妄动。而现在圣旨一出,就知道当时只不过是当局在试探民意,摸我们的底。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圣旨:2012年3月起,广东省内媒体一律使用普通话,如要使用方言,须经国务院批准方可。违令者,诛九族也。钦此。

一波又一波的攻势,这次,我们广东人将如何招架?

首先,我想到,广东搞到如今这种落魄地步,我们自己始终有很大责任。放眼望去,香港,澳门,海外移民地,无一不使用粤语,并且,一,将粤语标音标准化、罗马字化,二,光明正大地在日常生活中广泛使用粤语。由粤语衍生出来的招牌、广告语等比比皆是。在这背后可以看到的是以使用粤语为正常,为自信、自豪,的心理。

而反观大陆,以广州为首的广东省,一直以来都对中央各种磨灭粤语的政策唯唯诺诺,不敢吭声。又,长期以来默默接受官方对粤语持续不断的矮化心理灌输——“粤语只不过是一种方言,并且不能登大雅之堂;普通话才是中国的标准语言”。因此,久而久之,我们广东人在社会各领域中自动自觉撤走粤语,譬如教育、媒体传播、商业。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广东省发展了经济,但在自家文化上却没有丝毫进展,反而萎缩,更谈不上传扬。

这和大家的意识有关。我们的确感受到了某种威胁,某种会让自己以及自己子孙后代变得扁平而毫无特色的威胁,但又不清楚怎样面对这种威胁,以及在其中找到一条好出路。现在我想我们仍然处于这种状态之下。

其次,我又想到,我党不正一向以来都是这种货色么?最近看的“Seven Years in Tibet”,正是见证了那个遗世独立的西藏在共产党的铁蹄下怎样的不堪一击。领土被占领之后,紧接着的便是被强行要求接受汉化教育,学规范语言,写规范字,用规范用语。60年过去了,如今的西藏还是原来的西藏吗?连活佛都要申请国务院批准才可转世的西藏,是个怎样的西藏?

再看回来广东省,现在所面临的一切也不足为奇了。党的世界观是单一的,扁平的,也是十分野蛮的。在它的视野内,一切不和它同声同气的,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认清楚党是什么东西,有什么思考倾向,起码可以做到心中有数。

最后再扯远一点。其实有怎样的人民,就有怎样的党。党不是空无一物的大怪兽,它是由一个个人组成的大怪兽,他的每一颗细胞每一个组织都是一个个人。和平时宣传的不同,中国为什么有今日,我们这些饱受苦难的全体中国人恐怕要负全责。在我看来,不可能会无端端地冒出一个党出来,专门和人民作对。党也只不过是一大帮中国人构成的。

小到个人,中到家庭,大到党国,那个思维倾向不外如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必先除之而后快;成王败寇,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个人层面上,我看你不爽,比工作,地位,薪水,优越感等。个人层面的成王败寇。

家庭层面上,我家看你家不爽,我仔比你仔聪明,虚荣感等。群落层面的成王败寇。

党国层面上,我党看你广东佬不爽,我是中央你广东要听话。党国层面的成王败寇。

不外乎是成王败寇,不外乎是要么我骑你头上要么你骑我头上。

还是那句话,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党。不要怪党太残暴,凡事皆有因。

最后一堂粤语课(悲情版)

嗰日朝早返學,我去得好遲,心裡面好驚陳Sir鬧我,況且佢話過要考我地廣州話歇後語,但係我就一個都唔識。

我急急腳跑住去學校。經過銀記腸粉店,見到好多人企咗喺腸粉店旁邊面布告牌前邊——最近伊兩年來,關于我地廣州嘅一切壞消息冚吧啷都係首先從嗰度傳出來的:乜嘢單雙號限行啊,亞運之前人行道啲地磚要換晒做花崗岩啊,恩寧路要被人拆咗重建啊之類嘅。
我放慢咗腳步,心裡面諗:今次又搞邊科啊?淨係聽到有人話:
「頂,一日都係當初我地『被普通話』嗰陣冇出聲,依家佢地果然要食晒我地車馬炮士象卒⋯⋯」
「係呀。我仲聽人講呢,話廣州電視台嗰檔《新聞日日睇》因為個欄目個名稱含有廣州話,要改名為《新聞每天看》添啊。」
我雖然好想聽落去,但係我返學就來遲到了,於是衹好繼續跑去學校。
跑到去課室門口嗰陣時,我驚死陳Sir會批評我。但係陳Sir見到我,祇係好溫和地說:「快尐坐好啦,夢多。我們就來上堂,唔等你㗎啦。」
我返到座位坐低,心裡面仲係十五十六。陳Sir已經坐咗上張凳,好似剛才啱先對我講話咁樣,又柔和又嚴肅咁同我們講:「各位同學,我曾經講過,要將每個星期嘅廣州方言文化課當作最後一課來講。諗唔到,我地都真係有今日——上頭已經落咗通知,以後課堂上面唔可以再教伊類地方意識太強嘅課程啦。教授其他課程嘅新老師下個星期會到。今日是你地最後一堂廣州方言文化課,我希望你們多多用心聽講。」
我咗了伊幾句話,心裡面罯住罯住。嗰班死人碎粵神偷,佢地貼上布告牌嘅,原來就係咁樣一回事!
我嘅最後一堂廣州話課!
我仲喺度走緊神嘅時候,忽然聽到陳Sir叫我個名,要考我嘅廣州話歇後語。佢問:
「第一題:廣州政協『把廣州電視台改為以普通話為基本播音用語的頻道』嘅提案,係『掟石落屎坑』,伊句廣州話歇後語係何解?」(註:「激起公憤 (糞)」)
「第二題:當得知以後都冇得再上廣州方言文化課嗰陣時,老師個心真係『鹹蛋滾湯』啊,伊句又係何解?」 (註:「心都實曬」)
「第三題:唉,廣州話真係『韭菜命』,何解?」(註:「一長就割」)
我一個都唔識,衹好一碌木咁企喺嗰度,個心好罯,頭也抬唔起身。我聽到陳Sir對我講:
「我都唔怪你嘅,夢多。你自己一定夠難受嘅啦。大家日日都咁諗:托咩?橫掂考試又不使考廣州話,學唔學有咩所謂嗟?現在看看我們搞成點?唉,依家版碎粵神偷就有理由話我地啦:「怎幺?你們還自己說是廣州人呢!你們連自己的方言都不會聽,都不會說!」我知,依家好多細路甚至連黃俊英、盧海潮嘅粵語相聲都唔識聽啦!……不過,啊夢多仔,伊個都唔係你一個人嘅過錯,我地大家都有許多應該反省自己嘅地方。」
「你的老豆老母對你地學習廣州方言文化嘅意義認識不夠,簡單咁以為『廣州方言文化課』就齋係等于學講廣州話——阿廣州話喺屋企講咪得囉,使乜專門學嗟?有時間不如用喺普通話考級上面啦!佢地更加冇意識到廣州話係一門好生活化嘅語言,姖要煥發活力,同埋傳承,在於日常講而不在於喺課堂上面學!我仲聽講,你地有啲老師,連聽到學生在校園裡面講廣州話都會貓刮咁嘈嘅!
「希特勒講過:『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要瓦解佢嘅文化;要瓦解佢嘅文化,首先要消滅承載佢嘅語言;要消滅伊種語言,首先要從佢地嘅學校裡面落手。』 我並唔抗拒普通話,相反我十分樂意用普通話同外省朋友交流,伊個都係時代嘅要求,但係我們一定要警惕一元化嘅极權思維,以及借推廣普通話之機而搞搞震嘅『去廣州化』!
「嗰版碎粵神偷依家見到自己非洲和尚咁乞人憎,就雞咁腳出來『辟謠』,話從來冇有話過要『推普廢粵』,但係路人皆知司馬昭之心:佢地此前嘅行徑係喺度試探緊民意嘅底綫!如果唔係幾千人去到江南西『保衛廣州話』,如果不是千千萬萬嘅網友喺網上為廣州話奮起疾呼,政協嘅提案就肯定會百分之百通過。如果我地連聽母語同講母語嘅權利都放棄埋,遲早,佢地連我地幾代廣州人用來氹蘇哈仔覺覺豬嘅兒歌《月光光照地堂》都要改埋做普通話版先至安樂㗎啦!各位同學,愛自己嘅母語係唔需要任何理由嘅,就好似愛我地自己嘅阿媽 一樣,你冇理由話人地個媽媽幾好幾好,就要埋我地叫人地個阿媽做『阿媽』至得㗎。」
「就喺前冇耐,我聽講連明朝名將袁崇煥用來激勵士氣嘅熱血名句『屌那媽,頂硬上!』都被人喺尊雕像下面鏟走咗。不過咁一尐都不出奇,事關佢地因為歷史不符合統治者的意志就篡改、歪曲歷史,已經唔係第一次啦。其實成件事擺住喺度大家有眼睇:歷史就是歷史,英雄就是英雄,梗嘅。冇理由話,他講過『屌那媽』就唔係英雄;或者因為佢係英雄,就否認佢講過『屌那媽』。

「其實我好清楚,佢地擔心嘅,唔係伊句話『教壞細路』,而係『屌那媽,頂硬上!』所體現出來嘅血性同埋硬頸,會嚇到佢地鼻哥窿都冇肉。
「講開又講,廣州話到咗今時今日需要『保護』嘅境地,唔通廣州人自己就不需要反省下咩?本地媒體常常打正招牌話廣州是一個開放包容嘅城市,但事實係唔係真係咁先?我們身邊有幾多人,將外省同胞稱為『撈頭』、『北佬』?有多少人鬼殺咁嘈,大嗌『煲冬瓜收皮!』?伊啲行為畀我睇到嘅不是開放同埋包容,反而係封閉同埋無知嘅自大!唔同係要排斥同敵視其他語言,先至表達到我地對廣州話嘅愛咩? 」
就咁樣,陳Sir從一件事傾到另一件事,但都係圍繞著廣州話同我地嘅聯繫。佢話:世界上每一種語言都有姖自己嘅美,每一種語言都係平等嘅;唔能夠因為一種語言多人使用,或者使用伊種語言嘅人處于統治地位,就唔允許其他相對弱勢嘅語言存在。
「衹有當我地靜到個心落來,聆聽同欣賞其他語言嘅美,同時亦能夠將我們廣州話嘅美展現得好好嘅時候,咁先係真正嘅自信;衹有當我地喺講廣州話嘅場合,發覺有外省朋友 (哪怕衹係少數)喺度,就自覺咁轉用普通話,咁先係真正嘅同理心。
「各位同學,我地嘅廣州話,其實係藴含著好多溫馨美好嘅回憶嘅。譬如廣州人稱呼隔離鄰舍做『街坊』——喺老廣州人舊陣時嘅記憶裡面,街坊關係是一道最體驗到溫馨人情嘅風景綫:邊個屋企煲咗靚湯、煮咗靚餸,一定會分啲畀左鄰右裏試下,是謂『同煲同撈』、『分甘同味』。各位同學,守護廣州話,就係守護住伊份人情味;就算有一日⋯⋯廣州話真係淪陷咗,伊份『同煲同撈』、『分甘衕味』嘅人情都不可以冇咗。」
講到伊度,陳Sir就翻開備課簿講廣州話口頭禪嘅典故同埋背後嘅文化韻味。話時又話,今天嘅課,我竟然全部都聽懂晒。他似乎講得又容易,又有滋有味。我覺得我從來未試過咁認真聽講,他都從來未試過咁耐心講解。可憐嘅陳sir,好似慌死唔能夠喺自己離開之前將自己知道嘅嘢教晒畀我們,冚吧啷塞晒入我們個腦。

跟著,陳Sir用錄音機播已故講古大師張悅楷先生嘅廣州話評書,同埋粵劇名伶任劍輝同白雪仙嘅名作《帝女花》畀我地聽,我們聽都如痴如醉——原來廣州話唔係 「冇文化」嘅象徵,原來廣州話可以被人演繹到咁優雅同有韻味。
課室屋頂上面,幾隻鴿喺度細細聲咁嘰嘰咕咕。我就諗:「班碎粵神偷冇理由迫這幾隻鴿子唱歌都要用普通話掛?」
突然間,落課鐘響。窗外面,碎粵神偷又試喺度大聲甲冇準——佢地已經煲完冬瓜,準備每個班派一件。陳Sir企起身,面無血色。我從來未見過佢咁高大。
「各位同學,」他說,「我⋯⋯我⋯⋯」
但是他把聲沙咗。佢講唔落去。
他擰轉身,面對黑板,執起一支粉筆,使出全身嘅力量,寫低六個大字:
「屌那媽!頂硬上!」
然後佢棟喺嗰度,個頭頂著埲墻,粒聲唔出,衹係向我地做咗一個手勢:
「放學——散band!」

 

龙应台:不相信

龙应台:不相信

来源:南方周末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后来一件一件变成不相信。
曾经相信过爱国,后来知道“国”的定义有问题,通常那循循善诱要你爱国的人所定的“国”,不一定可爱,不一定值得爱,而且更可能值得推翻。
曾经相信过历史,后来知道,原来历史的一半是编造。前朝史永远是后朝人在写,后朝人永远在否定前朝,他的后朝又来否定他,但是负负不一定得正,只是累积渐进的扭曲变形移位,使真相永远掩盖,无法复原。说“不容青史尽成灰”,表达的正是,不错,青史往往是要成灰的。指鹿为马,也往往是可以得逞和胜利的。
曾经相信过文明的力量,后来知道,原来人的愚昧和野蛮不因文明的进展而消失,只是愚昧野蛮有很多不同的面貌:纯朴的农民工人、深沉的知识分子、自信的政治领袖、替天行道的王师,都可能有不同形式的巨大愚昧和巨大野蛮,而且野蛮和文明之间,竟然只有极其细微、随时可以被抹掉的一线之隔。
曾经相信过正义,后来知道,原来同时完全可以存在两种正义,而且彼此抵触,冰火不容。选择其中之一,正义同时就意味着不正义。而且,你绝对看不出,某些人在某一个特定的时机热烈主张某一个特定的正义,其中隐藏着深不可测的不正义。
曾经相信过理想主义者,后来知道,理想主义者往往经不起权力的测试:一掌有权力,他或者变成当初自己誓死反对的“邪恶”,或者,他在现实的场域里不堪一击,一下就被弄权者拉下马来,完全没有机会去实现他的理想。理想主义者要有品格,才能不被权力腐化;理想主义者要有能力,才能将理想转化为实践。可是理想主义者兼具品格及能力者,几希。
曾经相信过爱情,后来知道,原来爱情必须转化为亲情才可能持久,但是转化为亲情的爱情,犹如化入杯水中的冰块──它还是冰块吗?
曾经相信过海枯石烂作为永恒不灭的表征,后来知道,原来海其实很容易枯,石,原来很容易烂。雨水,很可能不再来,沧海,不会再成桑田。原来,自己脚下所踩的地球,很容易被毁灭。海枯石烂的永恒,原来不存在。
二十岁之前相信的很多东西,有些其实到今天也还相信。
譬如国也许不可爱,但是土地和人可以爱。譬如史也许不能信,但是对于真相的追求可以无止尽。譬如文明也许脆弱不堪,但是除文明外我们其实别无依靠。譬如正义也许极为可疑,但是在乎正义比不在乎要安全。譬如理想主义者也许成就不了大事大业,但是没有他们社会一定不一样。譬如爱情总是幻灭的多,但是萤火虫在夜里发光从来就不是为了保持光。譬如海枯石烂的永恒也许不存在,但是如果一粒沙里有一个无穷的宇宙,一刹那里想必也有一个不变不移的时间。
那么,有没有什么,是我二十岁前不相信的,现在却信了呢?
有的,不过都是些最平凡的老生常谈。曾经不相信“性格决定命运”,现在相信了。曾经不相信“色即是空”,现在相信了。曾经不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有点信了。曾经不相信无法实证的事情,现在也还没准备相信,但是,有些无关实证的感觉,我明白了,譬如李叔同圆寂前最后的手书:“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相信与不相信之间,彷佛还有令人沉吟的深度。

(无意从电脑里翻出来的一篇文章。文人就是文人啊。)

何为残体字

親不見,愛無心,產不生,廠空空,麺無麥,運無車,導無道,兒無首,儜無腳,飛單翼,湧無力,有雲無雨,開關無門,鄉里無郎,義成凶,魔仍是魔。此为残体字也。

Where to find my faith 2

直到高考前夕,我准备保送生考试。一个人孤零零在学校,学生全都不在(那学校在深圳鸟不拉屎的地方,一出去就是盐田港),第二天就要面临可以说决定我人生的面试,精神非常紧张。那晚我居然跪下来向着窗外的月光默念,啊神保佑我,赐我力量,我需要你帮助!然后我居然睡了个好觉,第二天起来精神异常的好,不知道是阳光特别明亮还是别的原因,我眼里看到的东西都比以往的要清晰明亮,就好像伽马值被调高了一样。

结果那天面试状态异常地好,我这个胆怯不善言谈的人居然表现得不像平时的那个我。等候了几天后保送结果下来,全班人都为我鼓掌,那滋味那感觉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我由衷地笑了,发自心底的开心。自那开始,我心底里就认为有神存在,心底里一直暗暗感谢神。

大学即将毕业,我人生面临重要选择,工作,爱情,未来人生走哪一条路。所有问题一下子压过来,我必须当机立断做出选择。为什么我会作出这个选择,来到加拿大,要看看外面的世界,呼吸自由的空气,释放压抑的灵魂,而且反复不顾所有人的反对?为什么我能这么坚定?为什么我坚信我能成功?

现在想起来都不时觉得害怕。我真的能成功吗?

多亏了Isabella的一封信:倾听你心底的那个声音,跟从那个声音。

而午夜梦回,时常梦见上一年在深圳的种种遭遇。难以描述那是一种怎样的生存状态,我是怎样熬过来的,一直坚持心中的那个信念。。。。种种片段事物,记忆犹新,仿如昨日。在那段煎熬时光里,我得以看到了很多人的真面目,如果人都是有灵魂的话,那都是些自私,冷漠,胆怯,麻木不仁的,扭曲,虚伪的灵魂。我在叹息的同时自己不自觉地慢慢地也被他们同化。大家慢慢最终都会变成一个样子,自私,冷漠,胆怯,麻木不仁,扭曲,虚伪。
但心里一直默念的那个神一直没有消失,反而那声音越来越强。我尝试数次去教堂寻求些许安慰。但我感觉那里总有股力量把我拒之门外。于是我只能买些基督教小册子,<为什么会有苦难发生?>,<祈祷的操练>等等,尝试在书本里寻求到些什么安慰。我在最难受,精神接近崩溃时,读着这些书籍,心里想,如果有神的话,为什么神要安排这样一种命运给我?为什么给我安排个高难度挑战模式的人生让我受苦?我向神跪下过,哭得一塌糊涂,泪水打湿透了那本小书,小时候就算被妈拿竹条打,都没试过哭得那样。我感觉到我是走投无路了,那时真的无路可走。我除了求神救我,我还能做什么?于是我按照小册子上面说的,在心里默想,我是罪人,我承认耶稣基督是救主,他为我而死,我相信他,他的血能洗清我的罪,求主耶稣赐给我永远的生命。一边涕泪横流一边在念。身边已经没有一个人能够信任了,那时心里充满了愤恨,不甘,冤屈,和对身边所有人的敌视。

就在我万念俱灰之时,一切都已成定局时,事情居然有了转机。这个世界还是有人愿意帮助我的,并且那个虚无缥缈的神,还有那舍身为人的耶稣,似乎真的听到了我的祈祷。。。我那心底里撕心裂肺的无声呼喊。。。

我就这样一直坚定信念一步步走下去,心中无时无刻不默念着神,那个我不太了解的神。过程虽然艰辛,但毕竟事情一件件都办好了,问题一个接一个的解决了。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飞离那片可憎的国度,来到这梦寐以求的土地呼吸自由的空气。至此我更加相信,茫茫宇宙,肯定有个神。只是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会眷顾我,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年轻人,就像沙滩里一粒沙一样。

我打心底里感激他,我愿意相信有神存在。

Where to find my faith 1

如果这世上没有神,至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很难将其都视为‘偶然’。

我从小就好奇心很重,小时候我记得我最喜欢看古生物和恐龙的科普图册,整天去图书馆翻古生物和恐龙图鉴,还带上自己的画画本去临摹,想把所有未知的生物都记录下来。家里有好多关于自然科学,世界万物的书籍,到现在都不舍得扔的。我从小就一直认为科学怎么说都比宗教昌明,更先进,更能合理的解释事物。

到了大学,我第一次真正接触哲学,西方哲学史,从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开始,简单有力的逻辑,严谨的推论,一步步堆砌建立起西方文明的大厦。越读下去越觉得,这才是万种学科之王,是学科的学科。而且哲学一直在问三个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可是无论古今中外的哲学,没有能回答这三个问题的。这种终极问题从人类有了理性思维后就一直困扰着我们,到如今科学昌明的先进年代仍未有最终答案。这实在难以解释。

哲学发展到如今,已经开始解构自己,最终得出一个解,这个解就是无解,哲学已经终结。不要问这些问题,这些问题本身或许是有意义的,但提问这个动作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就好像除数是零一样。我越追问下去就越煎熬越痛苦——我强烈怀疑,人类能靠自己的智能解决这三个最基本的问题吗?这是一条有出路的路吗?

我的目光转向了直指最终意义的宗教信仰,不论是佛教伊斯兰教还是基督教还有其他n种宗教,他们都各为人们直接提供了最终意义,分别是佛陀,真主阿拉,还有三位一体的真神,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神。但在这纷繁复杂的世界里,每种宗教都说自己的那位神才是真正的神,都说别的教是异教。如果真有一位独一无二的真神,他为何会容许这种情况发生?

我从小就接受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教育,这个洗脑真的十分十分厉害。我很自然的就觉得这世界没有神没有佛,也对家人亲戚到处烧香烧纸钱这种行为很鄙视,一来觉得污染环境,二来我觉得你给地府的亲人烧那么多千百万亿的,那地府不早就通货膨胀了,而且他们要靠你烧给他们房子衣服才有房子住衣服穿么?靠你烧香给他们吃他们才得饱么?这太幼稚了吧。没错我从小就觉得他们大人这么搞挺幼稚。

但是上课说的什么共产主义社会什么消灭一切私有制,一切财产,不用劳动就可以任意享受,这我觉得很恐怖,根本不可能实现的,这不是天堂。我觉得这是共产党执政用的傻逼口号糊弄人什么的。我记得小学时少先队员每周一下午都要举起右手,握拳,唱少年先锋队队歌,我们是共产主义事业接班人,傻死了,烦都烦死了,根本不用谈什么相信。一个连小孩不用太思考都能分辨出来真假的东西,可见他是多么的没技术含量。

但我内心又一直有股力量,不停地在push自己,一直要去寻找真正的意义,好让自己焦躁的灵魂得以安息。我知道我的心灵不能没有归宿,不能这样一直的漂泊着,苦苦寻求那自己认为的终极意义。

小时候我就觉得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绝不会花多点时间在那上面,比如说新款球鞋,名牌衣服,吃名贵的菜什么的——这些我都知道不是我要的,可是一路上学一路看到身边的同学几乎全都对这些很着迷,这些东西似乎成了。。。他们之所以存在的理由(不知怎么描述好)。当然,我被狠狠地鄙视了,因为装清高,装小众。

我想要每天都多了解这个世界多一点,我想弄清楚这个世界运作的法则,换句话说,我其实什么都想知道。我只是好奇。不过我知道这些都不是最终那个我想要的。最终我想要的或许只是让我的心灵哪怕少些忧虑,少些焦躁。。。

——————————————————————————————-

 

‘禁片’

我记得在大学时,除了毛片,同学们都会偷偷地在各自的电脑里看”禁片“。这些禁片是从当时风靡一时的”汉魅“下载的。风靡一时是因为汉魅是当时便捷的下毛片的地方,这软件还美其名曰:全国高校学生资源共享平台。嘿嘿,点进去学习资料栏目,便可以学习到经典毛片哦。

还有,汉魅提供很多禁片供同学们下载。所说的禁片,就是”政治禁片“。特别是关于中国的”政治禁片“。

很多同学家在农村,经济比较拮据,是上大学之后才有了自己的第一部电脑,看上了美剧,接触了毛片,还有禁片。

这些同学品学兼优,很多早在高中时便已是党员。他们大都选择深夜偷偷打开电脑看这些预先在白天下好的资源。他们不敢在白天看,更不敢邀他们的同学一起看。

为什么?他们怕。没有别的原因,就是怕。

我观察到他们看这些片时其紧张程度和第一次看毛片是差不多的。那是一种生理现象,肾上腺素急升时表现出来的一种现象。 他们也不敢和其他人公开讨论这些东西,虽然谈毛片时兴致不减。 就是敢看不敢说。

我了解他们的害怕。我也怕。

怕被跟踪到下载这些违禁资料;

怕被盯梢,监听监视;

怕被检控举报;

怕被周围人当成异见分子,尽管周围人都看过。

这是典型的犯罪的感觉。一个不是惯犯的人偷了东西,杀了人,犯了罪,就会有这样的心理:怕被人发现,怕国家惩罚他。

也就是说,我们这些看禁片的大学生,单纯只是因为好奇心,想了解自己的国家,却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所以大家估计都看完就删了,也删掉缓存和历史记录。 还好,到目前为止没听说过那个同学失踪了。

小学语文

某日翻看自己小时候读过背过的语文课本,那感觉是怎样的五味杂陈。

一篇篇,仔细的读小学语文课文,几乎让我失去正常的语言功能。我真切的觉得,如果有机会让我重回童年,我是一万个不愿意。我不愿意在课堂里再次接受洗脑教育,不愿意再次接受各种歪曲事实得来的道德欺骗,不愿意被称为好学生。我佩服自己是怎样在年代里正常的活过来,并且甩掉以前接受的教育,成为了个草泥马。根据课文的编排,那时候的课堂给学生们的灌输应该是相当的密集。每天学生们都要接受如炮弹般轰炸的意识形态教育。What an intensive brainwash education.

1,道德绑架。一个苹果,让来让去都没人吃,最后给领导吃,现在看来真是虚伪。金色的鱼钩,真是煽情。丰碑?假得无以复加。还有黄继光、董存瑞、邱少云等人。这已经不用再论证了,一个又一个的谎言,一个又一个的闹剧,拿历史人物开玩笑。题外话,话说我以前就搞不太清楚他们几个的区别:谁是烧死的?谁是顶炸药包的?谁是堵抢眼的?为此我当时就用了关联记忆法:邱是火属性的,他是被烧死的;黄跟我的姓一样比较犀利,能挨打,堵抢眼;董只能强记,他是炸碉堡的。(画外音,其实我又再次忘记了黄和董的死法,我又再次翻看了课文。革命先烈们对不住了。)还有一个是水属性的,在水里干嘛来着。也是死了反正。

好多事实,直到长大后才逐一了解。

小时候就是因为不懂事,智力仍在形成中。这时是最需要正确引导,引导去运用自己的能力提出问题,思考事情。

而某party,就利用了这点,利用小孩的幼稚单纯,编造一个又一个的道德谎言,绑架孩子。好让他们成年后成为羊群般的存在。而这点,事实已经证明是效果拔群,极其有效。

2,出处何在?真实性?最典型的就是马克思在大英图书馆里磨出脚印还是屁股印的那个。神了,共产主义的鼻祖有如斯力量?就算是一直矗在那的书柜也不见得会把地板压出印子吧?还是说大英图书馆的地板是豆腐渣?为什么马克思能一直坐在同一个位置?直到国门打开,中国人能出国旅游后,才亲身证伪了这个谎言。根本没有脚印。图书馆常换地毯,印出印子来恐怕会索要赔偿。而且谁也没有特权霸占某一个特定座位,所以根本没有马克思的固定位置。

我了解编撰这个故事的人的初衷。其实只不过想透过某件事,来体现马克思的勤奋好学,他的伟大的为革命事业奉献的精神。但马克思真的伟大的话,又何须编?

那么是谁编的?出处何在?真实性从何保证?

3,和时代脱节。人教版第十册第十七课带*号课文:我的新朋友——电脑。【】内容为原文。

【只见电脑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不断发出嗒嗒的声音,好像在奏着美妙的欢迎曲。】电脑键盘敲击声,好吧,就算你真的没听过,可是他就是嗒嗒的声音,就如作者你所描述的。怎么就成了美妙的曲子?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定了定神,手指在键盘上跳跃起来,“PRINT 53.73-17.49”,奇迹出现了,电脑的大嘴巴上出现“36.24”,真是又准又快!】这傻逼劲儿。。再说了,作者你不是第一次见电脑吗?会用键盘?竟然会打PRINT命令?

【我和电脑建立了友谊,可我们之间也发生过争吵。】能建立友谊,能吵架,我服了你了,作者。

【人虽然走了,可是心里还是依依不舍,连晚上做梦也在想着电脑。】这要是出现在今天,作者,你会被送去给杨教授做电击治疗的。

其实上这课的时候,我和同学们都已经在玩毁灭战士(DOOM WIN95),在玩数码暴龙机了。
而且再次地,这篇文章谁写的?出处?这些都没有。

学生唯一要做的就是读书,背书,考试。
更可悲的是,时至今日,仍有许多人在编织出来的谎言网中沉醉。

或许老柯是对的

老柯(Curties)是我们大学时的外教。他有着大肚子,秃头,满脸红光,是典型的美国佬的样子。说话幽默,而且时常带有讽刺。

 

他在我们系教英美概况。他的教书也是典型的美国式:第一堂课发rubric,规定约定好这个学期的课程安排;正式上课时常常提问,期望学生主动参与,只不过得到的却是冷场。

 

他希望我们能提些有创造性,original的问题。在这点上,我也很想配合他。但看了整本《英美概况》,仔细读了里面的内容,我着实无法想出有什么original的问题来提问。而且,中国学生的不参与、不提问、被动、对课程内容的无异议,让老柯的教书热情在几堂课下来后逐渐消退。

 

通常老柯布置的作业就是读这本由我国教育部钦定的《英美概况》,每周大概读几十页,及至学期末大概能把主要篇幅读完。而上课的内容也演变为:”Page 30, any question? No.  Page 31, any question? No…Page N, any question? No.“ 老柯已经知道中国学生是没有问题可问的,所以连expecting学生提问的时间也省略了。这是多么便捷的教书:只需布置阅读作业,下一节课就按着这些页数去说any question? no.就可以了。

 

于是乎课堂就空出了很大一块的时间。那这时间拿来干嘛呢?老柯不可能仔细的给学生paraphrase英美概况里的句子,这不是精读课。作为一名自诩的美国右翼鹰派知识分子,老柯要跟中国学生们进行意识形态的渗透。老柯自称为"imperialist"。这在中文是什么?正是臭名昭著的”美帝”。

 

老柯要我们打破现有的知识框架的束缚,敢于挑战、质疑我们的ZF。他常质问我们对西藏问题和FLG的看法。而且常说”There is only one truth.” 我记得有堂课,老柯留给我们的作业是上网搜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的资料,尽可能详尽,尽可能独立、真实。找到的资料要表明来源、装订好,将作为那个学期的课余学习资料。当时只觉无聊,现在想想,老柯着实用心良苦。只不过,这些在美国行之有效的探索式学习,在中国大都要变味。老柯自己找的是Wikipedia的资料,而同学们的版本也差不多——他们的都是复印某位翻墙同学的。

 

老柯准备用这个资料和同学们探讨什么是民主,什么是人权,什么是自由,探讨国家对个人和组织的镇压以及国家和政党的合法组成形式。

 

有的同学觉得,美国佬太单纯了。他们不了解中国,不知道中国国情。

 

有的同学觉得,这样的交流没有意义。因为我们处在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中。这样的交流只会产冲突。

 

有一点高度一致:同学们都很反感他。他们都由衷的觉得,这位美国肥佬来中国不好好教书,不正视他所处的和谐盛世,反而压缩课堂时间来宣扬他的过时的美帝言论,试图进行意识形态的渗透,甚或意图颠覆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实在是招人讨厌。美帝的野心昭然若揭。

 

但比这更一致的是同学们对这些议题的沉默。

 

无论老柯怎样调动同学们的积极性,大家都好像得到的高僧一样,以一览众山小的超尘脱俗姿态来嘲笑这位徒劳的美帝。

 

一两年的教书生活,可能让老柯心生厌倦,他可能觉得这是个不可思议的国度。他貌似走了,可能怀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感情。

 

再一两年后,我这个曾经的沉默的大多数的一员,慢慢地觉得,或许老柯是有道理的。我们或许应该好好想想老柯的问题。

 

或许老柯是对的。

 

题外话: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如果你真的伟大光明正确,那为什么怕这些‘跳梁小丑’颠覆你呢?